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80章:给小洛一个完整的家

    苏小绵眸中闪过一丝的纠结,狠了狠心,摁下了拒接键,略带一丝尴尬的说:“还是不要接了!”

    墨非城笑而不语,说:“怕我会吃醋啊,放心吧,我不会那么是非不分的。苏子行应该就是你那个你口中说过的,曾经在你最孤单的岁月中给过你温暖的人吧,我应该谢谢他,在我没有碰到你之前照顾你!”

    听到墨非城的话,苏小绵心中的愧疚感瞬间无限放大,感觉自己好像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鼓了鼓勇气,苏小绵抿了抿唇,艰难的说:“不是苏子行打过来的,是……冷慕言!”

    墨非城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猛地一颤,眸光僵了一下,假装轻松的说:“许是打过来有事吧,没事你接吧!”

    “不用,反正已经挂了!”苏小绵故作轻松的说,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

    “叮铃铃!”

    冷慕言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

    “接吧!”墨非城说。

    苏小绵犹豫了一下,然后按下了接听键,为了不让墨非城心中别扭,苏小绵顺手打开了扩音键。

    “喂,苏小绵,你在哪儿?”冷慕言的声音瞬间传了进来。

    “冷慕言,你有什么事儿?”苏小绵接话说。

    “有点儿事,我要跟你见面说!”

    “我不方便,你有什么事儿就在电话里说吧!”苏小绵故意这样说。

    “还是见面说吧,我想跟你谈谈关于小洛的事情!”冷慕言倒是不客气的说。

    “小洛?那我们之间没有可谈的!”一听到冷慕言说到小洛,苏小绵紧张的说,由于紧张,苏小绵的语调提高了不少。

    “苏小绵,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才是小洛的亲生父亲,如果我想得到小洛的监护权,我随时都可以!”冷慕言语气忽而就变的冷厉了起来,丝毫没有之前的客气。

    “你敢!”苏小绵气愤的说,由于愤怒,苏小绵声线都有些颤抖。

    “没有什么不敢,今天晚上七点,冷氏酒店门口,如果我见不到你,那等待你的就是律师函!”说完,冷慕言便冷冷的挂掉了电话。

    苏小绵握着手机的手颤抖起来,甚至由于力道太大,关节狠狠的凸了起来、

    墨非城轻轻的拍了一下苏小绵的肩膀,说:“别怕,晚上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他冷慕言究竟能耍什么花样!”

    苏小绵抬眸看了一眼墨非城,点了点头,心中却开始不安了起来。

    冷慕言挂掉电话,嘴角勾上一抹阴冷的弧度,心说,墨非城,你让我的生活不好过,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咚咚咚!”

    小筑敲门走进来,急匆匆的说:“冷总,不好了,董事会的那帮人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上次你炒股大赔的消息,现在都在会议室中吵着要弹劾你!”

    “砰!”

    冷慕言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眸中生出一丝戾气,心说,这帮只钱不认人的家伙,爷爷才死了几天,现在就要集体起哄想要把我推下去,不可能!

    “怎么办?冷总?他们在会议室中怎么说也不肯散去!”小筑焦急的问道。

    冷慕言沉沉的靠坐在椅背上,冷冷的说:“你就说我出差了,归期不定!”

    “可是……”小筑为难的说,这样拙劣的借口恐怕是骗不到董事会那帮老狐狸的。

    “还不赶紧去!”冷慕言不耐烦的低吼道。

    “是!”小筑不敢耽搁,转身离开,将门带上。

    冷慕言烦闷的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仰起头,一饮而尽。

    怪不得伊曼喜欢喝红酒,原来人在烦闷的时候确实是需要什么东西陪伴。

    早就知道那件事迟早都会被董事会的人知道,毕竟上次自己几乎赔进去了冷氏企业几年来的积蓄,动了他们的奶酪,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是,这一切都是墨非城造成的。

    想到这里,冷慕言的眸中生出了更加浓烈的怒火。

    伊曼的锒铛入狱,爷爷的突然去世,以及自己现在的四面楚歌,都是墨非城一手造成的,所以,墨非城,跟你不共戴天!

    晚上七点,墨非城和苏小绵二人准时出现在冷氏酒店。

    “请问您是苏小绵小姐吗?”一个人突然走上来询问到。

    “我是!”苏小绵答应。

    “我们冷总在房间中等您,请您跟我一起来!”

    二人一起走进房间,冷慕言正端坐在房间中,悠闲自得的抿着红酒,看到二人走进来,掀开眼皮望了一眼,并没有起身。

    “冷慕言,你今天叫我来做什么?”苏小绵不悦的质问道。

    冷慕言冷笑一声,起身来到苏小绵的面前,说:“我叫我孩子的妈妈来房间一聚,难道还需要理由吗?”

    说着,冷慕言就对着苏小绵的脸伸出手来。

    苏小绵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墨非城立马上来一把将冷慕言的手打开,凌厉的说:“拿开你的脏手!”

    冷慕言也不生气,只是掀开眼皮不屑的瞟了一眼墨非城,说:“当初我和苏小绵在一张床上缠绵的时候,你在哪儿……”

    “冷慕言!”苏小绵再也忍不住,愤怒的吼道。

    “怎么,这就生气了?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啊,如果当初我们没有缠绵,小洛是哪儿来了?难道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

    冷慕言可耻的嘴脸,瞬间将墨非城气的火冒三丈,走上去狠狠的揪住冷慕言的衣领,说:“冷慕言,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嚣张,否则我让你死都找不到地方!”

    冷慕言用力将墨非城的手掰开,说:“我告诉你,我今天让苏小绵来,就是为了一件事,我要让苏小绵跟我结婚,给小洛一个完整的家!”

    “你做梦!”苏小绵气的浑身发抖,精美的双眸中尽是怒火。

    “冷慕言,我看你就是活腻了!”墨非城双眸中翻滚着可怕的猩红,冷厉的瞪着冷慕言。

    “墨非城,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有资格跟我横,只有你没有资格!”冷慕言情绪忽而变的激动,失控的对着墨非城吼道,“你知道吗?我爱了伊曼二十年,二十年,我所有的心都在伊曼身上,而就是你的出现,让伊曼离开了我!而你,并没有珍惜她,而且还毁了她!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最该下地狱!”

    冷慕言冒火的眸中,透着那绝望和冰冷的光芒。

    “伊曼走到现在的地步,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墨非城咬牙说,一想到伊曼处心积虑的对自己做的那样的事情,墨非城就觉得恨的发狂。

    “所以,我现在就要和苏小绵结婚。苏小绵,你可以自己选择,要么跟我结婚,要么失去小洛!”冷慕言嘴角微微抽了抽,冷冷的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