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71章:是楚冷寒没有将你喂饱吗?

    一双清眸中尽是渴求,说出这句话,苏小绵几乎耗尽了自己一生的勇气。

    楚冷寒俊俏的双眸中闪耀着错愕的眸光,那眸光中只有惊愕却没有惊喜。

    苏小绵索性就把话说完,“儿子叫小洛,今年四岁,得了白血病。急需合适的骨髓才能救活他!所以,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

    楚冷寒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过身去,留给苏小绵了一个无情的背影。

    早就知道这些有钱人冷漠无情,不想竟然无情到了如此的地步。苏小绵的心针扎一般的痛,小洛,你选错了父亲。

    楚冷寒不知道如何面对苏小绵渴求的眸光,楚冷寒可以感觉到苏小绵对自己的热切期盼。

    可是,楚冷寒也很想自己是小洛的亲生父亲。

    “我……考虑一下!”楚冷寒半晌了说出这么一句话。

    楚冷寒冰冷的话语,让苏小绵身子一颤,心也跌入了绝望的谷底。

    “为什么?”苏小绵不甘的问道。

    “不为什么!”楚冷寒冷冰的回答道。

    楚冷寒心说,总不能让我告诉你,自己一开始就在骗你,自己根本就不是五年前的男人吧?

    这样一来,自己不就彻底的和苏小绵没戏了吗?

    对,绝对不能这么说。

    即便知道这样会让苏小绵心寒,甚至是绝望,总比自己撒谎要好很多吧?

    甚至,自己可以趁这段时间抓紧时间,或许可以找到合适小洛的配型,那么这样一来,自己不就可以继续骗下去了吗?

    甚至,最后还可以得到苏小绵。

    想到这里,楚冷寒便铁定了主意。

    “苏小绵,你先回去吧!我会考虑一下的,但是,对于你有了我的儿子这件事,请你回去一定要保密。要知道,我们这些家族……”楚冷寒移步在苏小绵身边,然后将苏小绵拢在身下,邪魅的看着苏小绵。

    “够了!”苏小绵野蛮的打断了楚冷寒的话,“如果你的良心不会不安的话,那你随便!”

    说完,苏小绵从楚冷寒身下抽离,狠狠的甩门而去。

    走出房间,苏小绵的泪水好似决定的洪水,再也止不住。

    本以为,楚冷寒即便不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就是看到小洛的身份上,也会顾忌几分,没想到,楚冷寒的冷漠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苏小绵绝望的走出伯爵酒店,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浇灭。

    墨非城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冷眸眺望着远处的的高楼大厦,心如止水。

    自己的情绪本就该如此的云淡风轻,不能受到任何人的左右。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大作,骨节分明的手掌优雅的拿起桌上的手机,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王者风范。

    “司南,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墨非城优雅的端起一杯咖啡,放在唇边。

    “先生,事情已经办好了,但是……”司南在电话那边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是不是对方提出了很过分的要求?”墨非城冷眸扫过唇边的咖啡。

    “哦,这倒不是!”司南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措辞。

    “说!”墨非城有些嗔怒,最讨厌别人欲言又止。

    “我在伯爵酒店见到了苏小姐……”司南喃喃的说。

    墨非城手中的咖啡杯子瞬间停顿,一双冷眸中闪过一丝的阴沉,剑眉渐渐的拧到了一起,“怎样?”

    “苏小姐,好似刚刚从楚少的房间里走出来,而且心情看上去不怎么好,从房间里出来就一直在哭!”

    墨非城端着咖啡的手猛地一颤,浓郁的咖啡在杯子中打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许久之后,墨非城才将咖啡放在唇边,发泄一般猛的灌下去一口,说:“确定?”

    司南沉默了许久,说:“嗯!”

    墨非城将咖啡杯子狠狠的放在桌上,杯子的咖啡溅了出来,墨非城将手机狠狠的放在桌上,心中涌起了波浪,一袭,一袭……

    怪不得自己在高架桥上寻了三圈都找不到苏小绵,原来早就求救了楚冷寒!

    墨非城的眸子中蒙上了冰冻三尺的阴寒,心中瞬间憋闷的难受。

    之前的云淡风轻,波澜不惊,似乎都成了最大的笑话。

    屋子里格外的憋闷,墨非城再也坐不下去。

    起身离开公司,走到楼下,自己的车子已经安静的在下边候着自己。

    霸气的打开车门,一双绝世无双的大长腿帅气的跨上这辆限量版的迈巴赫。

    苏小绵走在大街上,从未感觉到如此的绝望。本以为寻到了小洛的亲生父亲,自己便救得了小洛。

    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太乐观了。

    这些有钱人的冷漠简直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对自己也就算了,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救。

    一双清眸中被冰冷的绝望侵占,小脸上满是化不开的愁云。

    “吱——”

    尖利的刹车声突然灌入苏小绵的耳廓,苏小绵惊恐的抬起头,正撞上墨非城逼仄的眸光。

    苏小绵心尖一颤,身体也忍不住战栗起来。

    “你,你怎么……”苏小绵结结巴巴的不知所措,自己怎么偏偏会在这里碰到墨非城?

    墨非城冷眸扫过苏小绵布满差异的小脸,冷冷的启唇,“上车!”

    苏小绵身体僵在了原地,一双清眸中尽是慌乱。

    墨非城看到苏小绵身体不动,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苏小绵的心里果真是有鬼。

    一想到苏小绵刚刚从楚冷寒的房间里走出来,墨非城的心便憋闷的就要发狂。

    墨非城利索的打开车门,一把提起苏小绵的胳膊扔进车子里。

    “疼……”苏小绵忍不住叫了一声。

    墨非城冰冷的黑眸飘过苏小绵绯红的小脸,定格在了苏小绵闪躲的眸光中。

    苏小绵的身上竟然还残存着楚冷寒身上特有的香水味儿,刺激着墨非城的嗅觉神经。

    墨非城的心恨的发狂,一把将苏小绵狠狠的扔在后座上,“如果再让我听到你那讨厌的声音,我现在就把你丢到大海中去!”

    苏小绵一惊,心颤的难受。

    墨非城坐回到了驾驶室,猛踩油门。

    苏小绵躺在后座上,默默的流着泪。

    自己实在是无能,连自己的儿子都救不了。

    自己什么都做不成,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一想到小洛懵懂的眼神,苏小绵忍不住嘤嘤的哭出声来。

    “闭嘴!”

    墨非城冷冷的低吼,冷眸中透出刺骨的阴寒。

    墨非城不说话还好,这一句将苏小绵的情绪一下子触发。

    “哇—”

    苏小绵竟然失声大哭起来。

    墨非城心尖猛的一颤,嘴角微微抽动,愤恨的启唇,“是楚冷寒没有将你喂饱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