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9章:对手坐不住了!

    “你走吧!”墨非城转身离开,留给苏小绵一个孤岸的背影。

    苏小绵一愣,自己没有听错吧?墨非城竟然让自己走?

    之前还在拿着那些不堪入目的艳照来逼迫自己待在他身边,为何现在却让自己离开?

    苏小绵本以为自己高兴的,自己不是早就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离开这个魔鬼一般的墨非城吗?但是为什么当自己听到墨非城那句‘你走吧!’心脏却狠狠的疼了一下。

    苏小绵呆滞了一下,说:“哦!”

    然后木然的收拾着自己的物件,可是来来回回忙活了好一会儿,却发现自己只有一件随身的旧衣服,还有一个包。

    苏小绵失落的捡起自己的脏衣服,一双清眸,不知不觉的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许哭,不许哭!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吗?!不许哭,不许心痛!

    苏小绵木然的将脏衣服往身上套,上衣上还有点点的血迹。这些血迹都是墨非城的,是墨非城为自己档刀子留下的,苏小绵的心痛的难受。

    墨非城只是背对着自己望着窗外,连自己走都不肯给自己一个正脸。

    苏小绵狠狠的将指甲掐进肉里,眼泪在眼中打转。

    墨非城从窗户上的玻璃中看着苏小绵忙忙碌碌的身影,一种无以名状的难受将自己的包裹。苏小绵真的只是自己寻来治疗不举的一味药吗?自己真的只是把她当做泄欲的对象吗?

    墨非城拷问着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对苏小绵当真只是,只有鄙夷和无限的厌恶吗?

    苏小绵将衣服套在身上,可是墨非城却猛地扭过身来,走到衣柜前,取出一件衣服冷冷的丢给苏小绵,“穿上!”

    苏小绵楞了一下,说:“不用了!”然后继续将脏衣服往身上套。

    “不要让我再重复!”墨非城语气中尽是不可抗拒的威严。

    “哦!”苏小绵唯唯诺诺的说,然后捡起地上墨非城扔过来的衣服。

    “还有,这里是一百万,嫖娼付的费用!”墨非城薄唇微动,一双冷眸看不出丝毫的感情,一张完美的面庞尽是冷漠。

    苏小绵紧咬牙关,捡起墨非城扔过来的银行卡。

    虽然苏小绵不确定墨非城给卡里,会不会真的会有一百万。或者墨非城只是为了羞辱再次自己,但是小洛需要。

    苏小绵,不许哭,不许哭!!

    慌乱的套上衣服,苏小绵逃一般跑出了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苏小绵的眼泪好似决堤一般,再也无法控制。

    自己在墨非城的眼中,只是一个下贱的妓女,用来排解寂寞的。他能赏赐给自己一件干净的衣服还有一百万,已经是开恩了。自己应该感恩戴德了,不应该奢求更多的。

    墨非城从窗户里看着苏小绵离去的身影,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可是,墨非城一想到苏小绵可能已经被楚冷寒侵占了,而且很可能不止楚冷寒一个男人,还有那个小洛,还有她昏迷中心心念念的小哥哥,心就恨的发疯。

    苏小绵走在冷冷的街上,心灰意冷。

    自己只是墨非城掌中的玩物,玩腻了随手就会丢弃的玩物,好可悲。

    苏小绵抓紧手里的银行卡,一百万,至少小洛的治疗费有了着落。而且,几乎可以确定楚冷寒就是小洛的亲生父亲。这是自己唯一值得庆祝的事儿了,苏小绵细细的安慰自己。

    墨非城走出卧室,司南正在客厅忙碌,看到墨非城下来便迎了上去。

    “先生,什么情况?”司南担忧的看了看墨非城绑着纱布的臂膀。

    墨非城脸色稍微有一点不自然,然后冷冷的说:“我们的对手坐不住了!”

    “你说的是……”司南欲言又止。

    墨非城表情凝重,烦躁的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司南急忙问道。

    “暗地里观察,看看他们有没有接下来的行动!”墨非城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耐烦的说。

    司南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再说话,先生有心事。

    苏小绵刚才哭着跑了出去,现在先生又心不在焉的坐在这里。司南轻步退了出去,先生果真是对苏小绵动了情的。

    苏小绵心里好像堵着一团棉花,让自己喘不上气来。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医院,小洛已经睡下了。苏小绵看着小洛稚嫩的小脸,心间尽是温暖,为了小洛,振作起来。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耀在苏小绵纯美的小脸上,泛着微微的彩光。

    蝉翼一般的睫毛微动,苏小绵起身,该上班了。

    再去剧组碰碰运气,说不定会有空缺的角色正好被自己赶上,想到这里,苏小绵不敢怠慢,起身向片场奔去。

    赶到片场的时候,导演都还没有来。

    苏小绵走进休息间,休息间已经被打扫干净。苏小绵一怔,昨天墨非城说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在这里和楚冷寒发生了那事?苏小绵一阵心悸,一种无以名状的失望浮上心头。

    可是,楚冷寒是小洛的父亲,自己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吗?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失落?

    墨非城不顾文朵的阻拦,早早的来到了公司,一点小小的皮外伤,对自己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墨非城坐在宽大的办工桌前,看着桌上堆积如小山的文件,却无心批阅。

    莫名的烦躁,昨天晚上苏小绵又没有在自己身边!

    墨非城一把将手里的笔扔到桌子上,眉头紧皱,为什么又想起了苏小绵,可恶!

    “砰砰砰!”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墨非城不耐烦的低吼,“进来!”

    市场部孙经理走了进来,看到墨非城那张阴森的脸,不禁一阵寒颤。

    “墨总,这是应该非洲那边传过来的报表,你要不要……”

    还不等孙经理说完,墨非城低声吼道,“出去!报表这种小事,交给助理就够了!”

    一个小小的报表也要拿来给自己看,这个市场部的孙经理是不想做了吗!

    孙经理楞了一下,报表不是墨总每个月要亲自过目的吗?怎么这次会这么生气?

    孙经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这时候司南走了进来,孙经理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司南。

    看到眼前的情景,司南已经猜了一个大概,走到孙经理面前,示意他先出去。

    “先生,黑衣人那边我已经确认了,确实是他派去的,要不要我们……”司南还未说完,墨非城一双冷眸便犀利的投向司南。

    司南自知先生对自己口中的事情不感兴趣,便知趣的闭嘴。

    “你也出去!我需要一个人静静!”墨非城起身站在窗口,孤岸的背影显得格外的寂寞。

    司南思考一下,说:“先生,我有一些消息,关于苏小姐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