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8章:一周后结婚!

    苏小绵心中微微一紧,轻轻的抽身起床,假装不经意的说:“近来你工作很忙吧!”

    墨非城眸光闪躲了一下,望着正在穿衣服的苏小绵,说:“还好吧……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小洛的!”

    苏小绵扣扣子的动作骤然一僵,眸底划过一丝的失落,说:“嗯!”

    “叮咚”

    手机提示声响起来,苏小绵拿出手机一看,是冷慕言发给自己的照片。

    苏小绵大脑中那根神经立马紧绷,颤抖着手点开了图片。

    图片中冷慕言紧紧的搂着小洛,小洛手中抱着一个大黄蜂,虽然小洛在笑,但是苏小绵却看到了小洛眼下微微泛红的眼眶。

    要知道,小洛每次哭过之后,眼眶就会红好久。

    泪水,陡然落下。

    苏小绵望着照片中的小洛,心如刀绞,痛的发疯。

    墨非城起身来到苏小绵的面前,看到了苏小绵手中已经被泪水模糊的手机屏幕,眉头紧紧的皱了皱。

    让苏小绵痛的人,自己必将加倍还回去。

    冷氏企业。

    冷慕言舒心的翘着腿,望着来来回回忙碌着同风火集团合作的工作人员,这次和风火集团的合作自己志在必得。

    “叮铃铃!”

    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冷慕言眉头蹙了蹙,拿起电话。

    “冷慕言,我不会无限期的等你,一周之后,我要看到你和苏小绵的婚礼,而且结婚之后,你要带着苏小绵永远的离开帝都,并且你要保证,永远不要再让苏小绵出现在帝都。交换条件是,冷氏集团和风火集团的长期合作。”

    电话里的那个声音,明显比前几次多了一份焦急和不耐烦。

    但是,一周后,会不会太仓促了?

    冷慕言担忧的话还未说完,对方便冷冷的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冷慕言眸光暗沉了下来。

    对方竟然要自己带着苏小绵离开帝都?

    可是,自己对墨非城那种滔天的仇,还未报,怎么能甘心离去,再说了,即便苏小绵跟着自己离开帝都,也非她情愿。

    但是为了冷氏的长期利益,自己只能奋力一搏。

    所以,在自己离开帝都之前,必须彻底的毁掉墨非城在苏小绵心中的形象。

    毁了苏小绵,就是毁了墨非城!

    想到这里,冷慕言嘴角狠厉的抽了抽,大仇终于可以报了。

    丁香寻着地址找到了墨非城的别墅,叩响了别墅的大门。

    不一会儿,苏小绵走出来将门打开,看到丁香,吃惊的说:“丁香,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我死缠烂打,从苏子行那里要来的你的地址!”丁香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门口大喘着气。

    “你这是……”

    苏小绵吃惊的望着丁香脚下的行李。

    “哦,你还没得到消息吧,你租住的那个小区要拆迁了,所有的住户都要搬走了!”丁香说。

    “拆迁?”苏小绵更加的吃惊。

    “小绵姐,这是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收拾好带来了!”丁香一脸热情的说。

    “谢谢你,赶紧进来吧!”苏小绵赶紧将丁香让进别墅里。

    丁香提着东西走进别墅,气虚喘喘的坐在沙发上,然后拿着桌上的水壶,发现里边是空的,于是便拿起水杯来到饮水机前熟络的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喝了起来。苏小绵望着丁香行云流水般流畅的动作,有些微微的吃惊。要知道自己第一次用这个德国进口的高端净水机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按钮,没想到丁香竟然用起来这么顺手,倒好像是经常用一样。

    “渴死我了,出租车走到别墅区门口,保安死活不让进来,害的我一路扛着东西走进来!”丁香放下水杯说。

    “哦,你怎么不知道给我打电话,我好出去接你啊!”苏小绵无暇顾及别的,赶紧迎上去说说。

    “你刚刚大病初愈,我怎么能让你干这种粗活呢!”丁香一脸真诚的说。

    苏小绵心中一揪,浮上一抹的内疚感,赶紧迎上去说:“丁香,你还没有地方住吧,不如你就住在这里好了,这里有好几间空房!”

    丁香略略的一惊,立马感恩戴德的说:“合适吗?墨先生那边……”

    “放心,你就安心在这儿住!”苏小绵赶紧安慰丁香说。

    “叮咚!”

    门口再一次想起了敲门声,苏小绵抬头看看在钟表,才下午三点多,墨非城不会回来的这么早吧?

    苏小绵疑惑的走到门口打开门,苏子行的声音即刻传了进来,“来来,进来……”

    苏小绵吃惊的盯着忙忙碌碌招呼人进来的苏子行,不解的问道:“你干嘛!”

    丁香听到动静,快速窜到门口盯着苏子行说:“你在跟踪我?”

    苏子行白了丁香一眼,不屑的说:“滚蛋!”

    “那你来干嘛?”苏小绵看着苏子行引进来的两个外国人说。

    “是有客户要我们上门服务,帮您定做礼服的!”苏子行一边说,一边招呼那两个外国人,说:“这可是我专门从意大利挖来的设计大师,怎么样,倍儿有面吧!丁香,你还傻站着干嘛,赶紧给我们尊贵的上帝量尺寸啊!”

    苏子行走到丁香面前毫不客气的对着丁香的脑袋拍下去。

    “等等……是谁让你来的?是墨非城吗?”苏小绵匪夷所思的说。

    “是我!”

    话还未说完,一个苏小绵这辈子恨不得都永不相见的脸,出现在了苏小绵的面前。

    “怎么样?我找的服装店你还满意吗?”冷慕言眼角挂上那种狡黠的芒,望着苏小绵得意说。

    “冷慕言,你……苏子行,你什么意思!”苏小绵转眸狠狠的瞪着苏子行,恨不得将苏子行那张欠揍的脸撕烂。

    “客人有需求,我就答应了咯,要知道的,顾客是上帝,放着钱不赚是笨蛋啊!”苏子行好死不死的说。

    “我今天来告诉你一声,我已经托人看过了黄历,下周日是千载难逢的好日子,所以我将婚礼定在了那天。而且,为了显示我的贴心,那天我会把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请去,给我们当场办公,要知道,那个红戳一盖,我们就合法了。怎么样,你不会有意见吧?”冷慕言嘴角挂着那种阴冷的笑意。<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