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4章:苏小绵专用的座位!

    苏子行转身离去,墨非城拳头紧紧的攥紧,似是苏子行就是那乘人之危的危险人物。

    墨非城压下内心想要冲上去狠狠的揍一顿苏子行的冲动,告诉自己,比起永远失去苏小绵,自己更愿意选择暂时让苏小绵误会自己。

    说不定,苏小绵和苏子行在一起,比跟自己在一起更安全,毕竟树大招风,说不定对手只是想对付自己,苏小绵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第一次见到狂妄到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墨非城心中竟然有一丝好奇。

    如果他不同自己抢苏小绵,说不定两个人会成为朋友。

    只是,情敌之间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苏子行走出伯爵酒店,看到苏小绵正在路边打车,只是此时的出租车很少。

    苏小绵着急的站在街边,为什么还没有出租车?

    一刻也不想再看到这个令人生厌的伯爵酒店,一点也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丝关于墨非城的东西。

    刚才自己走出酒店的时候,引来了所有人的嘲弄的眸光,自己一定狼狈极了。

    昨天晚上有多幸福,今天就有多痛。

    “蛋糕好吃吗?”

    一个略带嘲弄的声音传进苏小绵的耳中,苏小绵回过头去,望着一脸诡笑的苏子行,特别想狠狠的给他一拳。

    出租车怎么还不来?

    苏小绵焦急的前后看看。

    “跟我走吧,我今天开了车!”苏子行拽拽的说,那口气好像自己开了飞机一般得意。

    “切,谁稀罕坐你的破车!我说苏子行,你大老远是专门跑来看我笑话的吗?嘲笑当时我不听你的话吗?”苏小绵脸上还挂着未擦干净的白色奶油,生气起来特别的可爱。

    苏子行想,如果不是自己有底线,那自己说不定也会喜欢上苏小绵。

    “来吧,今天我没开卡车!”说着,苏子行强行拉着苏小绵走。

    苏小绵扭不过苏子行,便任由苏子行拉着自己的手。

    “你车在哪儿呢?”苏小绵走了好久没有见到苏子行口中的车子。

    “喏,那儿呢!”

    顺着苏子行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锈迹斑斑的老式自行车正安安稳稳的停在墙边。

    苏小绵差点就要吐血了,回头望着苏子行,“你是故意整人的吧!”

    苏子行也不解释,只是拉着苏小绵的手向那自行车走去,“我已经修好了,带一个你应该没有问题!”

    苏小绵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苏子行办不到的奇葩事儿。

    “你不感觉这辆车子很熟悉吗?”苏子行一脸浅笑,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略略的一怔,往事如同过电影一般飞速的在脑海中闪现。

    “苏小绵,上车啊,我刚刚学会了骑车,以后我可以骑着车子带着你周游世界!”如风一般的少年,小鱼儿,满脸骄傲的对苏小绵说。

    “真的吗?那我可以在车子上刻上我的名字吗?”

    年少的苏小绵,总是那么容易满足。

    “当然可以,你可以刻上……苏小绵专用的座位!”

    “太长了!”

    苏小绵拿出小刀,一笔一划的在座上刻上了“绵”字。

    苏小绵俯下身子,望着那个稚嫩的绵字,虽然已经锈迹斑斑,几乎看不出来面目,只是那些痕迹却宣告着自己曾经存在过。

    苏子行浅笑着望着苏小绵,亲切的抚摸着那个字迹。

    “苏子行,那天你为什么没有赴约?”苏小绵忽而抬头望着苏子行问道。

    这个纠结了自己十几年的问题,让苏小绵心心念念了十几年,此时终于问出口,只是似乎却没有了当初的激动和忐忑。

    苏子行浅笑,“我的秘密!”

    苏小绵略略的一怔,“不说?”

    “不想说!”

    苏子行一脸的云淡风轻,只是心中依旧会隐隐作痛。

    一碰触,就会天崩地裂的痛。

    明知道苏小绵是无辜的,只是那种痛时刻折磨着自己,也是这些年自己拼了命的想要活下去的原因。

    “不想说就算了,反正当时你也没有出现!”苏小绵有些失落的说。

    “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告诉你!”苏子行淡淡的说。

    “谁?”

    苏子叶佯装没有听到,走到车子前,说:“坐下上来,试试这个老伙计是不是还是很给力?”

    苏小绵一怔,说:“你以前都是先骑上走一段,我会小跑着追上跳上去的……”

    苏子行僵了一下,故作轻松的说:“老掉牙的玩意儿了,现在老胳膊老腿儿了,还追求小时候那一套,幼稚!”

    苏小绵不情愿的坐上去,苏子行吃力的蹬着车子,说:“我感觉那个假的苏小绵确实比你有料,你低头看看你自己,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啊……”

    “我发现,你就是损友……不对,你说什么假苏小绵?”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跳下来车子,吃惊的望着苏子行说。

    “吱——”的一声。

    苏子行将车子停下,望着苏小绵说:“没发现你身手这么矫健!”

    “说重点!”苏小绵紧张的望着苏子行,精美的眸中挂着焦急。

    苏子行望着苏小绵无辜而急切的脸庞,心中竟然有些纠结起来,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

    苏子行轻笑一声,说:“我是男人,比较了解男人,我说了,你不要心里难受……”

    “废话少说,说重点!”苏小绵急切的问道。

    “你知道的,男人都会有一些……有一些所谓的处……处女,女情节……”

    “滚蛋!”

    苏小绵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又羞又恼的快步离去。

    苏子行知道,自己戳到了苏小绵的痛点了。

    只是,分量好像还不够,苏子行推着车子快步的赶上苏小绵,追着苏小绵说,“但是吧,又放不下你,所以就找了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女人,充当一下你,欺骗自己,找找那个纯洁的感觉,所以,你也可以理解嘛,毕竟……”

    “滚蛋!”

    苏小绵虚张声势的对苏子行吼道。

    苏子行已经在苏小绵的脸上看到了愤怒,适可而止的闭上了嘴巴,然后补充道,“当然,我例外,我就喜欢经验丰富的人……”

    “滚,你再不滚,我就开咬人了!”苏小绵气的牙疼,特别想咬牙吃肉喝血。

    “你属狗的,鉴定完毕,但是你不要介意,这只是我个人才猜测而已……”

    再和苏小绵呆一秒,只怕苏小绵真会变成疯狗乱咬人,苏子行飞速的离开,然后拿出手机拨给了孙连,“孙连,跟上苏小绵,确保她安全到家!”

    今晚的月光分外的皎洁,那惨白的月光,倾泻而下,苏小绵却莫名的生出了一丝的森冷。

    纵然苏子行说话直接,但是他说的话不无道理,有哪个男人不想自己的爱人纯净如水?

    望着慢步走在街上的苏小绵,孙连简直要崩溃,难不成她要在街上溜达一夜,自己就陪她一夜?

    孙连无奈将手机拨给了苏子行,“老大,她走的太慢了,受不了了!”

    “那你可以催促她一下嘛!”

    说完,苏子行便挂掉了电话。

    孙连暗笑一声,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怪我!<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