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0章:画面太美,墨非城不忍离去!

    眸光一闪,墨非城停住了脚步。扭过头来邪魅的看着苏小绵,“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挑逗我吗?”

    苏小绵赶紧将脸埋进被子里,不敢说话。

    自己怎么会一冲动就说出来这么一句话,这,这让自己以后怎么面对墨非城?!

    “你好好休息,我下午会来接你!”说完,墨非城开门离去。

    走出房间的墨非城长出一口气,自己再在房间里多呆一秒,就会把持不住的。

    许久,苏小绵才将头偷偷的探出被褥,见墨非城已经离开,一股子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自己之前不是最讨厌墨非城侵占自己吗?怎么现在却平生出了渴望呢?

    但是苏小绵实在是太困了,闭上眼睛便沉沉的睡去。

    墨非城独坐在客厅里,强迫自己清醒。

    算着苏小绵许是睡熟了,墨非城轻手轻脚的走上楼去。

    轻轻的打开房门走进去,苏小绵果真已经睡安了。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精致的小脸儿,长长的睫毛,浅浅的酒窝,还有那嫣红的唇瓣。嘴角忍不住上勾,冰冷的眸中闪耀着温柔的光。

    苏小绵一定很惧怕自己,惧怕到不敢在自己面前说实话。

    灿烂的阳光,透过纱幔温柔的洒在床上。

    苏小绵胸部在有规律的起伏,均匀的呼吸声传进墨非城的耳边,好似一首动听的情歌。

    画面太美,墨非城不忍离去。

    墨非城忍不住俯身,在苏小绵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下去。

    自己在楼下等待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就是为了再看一眼熟睡的苏小绵,然后在她额头上吻一下吗?

    墨非城嗤笑一声,心尖一颤,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转身离去,墨非城轻轻的带上房门,唯恐打扰到苏小绵的清梦。

    驱车离开,车里的音响自从买来车子,从来没有开过一次。今天,墨非城竟然饶有情趣的打开了车载音乐。

    浪漫的萨克斯吹的墨非城心里暖洋洋的,一想到苏小绵,心里就莫名的很愉悦。

    冷氏企业办公大楼里。

    一个男人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出。

    冷慕言冷冷的坐在办公桌前,愤怒的盯着面前的一个男人,“这么一点小事你都搞不定吗?废物!”

    “老板,对不起,实在是那个墨非城太厉害了!他竟然为了那个女的挡刀子!”那个男人低声说。

    一听到他说墨非城厉害,冷慕言内心的火气立马就冲了上来。

    “厉害,墨非城不就是练了几天花拳绣腿吗?说白了,你就是废物!滚蛋,收拾你的东西赶紧给我滚的远远的,永远也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那人吓得屁滚尿流,狼狈逃走。

    冷慕言恨的咬牙,墨非城,你有什么可厉害的!真不知道她当初怎么鬼迷心窍,竟然会看上你!

    这么多年过去了,冷慕言一想到那一幕,便恨的发狂。

    当年的往事,一幕幕全部都涌上心头。

    墨非城,都是因为你,害自己失去了最心爱的她!

    很久之后,冷慕言才平静下来。

    墨非城竟然会为了那个女人挡刀子?那个女人跟墨非城到底是什么关系?让他如此的上心。

    想到这里,冷慕言将电话打给助理小筑,“帮我查一下苏小绵,要快,资料尽量的要详尽!”

    功夫不大,小筑的电话便回了过来。

    “冷总,苏小绵年龄22,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是娱乐公司今年新签的艺人。没有什么名气,也没有什么背景。而且她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叫小洛,得了白血病,现在儿童医院治疗!”

    冷慕言冷笑一下,挂掉了电话。当初墨非城硬生生的将她从自己身边抢走,如今也让你尝一下当年的滋味儿!

    “叮铃铃”冷慕言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叔叔冷古良打过来的。

    电话刚刚接通,叔叔的声音便传了进来,“慕言,今天晚上伯爵酒店。墨家安排的见面会,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墨家?墨非城?

