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67章:墨非城,你才是野男人!

    苏小绵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也砰砰直跳,小心脏好像马上就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苏小绵也能感觉到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寒。苏小绵身体一颤,双腿好像灌了铅一般再也抬不起来。

    蓝茵茵看到苏小绵紧张的样子,以为自己的话刺激到了她。趾高气扬的走到苏小绵身边,狠狠的撞了一下苏小绵,便得意洋洋的向片场走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苏小绵感觉到自己呼吸紧促,好像就要喘不上气来了。

    在片场足足等了苏小绵三个小时,墨非城生怕等不来苏小绵。眼都不敢眨一下,一刻也不敢松弛。终于等到了苏小绵,可是苏小绵却是从一辆跑车上有说有笑的走下来。

    一瞬间,好似万箭穿心。

    墨非城整个人都是冷的,苏小绵你这个肮脏的女人。

    墨非城整个人好似突然被一座巨大的石头击中,喘不上气来。

    冷酷的冰眸中透出来愤怒的火焰,此刻墨非城只想将苏小绵生吞活剥。

    “滚上车去!”墨非城走到苏小绵身旁,低吼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苏小绵却可以感受到墨非城那浓浓的怒意。

    此刻的墨非城,好似一只暴怒的雄狮,亟待捕捉到自己的猎物。

    苏小绵几乎是被墨非城提到车上的,一路上那么多公司的艺人和工作人员。一眼便认出来了,那个被一个男人提着走的可怜女人就是苏小绵。

    一时间,大家都再传,苏小绵不知道得罪了哪个贵人,以至于被人报复带走。

    “嘭”

    苏小绵被狠狠的丢进副驾驶,额头狠狠的撞到了车门子,发出一声闷响。

    “墨非城,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苏小绵拼了命的想解释,但是却被墨非城粗鲁的打断,“不是我想的哪样?”

    点火,开车!

    墨非城的这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好似发了疯一般,疾驰在公路上。

    一双冷眸凝视前方,内心的怒火不住的往上窜,拳头狠狠的打在了方向盘上。

    “墨非城,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苏小绵几乎是哽咽着说,苏小绵小小的心脏痛的就要死掉。

    “你跟哪个男人上床,我根本就一点也不在意,因为你本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肮脏女人!”墨非城薄唇微动鄙夷的说,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墨非城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苏小绵垂眉,自己在墨非城心中就是这么的不堪吗?

    狠狠的咬着红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手指甲狠狠的掐进了掌心里,但是也不觉知到疼痛。

    苏小绵挑起头冷冷的看着墨非城,一双清眸中尽是倔强,“既然我在你眼中那么不堪,那你就放我走啊!”

    墨非城冷哼一下,“放你去找你的野男人?!”

    苏小绵的心早已四分五裂,咬牙说:“墨非城,你才是野男人!”

    “呲——”

    墨非城猛的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子骤然停止。

    一双冷眸瞬间喷射出蚀骨的怒火,直盯盯的看着一脸倔强的苏小绵,好像要把苏小绵生吞活剥。

    苏小绵冷冷的看着墨非城,精致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涨的通红。

    见到车里停下来,苏小绵一把解开安全带,就要开门出去。

    可是墨非城却一把将就要下车的苏小绵狠狠的推到座位上,嘴角微微抽动,“想要去找你的正牌男人,我偏偏不如你意!”

    一脚油门,车子再次发力冲出去。

    苏小绵狠狠的瞪着墨非城,眼泪在眼中打转,最终还是低落了下来,“那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伊曼又是谁,我不就是弄湿了她的照片嘛”

    伊曼!伊曼!

    苏小绵竟然提起了伊曼,这是墨非城心中永久的伤。

    又是一脚刹车,苏小绵本就没有系安全带,小小的身体狠狠的撞在了车上。

    “滚!”

    墨非城怒火冲天,再也压制不住。

    苏小绵野蛮的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去,开门下车。

    看都没有看墨非城一眼。

    墨非城的车子发力离去,苏小绵忍不住在高架桥上泪如雨下。

    来来往往的车辆,车水马龙,没有一辆车为苏小绵驻足。

    苏小绵蹲在边上,狠狠的抱紧自己的双腿。抱紧一点,再抱紧一点,自己就不会那么痛了。

    苏小绵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刺猬,瑟瑟发抖。

    墨非城的冰冷的话字字诛心,时刻鞭策着自己的心脏,蚀骨的心痛,让苏小绵快要不能呼吸。

    “苏小绵?”

    一个温和的声音灌入苏小绵的耳廓。

    苏小绵抬眸,一双清眸雨雾涟涟,可怜楚楚的看着车子里的冷慕言。

    “上车!”冷慕言下车将搀扶起来地上的苏小绵,将苏小绵安顿在副驾驶,然后贴心的为她席上安全带。

    墨非城的心久久不能平复,苏小绵的话回荡在自己的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你才是野男人,你才是野男人

    墨非城憋闷的不行,将车窗全部打开。

    冷冷的风灌进车子里,吹在墨非城的身上。

    如果自己是野男人,那正牌的男人是谁?

    开跑车的男人?还是楚冷寒,还是那个苏小绵心心念念的小哥哥?

    苏小绵倔强的清眸,委屈却不屈的眸光好像一道闪电,时刻盘绕在墨非城的心尖。

    墨非城心烦意乱,无心前行。

    一个大甩,掉头,再次上了高架桥。

    坐在冷慕言车里的苏小绵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倾注而下。

    冷慕言心里暗笑,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本可以不去送苏小绵去片场的,但是自己早已预料到,这个墨非城定会去片场候着苏小绵。

    一想到此时的墨非城定时气的就要疯掉,冷慕言的嘴角就挂上了一丝得意的笑。

    蚀骨的痛,墨非城你早该尝尝了。

    转眼温和的看着苏小绵,“苏小绵,你不是去片场了吗?怎么会在高架桥上?”

    不说还罢,这一说苏小绵又一次想起了墨非城对自己的冷酷无情。

    压抑的情绪再也绷不住,苏小绵失声大哭起来。

    冷慕言心中冷笑一声,一种报复的快感在冷慕言心中蔓延。

    将手边的纸巾递给苏小绵,然后轻轻的拍了拍苏小绵的肩膀,“哭吧,丫头!”

    你哭了,墨非城就会心痛,自己就是要墨非城心痛。

    “叮铃铃”

    手机响了起来,是冷慕晴打过来的。

    手机在副驾驶前边,苏小绵抬起头看了看手机,说:“要不要我帮你接听?”说着就要伸手去拿手机。

    “不用!”

    冷慕言紧张的喝制。

    “小心,前边那辆车!”

    苏小绵惊恐的看着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辆满载的大卡,冷慕言赶紧踩刹车。

    “嘶……”

    尖利的刹车声,刺破长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