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99章:一切都免谈!

    “你做梦,你赶紧把小洛给我送回来!”苏小绵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发白。

    “只要你跟我结了婚,小洛作为小花童,一定会出席我们的婚礼的!”冷慕言伸出手轻佻的挑了一下苏小绵的下巴。

    苏小绵狠狠的将冷慕言的手打掉,眉眼之间尽是极度的嫌恶。

    冷慕言转眸望着苏子行,说:“赶紧帮我的新娘子量尺寸啊,做好的,我有赏!”

    “好嘞!”

    “狗腿子!”苏小绵咬牙恨恨的说。

    苏子行一脸谄媚的模样,让苏小绵真想一把将苏子行的脸挠花。

    “来吧,尊贵的新娘子!”苏子行阴阳怪气的说。

    苏小绵望着一脸隔岸观火模样的苏子行,一个巴掌甩在苏子行的脸上,怒不可遏的说:“滚蛋,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苏子行摸了摸发烧的脸部,轻笑一声,说:“能够亲手为你做嫁衣,也算是了了我的一个心愿了!”

    “你们都走!”苏小绵情绪瞬间失控,愤怒的对着一群人吼道。

    冷慕言眸光稍稍的一怔,但是转瞬即逝,说:“下周日的婚礼,明天我还会来的!”

    说完,冷慕言转身离去。

    苏子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小绵,正欲说话,不想却被苏小绵呵斥,“你也走!我不想看到你!”

    苏子行低头轻笑一声,说:“你以为我不来,冷慕言就不会请来别人吗?”

    “反正不能是你!”忽而就对苏子行生出了一丝的痛恨。

    苏子行也不说话,只是沉了沉眉,转身离开了别墅。

    车上。

    冷慕言侧目望着苏子行,“为什么要和我合作?”

    “因为你需要我!”苏子行徐徐的说。

    “为什么是我?”纵然已经相信了苏子行的话,苏小绵确实是和他关系非同寻常,但是,冷慕言的心中还是疑惑的很,面前的人会不会就是电话中的那人?

    “不是我,但是也不能是墨非城!”苏子行看起轻描淡写的说,说出的话却也是掷地有声。

    不是敌人,不是朋友,只是拥有共同敌人的陌路人,这个理由还可以。

    苏子行推门下车,悠闲的离去。

    望着苏子行的背影,一个人的形象瞬间浮现在冷慕言的脑海中?

    为什么苏子行离去的身影,那么像他?

    不可能的!

    冷慕言晃了晃脑袋,然后发动引擎缓缓启动车子。

    夜色渐渐暗下来,苏小绵应该早就等急了吧!

    只是墨非城抬不起脚步,不敢回去面对苏小绵那双渴望的双眼,已经得知自己没有找到小洛后的失望。

    鼓足勇气,直到夜色晦暗。

    墨非城才缓缓的起身,向家赶去。

    推开门,丁香迎上来,一脸为难的说:“墨先生,你回来了……小绵姐她在房间里……”

    看到丁香出现在面前,墨非城略略的吃了一惊,却也无心询问,便说:“苏小绵怎么了?”

    “今天那个叫冷慕言的来了,说要下周日跟小绵姐结婚……”

    丁香的话还未说完,墨非城心中便猛地一揪,心头一沉,快步向楼上赶去。

    推开门,黑暗中,房间中没有开灯,夜风吹过窗帘,昏黄的路灯透光窗子忽明忽暗的照射进屋子中,凄冷中带着一丝怆然。

    苏小绵小小的身躯蜷缩在角落中,那么瘦小的一小团,好像一个受伤的小猫。

    墨非城喉咙哽咽了一下,然后鼻子涌上一抹酸涩。

    慢步走上去,轻轻的坐在地上,将苏小绵的头轻轻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黑暗中,苏小绵的泪光闪烁,一闪一闪。

    “墨非城,怎么办?我真的特别……特别想小洛……”苏小绵哽咽着嗓门,低声啜泣。

    墨非城嘴巴张了张,此时任何的话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甚至那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瞬间充斥了墨非城的心。

    时光如水,一夜无话。

    三天过去了,小洛的寻找没有一丝的进展,墨非城几乎癫狂,苏小绵每日以泪洗面,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墨家老宅。

    何淑娴、墨劲峰坐在沙发上,愁眉不展。

    “劲峰,你确定当年那件事闹得那么大,不会有人知道吗?”何淑娴一脸担忧的望着墨劲峰说。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知情人都已经不在了,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的!”墨劲峰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你确定这招瞒天过海行吗?”何淑娴看起来倒是紧张到不行。

    “不行,你说怎么办?你出个主意!”墨劲峰反问道。

    “我……”

    何淑娴张了张嘴巴,最后不得已的闭上。

    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

    墨氏企业。

    墨非城坐在办工作室里,一动不动,只是眸中那焦急的芒出卖了墨非城的内心。

    “先生,查到现在,还是找不到小洛的任何消息!”

    司南急匆匆的开门进来汇报。

    听到司南的汇报,墨非城的脸色阴沉的更加的厉害。

    只是墨非城也知道,这世间最难的事情就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被人刻意隐藏起来的人。

    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儿!

    “叮铃铃!”

    冷慕言的手机不合时宜的打了进来。

    墨非城警觉的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号码,沉了沉眉,接通了电话。

    “墨非城,我们做个交易吧!”

    “现在除了把小洛送回来,其余的,一切都免谈!”墨非城恨恨的说,对于冷慕言此次的卑鄙行为,墨非城深恶痛绝。

    “你会感兴趣的,晚上九点,夜色酒吧,888包房,我等你!”

    说完冷慕言便挂掉了电话,墨非城攥着手机的力道忍不住增大,心头浮上一抹阴冷。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墙上的时钟分秒必争。

    墨非城沉了沉眉,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倒要看看这个冷慕言究竟是要耍什么把戏。

    走出办公室门口的墨非城,忽而想到,有些事情还是做的周全些好。

    想到这里,墨非城返回办公室,随手将一个东西塞进了口袋中。

    夜色酒吧,灯红酒绿的闪耀着。

    走进酒吧,墨非城的眉头皱了皱,内心的烦躁瞬间被无限制的扩大。

    快步走进冷慕言电话中说的包间,推开门,相对于大厅的聒噪,包间里已经安静了很多。

    看到墨非城走进来,冷慕言嘴角扯了扯,说:“就知道你会来,就凭我们俩十几年的交情,你也不会拒绝我吧!”<b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