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6章:一点也不疼,舒服极了!

    墨非城抬腿,一步步向苏小绵逼去,双眸之间尽是冰冻三尺的阴寒。

    “咔——咔——”

    步履矫健,一步步逼近苏小绵。

    苏小绵身体一颤,墨非城这是要做什么?

    苏小绵不禁开始后退。

    墨非城步步逼近,苏小绵连连后退。

    “噗通!”

    苏小绵只感觉脚下一滑,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摔倒在了身后的水谭里。

    身体接触冷水的那一刻,苏小绵心想完了,自己不会水啊。

    冰冷的谭水灌进苏小绵的鼻翼,让苏小绵瞬间清醒,这就是得罪了墨非城的下场吗,墨非城这就要把自己杀了?

    不行,不能死!

    自己坚决不能死!如果自己死了,小洛怎么办?

    “救命啊,救命啊!”苏小绵大声的呼救,不信周围只有墨非城一个人。

    苏小绵在水里挣扎着,仿佛看到了墨非城那冰酷的脸,正看着自己阴笑。

    突然,苏小绵感觉自己身体好像触到了地一般。

    慢慢摸索,苏小绵的双手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摸到了底。

    苏小绵一惊,这谭水好浅啊。

    试探着起身,果真,水只是到自己的大腿而已。

    苏小绵站在水里,却看到了岸上得意的墨非城。

    只见墨非城嘴里叼着雪茄,正惬意的看着自己在水里扮丑。

    一阵怒意涌上了苏小绵的心头,这个墨非城是专门在整自己吗?苏小绵挣扎着上岸,来到墨非城的面前,一把将墨非城嘴里的雪茄抽出来。狠狠的扔到地上,“整人有趣吗?”

    墨非城小小的吃了一惊,但是只是一瞬间。

    墨非城冷眸轻扫着浑身滴水的苏小绵,眸光中尽是阴寒,薄唇微动,鄙夷的启唇,“被楚冷寒压在身下,很有趣吗?”

    苏小绵眸光一缩,墨非城是在说什么混蛋话!难道,墨非城如此的愤怒,只是因为自己五年前上了楚冷寒的床?

    墨非城是如何得知五年前的往事?

    见苏小绵不反驳,墨非城误以为苏小绵是在默认,心里的怒火持续发酵,狠狠的说:“楚冷寒的床上功夫比我好吗?被他压在身下,很爽吗?”

    苏小绵垂眉不言语,五年前的事情能怪自己吗?

    “说啊,你怎么不说了!”墨非城冷冷的看着苏小绵,本就冷峻的脸庞上更添加了几分寒意。

    墨非城为什么一直都抓住这件事不放,不仅搅黄了自己的戏,而且还将自己的手机摔碎,将自己逼进谭水里。

    简直太过分,欺人太甚!

    苏小绵抬起头,一双清眸中尽是幽怨,倔强的看着墨非城,一字一顿的说,“很爽,一点也不疼,舒服极了。”

    你不是喜欢听吗?那就讲你听好了。

    “你……”

    墨非城一把捏住苏小绵的脖子,狠狠的瞪着苏小绵。

    五年前那个屈辱的夜晚,再一次浮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倘若自己不被人设计,自己又怎么会献身于楚冷寒?

    苏小绵看着面前野兽一般愤怒的墨非城,不禁飘上一层悔意,自己不应该激怒他的。激怒他,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墨非城看着面前的苏小绵,冷冷的想,苏小绵你终于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你和楚冷寒上了床,本来还对苏小绵抱有一丝的幻想。但是,苏小绵刚才的话,彻底将墨非城的希望打碎。

    本就是一个肮脏的女人,自己还指望她能够为自己守身如玉。也怪自己太天真,被这个女人的外表蒙蔽。

    本想赶走苏小绵,可是墨非城临时却改了主意。

    你不是喜欢跟楚冷寒做吗?那我偏偏就不让你如意。

    墨非城一把松开苏小绵的脖子,粗鲁的拉住苏小绵的胳膊,向别墅里走去。

    “你干什么!要带我去哪儿?”苏小绵被墨非城抓的生疼。

    墨非城也不说话,径直打开别墅的大门,一把将苏小绵丢了进去,然后狠狠的关上了门。

    苏小绵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墨非城锁了起来。

    起身来到门口,大声的呼喊,“墨非城,你个混蛋,你放我出去!”

    可是,苏小绵的呼声根本就无济于事。因为苏小绵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苏小绵赶紧跑到窗口一看,只见墨非城已经驱车绝尘而去。

    苏小绵绝望的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衣服,一双清眸蒙上了一层水雾。

    五年前的事情,能怪自己吗?自己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落日的余晖穿过窗子洒在苏小绵的身上,苏小绵已经在这间别墅里整整待了一天。从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绝望。苏小绵现在安安静静的蜷缩在地板上,墨非城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杀了自己的。

    墨非城的心到底是有多冷,才能让他前一日还对自己温柔有加,后一天就将自己孤零零锁在这里等死?

    突然听到了外边有汽车的声音,可是苏小绵已经懒得起身去看。

    “哗啦啦……”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苏小绵绝望的抬起头看着门口出现的墨非城。

    墨非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苏小绵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小绵说:“起来!”

    苏小绵慢慢抬起头,正撞上墨非城那冰冷的眸光。

    不许哭,不许哭!

    一双清眸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苏小绵根本就控制不住。

    苏小绵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瓣,对自己说,不准哭,苏小绵不准哭,他是不会可怜你半分的。

    墨非城眉头微蹙,一双冰眸中飘上一抹不易觉察的疼惜。羸弱的苏小绵,肩膀一耸一耸,小脸上挂满了泪珠。

    墨非城冰冻的心,似乎有了那么一丝的疼惜。

    但是,一想到上午苏小绵的话,字字诛心,墨非城的心就疼里厉害。

    墨非城起身来到了餐厅,餐桌上的食物和备用的干净衣服,苏小绵动都没有动。这个苏小绵,就那么穿着湿衣服挨了一整天的饿,滴水未进?

    一阵丝丝扣扣的疼惜爬上了墨非城冰冷的心脏。

    墨非城不禁皱紧了眉头,这个苏小绵要么是没有长脑子,要么就是眼睛瞎掉了。

    墨非城拿起干净的衣服,来到苏小绵的面前,丢到了苏小绵的脸上。

    “穿上!”

    墨非城居高临下的吩咐着苏小绵,语气之中尽是不可抗拒的冰冷。

    苏小绵倔强的抬起头看了看墨非城,“我不穿!”

    眸光一缩,一双剑眉拧成一刀闪电。墨非城一把将苏小绵提起来,枯井一般的谭眸直盯盯的看着苏小绵,“你没有权利说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