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1章:女人还真是麻烦!

    墨非城跟着母亲来到了伯爵酒店,冷慕晴已经早早的到了,跟着冷慕晴一起来的,除了父母还有冷氏企业的总裁,冷慕晴的堂哥冷慕言,

    墨非城稍稍的吃了一惊,当初因为那件事,自己和冷慕言便再也没有了往来。

    墨非城走进包间,父亲墨劲峰便起身介绍起来,“来来,小城!你小时候不是和慕言最要好的吗?”

    冷慕言冷眸看着墨非城,心里早已恨的不行,“是啊,要好的很!”

    墨非城不去看冷慕言充满敌意的眸光,当年的事已经翻篇。虽然墨非城心知肚明,这次的黑衣人袭击事件也是冷慕言所为,但是墨非城并不打算追究。

    不过墨非城能感受到冷慕晴火辣辣的眼光,上学的时候冷慕晴就曾大张旗鼓的追求过自己,自己当时没有理会,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墨非城,好久不见!”冷慕晴大方的站起来伸出了自己的手。

    十年前被你躲掉了,现在自己是不会再放开你的。

    墨非城冷冷的“嗯”了一声,便坐在位置上,直接无视了冷慕晴举在半空中的手。冷慕晴脸面挂不住,却也不生气,微笑着说:“墨非城,这么多年没见,你依旧这么高冷!”

    “没礼貌!”墨劲峰嗔怒的呵斥墨非城。

    苏莫言倒是吃了一惊,不是因为墨非城的冷漠,而且因为自己这个堂妹的隐忍。

    要知道,依照冷慕晴那睚眦必究的性格,怎么会受了墨非城这么轻蔑的侮辱还这么淡定?

    “伯父,不要怪罪非城哥哥了,是我做的不好。在学校的时候,他对我不是这样的!”冷慕晴装的既懂事,又可怜楚楚的模样。

    “臭小子,你看看人家小晴,再看看你!”墨劲峰冷着脸,责备的看着儿子说。

    墨非城蹙了蹙眉没有说话,自己在学校的时候什么对她这样那样了?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司南打来的。

    墨非城眸光一闪,难道是司南已经接到了苏小绵了?

    “小城!”何淑娴低声叫了一声墨非城,用眼神提醒他,现在的场合接电话不合适。

    可是墨非城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众目睽睽之下拿着手机便走了出去。

    “先生,不好了!”刚接通电话,司南急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墨非城心头一沉,难道是苏小绵出事了?

    “先生,苏小姐突然高烧,神志已经有些不清了!”司南急切的说。

    “你们到哪了?”墨非城问道。

    “已经回到家里了!”司南说。

    “等我!”墨非城挂掉电话,急忙冲出了酒店。

    包间里一屋子的人,左等右等不见墨非城回来。何淑娴等不及了,假借上卫生间走出包间,准备去寻墨非城。

    刚走出房间,一个服务生便说:“夫人,刚才看到墨少爷急匆匆的离开酒店了!”

    何淑娴一听便怒了,这个臭小子,是要忤逆自己吗?

    何淑娴尴尬的回到了包间,不知该如何面对冷家人。

    “伯母,非城哥哥呢?”冷慕晴乖巧的问道。

    “他,公司有急事,刚才匆匆的回去处理了!”何淑娴只好编了一个由头,让大家都不那么难堪。

    墨劲峰瞪了一眼何淑娴,别人不了解自己这个儿子,自己却清楚的很,一定是借机溜了。

    冷慕言皱了皱眉头,这么多年了,墨非城的这个臭脾气还是没有改。

    “这么着急,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吗?”冷慕言面露不悦的说。

    何淑娴一看冷慕言这个毛头小子也敢指责自己的儿子,便心生不悦,挑眉说,“墨氏里边事情那么多,小城当然要争分夺秒了!”

    冷慕言正欲发作,可是冷慕晴却一把摁住自己的堂哥,起身礼貌的说:“伯父,伯母,非城哥哥一定是有急事才来不及告别的,可以理解的!”

