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87章:什么逻辑?

    墨非城大脑中的那根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警觉的问道:“出了什么事儿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您赶紧过来一趟吧!”电话里的人声音很着急。

    墨非城放下电话,立马飞奔向医院。

    看来,司南说的没错,如果有人故意的要害苏小绵,片场落水没有得手,那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医院,来来往往的行人熙熙攘攘。

    一个人用大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瘸一拐的走着,一边走,一边故意压低嗓门,对着电话里的人说:“计划失败!”

    墨非城急匆匆的从这人身边走过,丝毫没有侧目,二人擦肩而过。

    墨非城赶到苏小绵病房的时候,苏小绵的病房里有一个护士,还有几个医生。

    “出了什么事儿?苏小绵呢?”墨非城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苏小绵赶紧回答道。

    “墨先生,医院出了这种事情,是我们管理疏漏。但是我们医院的力量实在是有限,所有这件事还是希望墨先生您出面!”一个医生领导模样的走上来,一脸歉意的说。

    “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墨非城走到苏小绵面前,来来回回的确认苏小绵安然无恙之后才转过头来问道。

    “是这样,墨先生。今天晚上我帮助苏小姐输液的时候,准备将给苏小绵扎静脉血,本想将输液管中的空气排出来,所以需要提前排除一些药物,而这些药物滴上垃圾桶中的带血的纱布上的时候,发现那些原本是红色的血液瞬间凝固继而变成了黑色,所以我就不敢继续用药,后来将药物拿去化验,发现苏小姐的药物被人偷偷的换成了一种毒性很强的凝固性药物,要知道这种药物,人体一旦沾染,一分钟之内绝对毙命!”

    护士的话听的墨非城后背发凉,毛骨悚然。

    “墨先生,事情出了之后,我们立马查了监控,发现有一个衣着医生服的人趁着护士换班的时间,潜进药房将苏小姐配好的药物换掉了!”医生接着说。

    “监控拍到那人的面部了吗?”墨非城凌厉的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说:“那人带着口罩,根本看出来,但是从那人的体型特征上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作案的人为女性,所以我们只好请墨先生帮助我们调查!”

    墨非城低头看了看苏小绵,心中划过一丝的后怕,然后说:“你们把当时的监控保存好,我会派人去查。”

    医护人员退出去,房间中瞬间安静下来。

    墨非城走到苏小绵的身边,紧紧的握着苏小绵的手,似是那失而复得的宝贝,一刻也不舍得放手,“我再也不离开你半步,再也不离开你半步……”

    墨非城嘴里喃喃自语道,似是在同苏小绵解释,又似是在对自己下命令。

    苏小绵抿嘴一笑,说:“放心吧,我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老天爷他不会轻易带走我的……”

    不等苏小绵说完,墨非城便一把将苏小绵搂在怀里,似是要将苏小绵的身体揉进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感受着来自墨非城那特有的心跳,苏小绵会心一笑,说:“此刻,即便是死在你的怀里,我此生也不亏了……”

    话还未说完,墨非城的手便捂住苏小绵的唇,说:“我不许你说胡话……”

    苏小绵假装轻松的推开墨非城的手,抬眸望着墨非城,说:“虽然我不知道是谁要置我于死地,但是我想说,如果我真的……真的有那么一天,请你帮我照顾好小洛,好吗?”

    墨非城深邃的眸忽而就划上一抹坚韧,说:“有我在,你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咔嚓!”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丁香提着保温桶走了进来,说:“墨先生来了,小绵姐这是我帮你煲的鸡汤,赶紧趁热喝了吧!”

    女人?

    刚才害苏小绵的是一个女人?墨非城看着面前风尘仆仆的丁香,心中那根敏感的立马绷紧,犀利的眸光直直的瞪着丁香。

    丁香意识到了墨非城对自己的关注,疑惑的说,“墨先生,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说话的时候,丁香的表情很坦然不带一丝一毫的慌乱,甚至语气也恰到好处,不高不低,不徐不疾。

    甚至让墨非城有一种自己是多疑症犯了的错觉。

    如果这个丁香不是真的无辜的话,那么丁香绝对会是一个老手。

    “墨非城,你想什么呢?丁香在跟你说话呢!”苏小绵的提醒让墨非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丁香已经将保温桶中的鸡汤打开,屋子中飘满了香味儿。

    丁香拿出碗筷儿,将鸡汤分生了两份,一脸歉疚的对墨非城说:“抱歉啊,墨先生,我不知道你也在,所以鸡汤我只做了我和小绵姐两人份儿,没有你的哦!”

    墨非城眉头一紧,心说,这个丁香,简直聪明到了极致,竟然猜到了自己对她有所怀疑,所以故意说自己也会喝鸡汤。

    墨非城感觉这个丁香,根本就没有她表面看起来的这么单纯。

    “没事的,他不喜欢吃这种油腻的东西!”苏小绵赶紧替墨非城打圆场。

    “你们吃,我出去透口气!”

    墨非城忽而感觉房间中的气氛因为自己的多疑而变的尴尬,所以便找个由头走出了病房。

    走出病房,墨非城示意门外的保镖提高警惕。

    莫名的,墨非城竟然再一次想到了苏子行,隐隐中,墨非城竟然会对这个苏子行生出了一丝丝的奇妙的感觉。

    心内稍稍的挣扎了一下,墨非城拿出手机拨给了苏子行。

    电话响了好几声,苏子行慵懒的声音才传了进来,“怎么?刚分开不到一个小时,你就又开始想我了?我可告诉你,我对男人没兴趣,我不喜欢乱、轮……”

    墨非城眉头紧紧的皱了皱,眸中飘过一丝的嫌恶,说:“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是有点自信过度,思想还很肮脏。”

    苏子行一听,立马说:“我贱命一条,当然不能跟你这金贵的命相提并论。所以,为了不让我的肮脏玷污了您的清白,所以我就先挂了!”

    苏子行说完,不等墨非城说话,便挂掉了电话。

    墨非城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的忙音,眉头不禁皱起了起来,这个苏子行究竟是个什么鬼?

    还有他说的乱、伦是个什么逻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