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3章:没什么不敢

    墨非城冷眼望着“苏小绵”将自己的衣服脱的清凉,仿若是在看一件破布娃娃一般。

    “苏小绵”见墨非城没有阻止自己,便以为墨非城是在默许自己的行为,于是变的更加的卖力气,甚至对着墨非城开始搔首弄姿,卖弄风骚。

    “咔嚓……”

    门口传来一阵微弱的开门声,墨非城心中一喜,心说,该来的终于来了。

    于是墨非城连忙起身,走到“苏小绵”身边,强忍着内心的嫌恶,将几乎半裸的“苏小绵”揽在怀里……

    “苏小姐,您请便!”

    服务生恭恭敬敬的将苏小绵请进房间里,然后退了出去。

    “苏小姐?”墨非城心中猛的一揪,心说,不好……

    可是为时已晚,苏小绵已经走进了房间,墨非城看到苏小绵,想要将怀里的“苏小绵”放开已经来不及了。

    苏小绵抬眸,一眼便看到了墨非城怀里的女人。

    整个人几乎瞬间僵住,眸中瞬间涌上一抹天塌地陷的惊愕。

    墨非城想要推开怀里的人,可是那女人的斗志似乎被苏小绵的出现激起,挑衅一般的望着苏小绵,满脸的鄙夷和得意。

    苏小绵大脑一时间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去还是留?苏小绵整个人好似石化了一般。

    “苏小绵,你怎么来了?”墨非城错愕之余,问了一句话。

    苏小绵望着墨非城怀里的女人,嚣张跋扈的瞪着自己,看来对于自己的出现很是不满意。

    “对不起,打扰你的好事儿了……”苏小绵半天才想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当然打扰我们的好事儿了,识相点赶紧滚出去,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能让墨非城为你守身如玉,我告诉你,再好吃的菜,整天吃也会腻的!”墨非城怀里的“苏小绵”冷嘲热讽的说。

    “苏小绵”的话让这个真的苏小绵大脑瞬间活泛过来,冷眼打量了一下墨非城怀里的女人。

    只见这个女人画着浓浓的妆,几乎掩盖住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但是身形上竟然和伊曼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长相,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难道墨非城对伊曼旧情难忘?才会找到了这个一个伊曼的替身?

    对于自己推测出来的结论,苏小绵忽而感觉心尖猛的痛了一下,心中继而划过一丝的凄凉,轻笑一声,对那女人说:“真不知道你自己在这儿得意什么?愚昧的做了别人的替身,还以为自己捡到宝贝,现在的年轻女孩儿都跟你一样脑残吗?”

    替身?

    难道苏小绵知道了自己的计划?

    墨非城心中一惊,正在思考要不要把自己的计划告诉苏小绵,不想身边的“苏小绵”竟然立马窜到苏小绵面前。

    那女人显然没想到会被苏小绵骂,瞬间恼火,一下子窜到苏小绵的面前,骄傲的挺起了胸膛,说:“说,你见过这样的替身吗?你简直太高估了自己了,我是D罩杯,你不看看你自己那是什么?传说中的飞机场、贫乳就是说你的吧,你可真会给国家省布料!”

    “噗嗤!”

    门外的苏子行听到那女人说苏小绵飞机场,竟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墨非城正欲上前阻拦,不想却听到了门外的动静,瞬间警觉了起来,难道行动的人来了?

    “你是真傻还是假憨,你难道没见过……”不等苏小绵反驳的话说完,意外发生了,自己的嘴里忽然被堵上了……

    不假思索,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将那“苏小绵”挡住,随手抓起桌上的奶油小蛋糕猛的一下捂在了苏小绵的脸上,厉声说:“哪儿来的野女人,打扰我的好事儿,赶紧滚蛋……”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蛋糕,苏小绵蒙了,这是墨非城吗?这是昨晚还对自己体贴入微的墨非城吗?

    都说女人善变,难道男人也是这样的善变,还是不爱了,就绝情了?

    门外的苏子行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心说,为了苏小绵,这个墨非城也是拼上了,真是什么狠手都下得了。

    苏小绵瞬间僵住,望着对面女人一脸得意的模样,心如刀绞,耻辱感瞬间充斥了苏小绵所有的细胞。

    此时的自己一定丑爆了,因为在墨非城的眸中,苏小绵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厌恶和愤怒,苏小绵狠狠的瞪了一眼墨非城,转身离去。

    苏小绵那绝望幽怨的双眸,似是那一把锐利的箭,穿破墨非城的瞳孔直逼心底。

    如果自己不将苏小绵的脸弄花,出去的话一定会被人认出来的。

    纵然墨非城的心比苏小绵的心要痛一万倍,只是,此刻都还不是解释的时候。

    望着苏小绵快速的离开,苏子行这才走出来,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正看到那个所谓的“苏小绵”正欲将身体贴在墨非城的身上,却一把被墨非城野蛮的推出去了好远。

    看到苏子行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墨非城吃了一惊,继而眸中划过一丝的森冷,对着身边的女人抵吼道,“滚!”

    女人没想到墨非城翻脸比翻书还快,只是墨非城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寒令她敢怒不敢言,迅速的抱起衣服离开了。

    “随叫随到,否则你就死定了!”墨非城冷酷无情的说。

    女人脚步顿了一下,只是她知道自己没有权利说不!

    苏子行一脸局外的模样,淡淡的望着墨非城,“还真别说,不认识苏小绵的人还真会把刚才的女人认作苏小绵!”

    墨非城略略的一惊,说:“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

    “对,但是你比我想象中的要笨!”苏子行一脸鄙视的望着墨非城。

    “你是找死!”墨非城愤怒的望着面前不知天高地厚苏子行,眸中猩红。

    “恋爱中的男人果真是情商低,不过可以理解,关心则乱嘛!”苏子行清眸扫过墨非城。

    “你什么意思?”墨非城略略的楞了一下。

    “你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苏小绵?那样你们都会好过一些!”苏子行淡淡的说。

    墨非城冷哼一声,“这句话暴露了你根本就了解苏小绵的事实,你以为苏小绵会同意我找到一个无辜的女人替她去死吗?”

    苏子行略略的怔了一下,说:“还真是!”

    “但是,你就确定对方不会找到真是苏小绵?你认为你突然如此高调的秀恩爱,不够反常?”苏子行质疑道。

    “除非对方是你!”墨非城冷厉的眸光直逼苏子行,似是在质疑,又似是在逼问。

    苏子行轻笑一声,转身,“我会帮你照顾好苏小绵,你尽管演戏,但是我不保证,会不会让苏小绵爱上我!”

    “你未必太自信了!”

    “试试看!”

    “你敢!”

    “没什么不敢!”<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