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5章:亲情牌?

    孙连放下电话,不再鬼鬼祟祟的躲在阴暗处。

    而是快步走到苏小绵的身后,距离苏小绵不远不近,大概有三米远的距离,跟着苏小绵的步伐。

    苏小绵晃神之间,却感觉到距离自己不远处有脚步声。

    心中咯噔一声,难不成遇到了抢劫的了?

    苏小绵忍不住加快了脚步,不想身后的人也加快了脚步,就那么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

    苏小绵瞬间感觉后背发寒,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把苏子行赶走,万一那人走到无人烟的地方把自己……

    苏小绵不敢多想,步伐加快了起来。

    还好,这里距离自己家也不算太远,苏小绵心说,拼一把,跑回家。

    苏小绵咬了咬牙,迅速的向家跑去。

    没想到自己跑,那人也跟自己跑,一直跟着自己进了小区,自己上了电梯,那人就跟着自己上了另外一部电梯。

    下电梯,苏小绵快步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打开门。

    不想那人却对自己诡秘的一笑,说:“晚安,美丽的小姐!”

    苏小绵一怔,心说,自己这是遇到变态杀人狂了吗?

    “丁香?”

    苏小绵走进去便急切的唤了一声,只是家里安安静静,灯光紧闭,难道丁香睡着了?

    苏小绵打开房门,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遍,发现丁香根本就没有在家。

    难道丁香回家了?

    累的要死,无暇多虑,苏小绵回到卧室,倒头就睡。

    奢华的套房中,琴声袅袅,世外桃园的模样。

    苏子行一袭飘飘汉服,温尔儒雅的品着茶,好不惬意。

    “老大,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查到了!”

    阿良走进来抢过苏子行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

    苏子行白了阿良一眼,说:“你也不怕得艾滋病?”

    “老大,这几天你在哪儿鬼混染上艾滋病了?”阿良错愕的说。

    苏子行白了阿良一眼,说:“是的!”

    “没事,唾液不会传播艾滋病!”阿良拿起桌上的紫茶壶,全部灌进口中。

    “讲重点!”

    “对了,你怀疑的确实没错,那次给小洛捐选骨髓的人确实不是冷慕言,而是冷慕言在国外找到的一个骨髓匹配的人!”说着,阿良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苏子行。

    苏子行瞟了一眼照片上的男人,说:“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随时可以叫来!”

    “无关紧要!”是苏子行淡淡的说。

    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真是没有错,为什么冷慕言早就喧闹着要打官司夺回小洛的抚养权,却迟迟不敢动手?因为冷慕言很知道,一旦涉及到官司,就必须做亲子鉴定,而且有墨非城盯着,再在亲子鉴定中做手脚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冷慕言不会去冒险。

    所以,只能用别的方式。

    苏子行淡淡一笑,抿了一口茶,挺有意思。

    翌日清晨。

    苏子行早早的就来到了苏小绵家,将门敲的震天响,把还在睡梦中的苏小绵拖回到了苏二服装店。

    记者发布会现场。

    “苏小绵”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纵然只是一个替身,但是那种被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简直就是自己做梦都渴望的。

    只是,墨非城渴望出现的一幕,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墨非城心中不禁有些着急,难道真的被苏子行说中了,是自己判断失误?

    冷氏集团。

    跟风火集团的合作,紧罗密布中。

    眼看白花花的银子都要涌进自己的钱包,冷慕言想想就觉得兴奋。

    “叮铃铃!”

    手机响了起来,冷慕言眉头一皱,看到了手机上那个号码不详的来电,接听。

    “趁着苏小绵和墨非城矛盾,你是时候打一下亲情牌了,你要记好,只有你和苏小绵登记结婚的那一天,才是你和风火集团正式签约的那天。”

    不等冷慕言说话,对方便挂掉了电话。

    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是真的挺不爽,而且,更甚者自己都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放下手机,冷慕言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心说,亲情牌?太啰嗦!

    还是直接点儿好。

    打定了主意,冷慕言快步走出了公司,向小洛的幼儿园赶去。

    午餐时间,小洛独自坐在角落里吃着自己的午饭。

    这个礼拜,妈咪都没有来接自己回家了,小洛不禁有些担心,难道妈咪出事儿了?

    “小洛?”

    冷慕言忽而蹲在小洛的身边,亲切的叫了一声。

    小洛惊喜的抬起头,没想到叫自己的人竟然是冷慕言,眸中升起了一丝失落。

    “冷叔叔,你怎么来了?妈咪呢?”小洛问道。

    冷慕言怔了怔,说:“就是妈咪让我来接你的!”

    “妈咪为什么没有来?”小洛显然还在纠结在苏小绵为什么没有来。

    “是这样,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妈咪在帮爸爸准备生日聚会,特意让我来接你去参加我的生日聚会的!”冷慕言说。

    “生日聚会?还是像上次小洛过生日的时候那样,有很多的玩偶吗?”一听到冷慕言说到生日聚会,小洛便瞬间的兴奋起来。

    “对啊!”冷慕言假装兴奋的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要不要给妈咪打个电话?”小洛忽而犹豫了一下。

    “请问,您是小洛的什么人?”这时候老师走过来问道。

    “哦,我是小洛的爸爸,今天小洛妈咪有事,所以让我来接小洛回家!”冷慕言站起来说。

    “爸爸?没有听小洛妈妈说小洛有爸爸啊?”老师奇怪的说。

    “哦,我之前工作太忙了,而且,所以对于孩子的管理有些疏忽,……”说着,冷慕言假装愧疚的低下了头。

    “哦,是这样啊,那我先给小洛妈妈打个电话问一下……”老师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

    “别……小洛妈妈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正在医院里……我还在瞒着小洛……”冷慕言将老师拉到一边,小声说。

    老师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问道,“小洛,这是你爸爸吗?”

    小洛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好吧,记得带我问小洛妈妈好!”

    “谢谢老师,小洛我们走了!”

    冷慕言迅速的拉着小洛,离开了幼儿园。

    二人出门,冷慕言迅速的将小洛塞进了车里。

    小洛坐在车上,摇下车窗,一眼便看到了车外走过的文朵,惊喜的大叫一声,“文朵阿姨!”<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