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7章:也不是特别咸!

    苏小绵眸光一躲,不敢直视墨非城野兽一般愤怒的眸子。

    惹怒了墨非城,遭殃的还是自己。

    苏小绵慢吞吞的捡起那件衣服,开始往身上套。

    墨非城转身回到了厨房,看着桌子上已经发硬的面包和食物,皱了皱眉头,一头钻进厨房里,一通忙活。

    苏小绵忍着屈辱将身上的脏衣服换掉,这个墨非城不是要杀了自己吗?难道是要自己干干净净的上路?

    “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墨非城竟然又一次站在了苏小绵的跟前,冰冷的看着地上的苏小绵。

    苏小绵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鹿,抬眼惊恐的看着墨非城,身体并没有动静。

    见到苏小绵不说话,墨非城眉头微蹙。一把将地上的苏小绵提起李,野蛮的将苏小绵拉到餐厅,摁在餐桌前。

    苏小绵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汤碗,这是一碗冒着热气的汤面。

    苏小绵抬起头看着墨非城那俊美的面庞,深若古井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加上一双性感的唇瓣不禁有些可惜,天使一般的面孔下却藏着一颗魔鬼般阴冷的灵魂。

    “吃完!”墨非城薄唇微动,威严的说。

    苏小绵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汤面,胃里竟然没出息的翻起了浓浓的饥饿。

    苏小绵慢慢的抓起面前的筷子,轻轻的挑起一根面条放在嘴里。

    泪水竟然又一次模糊了自己的双眸,豆儿大泪珠“吧嗒,吧嗒”掉进了碗里。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眉头微蹙,“有这么难吃吗?”

    苏小绵诧异的挑起头看着墨非城,点了点头,“你放了太多的盐了!”

    擦!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在挑三拣四的。

    墨非城一把将苏小绵面前的汤碗抢了过来,抓起筷子,狠狠的捞了一口。

    “呸!”

    墨非城将口中的汤面全部吐了出来,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汤面,记得小时候自己挺会做汤面的呀。

    “不碍事的,也不是特别咸!”苏小绵赶紧说。

    可是墨非城却端起汤面倒进了垃圾桶里,回到厨房又是一阵忙碌。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墨非城,苏小绵的内心竟然不争气的涌上一丝感动。之前被墨非城推进水里,扔进别墅的事,完全败在了一碗咸的发苦的汤面里了。

    自己也太没出息了吧!

    “尝尝!”不多时,墨非城又一次端出来了一碗汤面,放在苏小绵的面前。

    苏小绵的心彻底的沦陷了,墨非城这样的大人物,估计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沾过阳春水,此刻却在为自己做汤面。

    苏小绵感激的抬起头看了看墨非城,内心被这碗汤面彻底焐热。

    抓起筷子挑了一口汤面!

    苏小绵禁不住眉头一皱,这也太淡了吧!!

    不过比起之前咸的难以下咽的那碗,这次的白水煮面已经好很多了。

    勉勉强强吃完,苏小绵放下碗筷,不敢抬头看墨非城的脸。

    天色已经很晚了,不知道墨非城会不会将自己带回去。毕竟小洛才刚刚脱离危险,自己担心的不行。

    “我们,不是,我能不能回去?”苏小绵小心翼翼的问道。

    墨非城眉头一皱,“回去做什么?”

    苏小绵低头不说话,一定不能让墨非城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楚冷寒的儿子。否则,指不定墨非城会对小洛做出什么。

    “今天的戏错过了,明天……”苏小绵撒谎说。

    “你的女六号已经被换掉了!”墨非城冷冷的说。

    苏小绵惊讶的抬头,愤怒的看着墨非城,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角色,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换掉了?自己那五位数的片酬,要去找谁要?

    “这么想红?”墨非城鄙夷的看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咬牙,眼神变得倔强,“我是一个小人物,不像您含着金汤勺出生,我需要钱养活……自己!”苏小绵一想到自己的角色因为墨非城而被换掉,就一阵恨。

    墨非城不屑的看着苏小绵,果真是一个满身铜臭味的女人。

    “我的一切,都是我努力得来的!跟你出卖身体换取金钱,不一样!”墨非城重重的说。

    苏小绵吃了一惊,继而垂眉不言语,自己出卖身体?是的,自己出卖身体帮助子齐哥哥换得了一块价值十亿的地皮。

    墨非城拳头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最讨厌苏小绵这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难道她就不会否认自己吗,难道她就不会告诉自己,她没有出卖身体吗?

    难以遏制的怒火再一次冲上了墨非城的大脑,墨非城起身就要走。

    “带我回去!”

    苏小绵赶紧起身,拉着墨非城的胳膊说。

    “滚!”

    墨非城低吼一声,重重的甩开了苏小绵。

    墨非城的力气实在是太大,苏小绵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墨非城头也不回的甩门而去。

    又想回去找你的野男人吗?自己偏不让你得逞!墨非城重重的将门锁上,毫不理会身后的苏小绵。

    苏小绵趴在地上,遇到墨非城,自己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不知道今天小洛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在找妈妈?有没有再次出现状况?

    墨非城驱车回到别墅,文朵走了上来,说:“先生,楚少已经在这儿等你好久了!”

    墨非城脸色一沉,是找自己兴师问罪来了吗?

    “四哥,你回来了!”楚冷寒一看到墨非城走进屋子里,便起身上来打招呼。可是看这个脸色阴沉的四哥,看起来他心情一点也不好。

    “嗯!”墨非城低声哼了一下,算是对楚冷寒的回应。

    “四哥,看你心情不好,我带你去放松一下?”楚冷寒上前征求墨非城的意见。

    一想到司南说昨天晚上苏小绵上了楚冷寒的车,墨非城心便阴沉下来。

    但是,自己不能一直都活在苏小绵的阴影之下。

    想到这里,墨非城抬眼对楚冷寒说:“去哪儿?!”

    楚冷寒对于墨非城的回应,稍稍的有些吃惊,连忙点头,“四哥想去哪儿?地方随便你挑!”

    墨非城嘴角上勾,说:“不如我们去夜宴?”

    楚冷寒吃了一惊,夜宴是帝都最奢华的一家夜总会,是有钱人纸醉金迷的乐土。对于夜宴这种地方,四哥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今天是怎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