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1章:我才23,我不想死!

    苏小绵端着汤碗的手臂,突然僵在了半空中,精美的小脸瞬间被巨大的惊愕包裹。

    苏小绵的手慢慢的将汤碗放下来,垂眉不言语。虽然早就知道墨非城不喜欢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墨非城竟然已经厌恶到了要杀死自己的地步。苏小绵的心好似被雷击中,瞬间破碎成了碎片。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黯然的低着头,美丽的小脸上满是委屈,不禁想要笑出声来。

    墨非城非常好奇,接下来这个苏小绵会怎么反应?

    “喝了!”墨非城又重复了一遍。

    苏小绵慢慢的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墨非城说:“我还不想死!”

    “为什么?”墨非城强忍住没有笑出声,绷着脸说。

    “我今年才23,我还不想死!”苏小绵坚定的看着墨非城说。

    “噗嗤!”

    司南终于没有绷住,竟然笑出声来。

    “司南,你现在出去,围着片场跑三圈,跑不完不要吃午饭!”墨非城抬起头狠狠的瞪着了司南一眼。

    司南强忍着笑,开车门走了下去。

    文朵一看,司南都下车了。自己在车里也是多余,只好跟着司南一起下车,“我去陪司南跑,车里坐太久了,腿都麻了!”

    “如果我非要你死呢?”墨非城突然想要好好的逗一下这个苏小绵。

    “那我就喊人了!就喊你杀人了!”苏小绵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墨非城说,然后把手里的汤碗放下,就要开车门下车。

    墨非城就那么冷冷的看着苏小绵,也不阻止。

    “我真的会喊的,而且我的嗓门很大的,我告诉你!”苏小绵盯着墨非城威胁,企图要将墨非城喝退。

    墨非城一挑眉,没有说话,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只是看着苏小绵。

    苏小绵伸手要去打车门,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

    苏小绵惊出了一头的汗珠,明明刚才司南和文朵才下车,怎么轮到了自己就打不开车门了呢?

    难不成是自己用劲太小?苏小绵又加了一把劲儿,小脸憋得通红,也还没有把车门打开。

    “喊人?你喊啊!”墨非城一把将苏小绵拉过来,狠狠的塞进自己的怀里。

    邪魅的看着怀里惊恐的苏小绵,好似是一只受伤的小鹿,瞪着懵懂的大眼睛看着墨非城。

    墨非城的手慢慢的抬起,温柔的放在苏小绵雪白的玉颈上,一寸一寸的游走。一双清冷的眸子里闪烁着兽性的光芒。

    苏小绵一惊,这个墨非城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掐死我?

    苏小绵卖力的挣扎,手臂胡乱的推开墨非城。

    “啊”

    墨非城眉头紧皱,低声痛苦叫了一声,压着苏小绵的手臂也松弛了下来。

    苏小绵一惊,刚才自己是打到墨非城受伤的臂膀了。

    看着墨非城紧皱的眉头,一阵心痛,墨非城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

    苏小绵赶紧起身关切的看着墨非城,一双清眸中满是疼惜,低眉顺目的说:“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墨非城冷哼一声,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

    说着翻身将苏小绵压在身下,眼神中透出来欲望的光芒。

    苏小绵小脸绯红,唇瓣娇艳欲滴,好似一个受惊的雪人,让墨非城小腹一热,身下也起了剧烈的反应。

    苏小绵一愣,墨非城身下的硬物已经顶在了自己的腰际。苏小绵的脸上不禁飘上两片红晕,垂眉害羞。

    “怎么?害羞了?”墨非城明知故问。

    苏小绵的脸瞬间红的像是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让墨非城忍不住想上去啃咬一口。

    “墨非城,这里是片场,这么多人……”苏小绵小声嘤咛道。

    “片场又怎样?我想在哪儿做,就在哪儿做!”墨非城满脸痞气的说。

    墨非城野蛮的将苏小绵的衣服撤掉,身子狠狠的顶了进去

    一地旖旎,苏小绵小脸绯红,忍不住发出一声诱惑的呻吟。

    墨非城的欲望瞬间被无限放大,更加疯狂的在苏小绵身上肆虐。

    不知为何,苏小绵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美妙的东西在自己身下绽放。那种感觉,妙不可言。自己的身体竟然开始习惯了墨非城的身体,甚至有一些依赖。尽管苏小绵知道,自己只是墨非城身下的玩物,但是自己身子的反应是不会说谎的。

    完毕,墨非城起身收拾残局。

    苏小绵小小的吃了一惊,以前的墨非城根本就不会管这些。

    完事都只是干脆利索的抽身子,从不理会这些。

    苏小绵的心头悄悄的爬上一丝的温暖,看着一脸认真的墨非城,眸光闪烁。

    突然,墨非城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挑起眉看着苏小绵,轻佻的说:“怎么?你是要我帮你穿衣服?”

    苏小绵脸一红,心跳忽然停止了一拍。赶紧捡起自己的衣服,背过墨非城去。

    墨非城看着小脸绯红的苏小绵,不禁笑出声来,“你身体的哪个部位我没看过,你至于穿个衣服都要背着我吗?”

    苏小绵也不反驳,穿好衣服扭过头来看着墨非城,许久之后才轻声说:“要你管!”这声音听起来倒是更像在撒娇。

    墨非城眉头一皱,心里悄悄的开了花儿,嘴上却说:“你长本事了,敢跟我顶嘴了?!”

    苏小绵幽怨的看着墨非城,嘟了嘟嘴,俏皮的伸了伸舌头。

    墨非城的心瞬间就暖化了,一把将苏小绵拉进自己的怀里,邪魅的说:“你是在勾引我吗?”

    苏小绵眸光一躲,赶紧从墨非城怀里逃出来,自己可不想在这片场丢人,万一被记者拍到,自己的颜面何存。

    收拾停当,墨非城正襟危坐,端起那碗汤碗递到苏小绵的面前,冷冷的说:“喝掉!”

    苏小绵一惊,刚刚生出来的一点温暖和感动再一次被墨非城浇灭。

    墨非城冷眸看着苏小绵,眼神里是不可抗拒的坚持。

    哀莫大于心死,既然他想要自己死,那自己是怎么都逃不过的。

    苏小绵接过墨非城手里的汤碗,仰起头一饮而尽。

    苏小绵野蛮的将汤碗扔给墨非城,一双清眸中满是怨恨。

    “苏小绵,参汤你喝了吗?”这时候文朵突然推开车门走进来,看着苏小绵问道。

    苏小绵一惊?参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