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7章:虎毒不食子!

    墨非城看出了苏小绵的疑惑,说:“现在来不及了,我会给你解释清楚的!”

    苏小绵也不心纠结于这些事情,只想赶紧找到冷慕言,将小洛找回来。

    二人急匆匆的走到冷氏企业。

    墨非城一脚踢开会议室的门,冷慕言正在坐在办公桌前,办公桌周围坐着高管。

    墨非城周身的狠厉,让房间中的人不寒而栗。

    冷慕言抬起手,示意办公室里的人散去。

    转眼间,房间里便只剩下了三人。

    冷慕言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就那么望着二人。

    “冷慕言,你把小洛还给我!”苏小绵愤怒的说。

    “小洛是我儿子,我带走他,不是理所应当吗?”冷慕言并不买账,只是一副你奈我何的理所当然。

    “冷慕言,拿一个孩子做人质,你不感觉自己很卑鄙吗?”苏小绵恨的浑身发抖。

    墨非城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说:“冷慕言,现在距离中午还有一个小时,你赶紧把小洛交出来,否则……”

    “墨非城,我承认你是帝都的神,但是,你能保证你的权利范围能辐射到任何一个角落吗?而且,你搞搞清楚,现在我是甲方,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们永远也别想再见到小洛!”冷慕言眸中划过一丝的阴狠。

    墨非城忽而就被冷慕言触碰到了痛点,要知道,当初苏小绵消失,自己整整找了她五年,都一无所获。

    墨非城嘴角微微抽了抽,狠狠的说:“冷慕言,你以为你现在抱上了风火集团的大腿,就能高枕无忧了?我想要灭了你们冷氏,分分钟让你死都找不到地方!”

    冷慕言也不生气,只是轻笑一声,“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是,小洛是我的儿子……”

    “冷慕言,你敢!”苏小绵窜到冷慕言的身边,怒气冲冲的望着冷慕言。

    “冷慕言,你的条件是什么!”墨非城将苏小绵拉回来挡在自己的身后说。

    “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和苏小绵结婚,给小洛一个完整的家!”冷慕言大言不惭的说。

    “你做梦!”苏小绵气的脸色发白,恨不得将冷慕言活剥。

    冷慕言垂眸望着苏小绵,嘴角微微勾着,说:“苏小绵,你作为小洛的妈妈,不渴望小洛过的好吗?你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组合,不是吗?”

    “三千亿,半个小时之内就会到你的账户上,小洛……”

    “墨非城,难道在你眼中我就这么的贪财?我说过了,我不要钱,我就要和苏小绵结婚,给小洛一个完整的家!”

    “冷慕言,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小洛出了什么意外,那冷氏企业立马就会消失在帝都!”墨非城拉着苏小绵走出了办公室。

    苏小绵艰难的走出了冷氏企业,心中万般的委屈,有了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墨非城抓住苏小绵的手,坚定的说:“苏小绵,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小洛的!”

    苏小绵抬眸,眸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说:“墨非城,我怎么办?你会帮我找小洛的,对吗?”

    “相信我!”墨非城抓着苏小绵的手坚定的说。

    墨非城拿出手机,忙忙碌碌的交代了一番,苏小绵整个人木呆呆的,望着一直打电话的墨非城,精神有些恍惚,甚至不知道墨非城在说些什么。

    终于,墨非城放下电话,安慰道,“小绵,你放心吧,我不会允许冷慕言将小洛带出去的,说出来也许你都不会相信,对于小洛,我总是有一种亲切入血液的感觉。”

    苏小绵这才迟迟的回过神来,自说自话,“冷慕言应该不会对小洛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放心吧,虎毒尚且不食子!”墨非城低声说,然后伸出手将苏小绵揽在自己的怀里。

    低头凝望着苏小绵,墨非城徐徐的开口,“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我的身体中住着一个冷酷的黑天使,他逼迫着我质疑任何人、任何事情,甚至有时候我会在质疑,我是不是真的还活着……这么多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纠结着那十五年的空白记忆,到底去哪儿了!”

    苏小绵忽而被墨非城的话惊到,自己的粗心大意,竟然忘记了墨非城曾经向自己吐露心声,他那十五年的空白记忆,对于一个人的杀伤力,是无与伦比的。

    心中忽而就生出了愧疚感,将头紧紧的依偎在墨非城的肩膀上。

    是夜,漆黑如墨,化不开……

    苏小绵半夜从睡梦中惊醒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似是被巨大的漩涡牵扯着,生疼生疼……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身上早已被汗珠浸透。

    梦中的小洛,绝望的叫着妈咪,可是自己却怎么都找不到他……

    月光,微弱的透过窗纱,照进房间中。

    趁着月光,苏小绵看到墙上的钟表指向了凌晨两点。

    苏小绵擦了擦汗,偏头看了一眼床的另一侧,空荡荡的,墨非城不在侧边。

    苏小绵伸出手摸了摸墨非城那早已没有温度的被褥,心中莫名的就生出了一丝的凄凉。

    出了那么多的汗,口渴难耐,苏小绵起身准备给自己倒杯水喝。

    刚走出房间门,却听到了隔壁的书房中墨非城那刻意压制的嗓门儿,苏小绵猛地一怔,身体僵住。

    声音是被刻意的压低,所以略显得暗哑,但是却很容易判断,墨非城在生气。

    “就这样,我很忙!”

    是墨非城最后的话,苏小绵一惊,不知为何,就是很不想墨非城知道自己醒过。

    听到墨非城脚步声,苏小绵快速的回到床上躺下,装作熟睡的样子。

    刚躺下,墨非城便轻步的推门进来,走到苏小绵身边停留了一小会儿,然后轻轻的躺在了床的另一侧。

    睡意全无,苏小绵也不敢动,心想,也许天亮的时候墨非城会告诉自己为什么那么晚了,还在打电话。

    口中似是着了火一般,干涸的难忍。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微亮,苏小绵终于下定决心要起床。

    身体刚刚起来,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揽进怀里。

    苏小绵一怔,强装镇定的转过头来,望着墨非城,低声说:“你醒了?”

    “昨天晚上你没休息好?”墨非城并没有回答苏小绵的问话。

    “哦,还不错……”说着苏小绵假装打了个哈欠。

    墨非城眸光沉了沉,说:“还骗我,你的黑眼圈已经出卖了你!”<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