    冷慕言双眸一冷,真是冤家路窄!

    “是谈生意上的事儿吗?”冷慕言问了一句,但是冷氏企业似乎和墨氏企业并没有生意上的往来。

    “不是生意上的,是你妹妹慕晴,墨家想要撮合慕晴和墨非城!”

    挂掉电话,冷慕言冷笑一声,墨非城,我终于有机会让你尝一下那种钻心蚀骨的痛了。

    墨非城来到公司,司南已经候在办公室门外。

    一看到墨非城走进来,便起身叫了一句,“先生!”

    “嗯!”墨非城嗯了一声。

    虽然如同平时一般没有多余的话语,但是语气中却有着隐藏不住的轻快。

    司南小小的吃了一惊,好久没有看到先生心情这么好过了。

    “先生,刚才夫人将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夫人说您的电话打不通!”司南面露难色的说。

    “打来做什么?”墨非城抬头看着司南说。

    “说是今天晚上请您去伯爵酒店”司南说了一半,便不再说。

    “去干什么?”墨非城皱了皱眉说。

    “说是去见冷氏集团的冷慕晴小姐!”司南为难的说。先生的整颗心都在苏小绵的身上,司南比谁都清楚。

    墨非城眉头微蹙,“夫人有说别的吗?”

    司南摇了摇头,“夫人说,今天下班务必让您赶过去!”

    墨非城起身站在窗口,心里平生出了一丝烦躁。

    心头还有苏小绵绵柔的温存,墨非城眸光一冷,“如果夫人再打过来电话,你就说今天一整日都没见过我!”

    司南一惊,“先生,你是知道夫人的……”

    墨非城抬手打断了司南的讲话。

    司南只好默默地退了出去,先生违抗老夫人的命令,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状况。

    墨非城呆呆的望着窗外,冷慕晴,冷氏集团冷慕言的堂妹。自己对她的印象,也仅限于中学时代。

    一想到母亲竟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墨非城便感到了阵阵烦躁。

    处理了几个案子,墨非城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苏小绵许是睡醒了,墨非城放下手头的案子,准备出门。

    “夫人,夫人,先生真的不在办公室……”

    还未动身,便听到了司南急切的声音。

    墨非城眉头一皱,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母亲何淑娴已经推门走了进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墨非城,指责司南道,“司南,你不是说他不在公司吗?”

    “夫人,先生他……”司南不知该如何回答。

    “妈,不怪司南!”墨非城淡淡的说。

    “司南,回头我告诉老爷,说你迟早把小城带坏了,让他把你调到非洲去!”何淑娴刻薄的瞪着司南说。

    “妈,是我不想去,不怪司南!”墨非城走到何淑娴面前恭恭敬敬的说。

    “小城啊小城,你让我怎么说你!二十大几的人了,怎么就这么不懂事!”何淑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看眼前这个情况,自己想要脱身实在是难。

    “您先坐下,喝杯咖啡!”墨非城将怒气未消的母亲安顿好,来到司南面前,拍了拍司南的肩膀,然后意味深长的说:“司南,帮我去山间别墅接个人!”

    司南立马会意,起身告辞了二人。

    “小城,不是我说你。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就不考虑终身大事呢!”何淑娴看着墨非城说。

    “现在墨氏正在上升期,我没心思谈这个!”墨非城敷衍着说。

    “废话!结个婚能耽误你多大点事儿,我和你爸爸已经帮你物色好了姑娘,今天晚上你就跟我一起去见面!”何淑娴直截了当的说。

    “冷慕晴吗?”墨非城皱了皱眉说。

    “对,就是冷氏企业的冷慕晴。要知道她父亲可是冷氏企业的大股东冷古良。要家世有家世,要模样有模样,而且跟我们家门当户对。”何淑娴满眼得意的说。

    墨非城张了张口没有说话,知道自己是拗不过母亲的。

    “现在就跟一起我去!”何淑娴起身拉着墨非城就要走,好像生怕一松手墨非城就会溜掉一样。

    墨非城木然的跟在母亲身后,看来今天注定是躲不过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