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0章:放肆快乐

    伯爵酒店,总统套房内。

    司南有些担忧的说:“先生,这样做不合适吧!”

    墨非城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略带一丝无奈的说:“司南,你知道我现在的感觉吗?草木皆兵,感觉每个人都是要加害苏小绵的人,这件事不解决,我晚上睡觉会被噩梦惊醒。既然她出现了,那说明,这就是她的宿命!”

    第一次,让墨非城感觉到有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

    如果自己知道对方是谁,不论是谁,那自己一定会拼死也要把他弄死,只是现在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好像徒有一双铁拳,却只能打在空气中。

    那种感觉很不好,让墨非城充满了挫败感。

    司南心头浮上一抹叹息,先生视苏小绵为心尖上的珍宝,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跟了先生这么多年,司南第一次在墨非城的身上感受到这种活生生的情感,而且还如此的浓,令人震撼。

    原来铮铮铁汉,并非无情。

    “查出来这条讯息是从哪儿发出来的吗?”墨非城忽而问道。

    “一个伪基站,三无产品,无从查起,而且只用了一次,之后便被废弃。”司南失落的说。

    墨非城看着手机上的讯息,“苏小绵必死无疑!”

    如此歹毒的话语,究竟是出自谁之口?他为什么会对苏小绵有如此深的咒怨?

    墨非城没有一丝的头绪。

    “咚咚咚!”

    有人敲门走进来,对司南说:“司特助,人已经带来了。”

    司南微微点头,示意那人先出去。

    那人关门出去,司南走到墨非城的面前,说:“先生,人已经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这件事如果被苏小姐知道了,会不会怨您?”

    “顾不得那么多了!”墨非城略带一丝无奈的说。

    墨非城别墅,苏小绵坐卧不安。

    总觉得心中慌乱得很。

    思索良久,苏小绵又将电话拨给了司南。

    不出所料,电话响了两声依旧被挂断。这让苏小绵的心中更加的没底,内心慌乱乱的。

    伯爵酒店,司南拿着手机走到墨非城面前,为难的说:“苏小姐又将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墨非城心头一颤,狠狠的抿了抿唇,许久之后,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今天所有的行动取消!”

    司南怔了怔,说:“知道了!”

    墨非城驱车回到了别墅,看到苏小绵正窝在沙发上,瘦弱的像一只小猫,仿佛一碰就会惊。

    墨非城心中忽而就生出了那浓浓的疼惜,眸光闪烁了一下,如此美好的女子,为什么还会有人要伤害她!

    墨非城蹑脚来到苏小绵面前,低头望着苏小绵如蝉翼一般的睫毛,如天使一般的面孔,心中狠狠的疼了一下。

    很难想象,如果自己有一天失去了她,自己将会怎样。

    墨非城俯下身子,轻轻的将苏小绵抱起来。

    身体猛地腾空,苏小绵蓦的就醒了,张开懵懂略带一丝无知的双眸望着墨非城。

    要多萌就有多萌。

    那种萌直达墨非城的心尖,让墨非城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特别想把她揉进身体中好好的爱。

    苏小绵张嘴,正欲说话,不想唇瓣却被一双火热的唇贴上。

    浓重的呼吸,火热的眸光,滚烫的胸膛,还有那令苏小绵脸红心跳的热吻。

    是夜,柔情似蜜……

    缠绵的热情,墨非城那似是用之不竭的体力,让苏小绵平生出了一丝的贪恋。

    不知过了多久,墨非城终于满足的躺在床上,胳膊随意的揽着苏小绵,享受着那片刻的宁静。

    苏小绵似是一只小猫一般,乖巧温顺的躺在墨非城怀里,岁月静好。

    感觉口渴难耐,苏小绵起身准备给自己倒一杯水,不想刚刚起床双腿竟然松软,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墨非城一个翻身将苏小绵搂在怀里,关切的说:“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我太野蛮了?”

    苏小绵脸娇红一片,低声说:“我只是没吃晚饭,有些体力不支而已……”

    “没吃晚饭!!”墨非城满脸惊愕的问道。

    墨非城这才想起来,家里连个可以用的人都没有,甚至冰箱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招呼了,越想墨非城越觉得自责的不行。

    一个翻身起床,穿上衣服,说:“收拾一下,我带你出去吃饭!”

    苏小绵吃惊的望着墨非城,说:“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

    “在我这里,时间只是一个数字,只要我愿意,帝都今天晚上就是一个不夜城!”墨非城嚣张跋扈的说。

    苏小绵莞尔一笑,浅浅的酒窝如花似玉。

    夜风微暖,拂面。

    放肆的一夜,墨非城带着苏小绵吃遍了整个帝都的美食。

    苏小绵的教养不允许自己做那种打扰别人事情,只是今夜苏小绵想要放肆一次。

    墨非城敲开了每一家已经打烊的餐厅,放肆的快乐。

    “苏小绵,如果有一天我骗了你,你会恨我吗?”墨非城低眉望着苏小绵问道。

    “善意的还是恶意的?”苏小绵抬眸,明艳的望着墨非城,如一汪秋水。

    “善意的!”墨非城认真的说。

    “那我就原谅你!”苏小绵认真的说,低头垂眉梢,好似一副山水画,倾国倾城。

    二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苏小绵很困,躺在床上便沉沉的睡去,似是一个梦幻的公主。

    墨非城贪恋的望着恬静的苏小绵,轻轻的一吻落在苏小绵的额头上。

    又痴痴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离去。

    走出别墅,墨非城眉眼间即刻生出了一抹冷厉的凄寒。

    一行人大概十几个人,各个都穿着黑色的西装,见到墨非城走出来,便迅速的围上来。

    墨非城回眸望了一眼窗帘紧闭的卧室,低沉的嗓门说:“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的监控,一个苍蝇也不能放进去,苏小绵……也不能踏出来一步,出了意外,拿你们是问,而且记住,全部都是暗哨!”

    这时候文朵急匆匆的赶了回来,说:“怎么了?先生,这么着急的把我叫回来?”

    墨非城沉眉说,“苏小绵在里边,你照顾好她!”

    文朵一怔,然后望着那些一个个戒备着消失的保镖吃了一惊,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墨非城没有回答文朵的话,转身离去。

    上车,司南已经在车上等候了,墨非城坐上后座,说:“记者们都联系好了吗?”<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