    冷慕言愤怒的起身离开酒店,对墨非城心生怨恨。

    何淑娴和墨劲峰看着愤然离席的冷慕言,心里有一些不悦。但是回想一下,是自己的儿子不礼貌在先的,便只好作罢。

    “伯父,伯母,来,我给您倒茶”冷慕晴乖巧的打圆场,这倒是令何淑娴很是满意。墨家就需要这么一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儿媳妇,况且家世还那么好。

    何淑娴看着冷慕晴不住地点头,满眼都是喜欢。

    为了墨非城,自己竟然可以忍受这样的屈辱,冷慕晴自己也感到很意外。

    冷慕晴心里暗自盘算,自己早晚是要做你墨非城的妻子的。

    墨非城急匆匆的赶回家里,一家子的佣人们都在忙碌着。

    “先生,您可回来了!”文朵一见墨非城回来,便急忙迎了上去。

    “苏小绵现在怎么样了?”墨非城一双剑眉拧到一起,满脸都是担忧。

    “情况不太好!苏小姐的身体受了亏。”文朵面露难色的说,似乎事情很严重。

    顾不得细细体会文朵话语中隐藏的意思,墨非城大步走向卧室。

    打开卧室门,走到苏小绵的床边。

    只见苏小绵原本白皙的小脸因为发烧而通红,眉目紧缩,不时的打着寒战。

    “吃了药了吗?”墨非城扭头问。

    “医生已经来过了,已经吃了退烧药,而且我也用了物理降温,可是烧根本就退不下去!”文朵焦急的说。

    “什么原因查不出来吗?”墨非城疼惜的看着苏小绵,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苏小绵的身体本来就弱,再加上这次的草药,让她的身体严重受亏!”文朵为难的说。

    “草药?”墨非城眉头紧皱,一阵巨大的悔意涌上心头,“不是说那草药对人体的伤害微乎其微吗?”

    “理论上是这样说的,但是苏小姐的体质实在是太差了。草药让苏小姐的月事提前到来,本来她身子就弱,昨天又落了水,所以就”文朵没有再说下去。

    墨非城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特别想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

    “你下去吧!”墨非城吩咐文朵。

    “苏小姐的药已经吃过了,只看下半夜能不能退烧了!”文朵小心翼翼的说完便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墨非城看着小脸紧皱的苏小绵,心里很不是滋味,深深的自责让墨非城坐卧难安。

    墨非城轻轻的拿起苏小绵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

    苏小绵的手很软,很轻。就好像苏小绵的人,卑微到了尘埃里。

    “不要,不要墨非城。”苏小绵猛的喊了一句,单薄的小脸上浮上了痛苦的表情,身子也开始蜷缩,手也紧紧的抓着墨非城的手。

    墨非城眸光一缩,自己到底在苏小绵身上做了什么,以至于她对自己如此的恐惧?

    感觉自己的心尖在颤抖,墨非城忍不住责怪自己。

    “冷冷……”

    苏小绵嘴里呢喃着,身体便蜷缩成一团。

    墨非城皱了皱眉,苏小绵已经盖了两条被子了,可还在喊冷。墨非城思考了一下,轻轻的放开苏小绵的手。将自己的衣服褪下,躺在苏小绵的身边,将苏小绵紧紧的揽在怀里。

    怀里的苏小绵身体滚烫滚烫,墨非城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中,老天保佑,苏小绵你一定不要有事。

    “啊——”苏小绵突然绵软的呻吟了一声,眉头一皱,好似睡梦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墨非城一惊,只感觉苏小绵身下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轻轻的掀开被褥一看,苏小绵竟然来了月事。

    墨非城一时间手忙脚乱起来,怎么办?苏小绵还处于昏迷状态,而自己对于女人的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头绪。

    苏小绵身体扭曲了一下,身下的嫣红便将被单染红了。

    墨非城的心一沉,苏小绵一定很不舒服。

    女人还真是麻烦,墨非城轻叹一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