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76章:你们吵架了?

    放下电话,墨非城感觉心里憋闷至极。

    忍不住开始回忆苏小绵在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好似做梦一般不真实。

    佣人们看到客厅里再无动静,便都走了出来,各自忙各自的,没有人理会呆若木鸡的苏小绵。

    文朵走到苏小绵面前,拍了拍苏小绵的肩膀,安慰苏小绵说:“先生之前不是这样的!”

    苏小绵抬起头感激的看了看文朵,说:“嗯,谢谢你文朵!”

    苏小绵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门口,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还是没有将地毯提起来。

    佣人们看着苏小绵,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帮忙。

    大家都知道,这是先生对苏小绵的惩罚。

    苏小绵艰难的试了几次,依旧没有将沉重的地毯拖起来。

    苏小绵的手臂由于用力过度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文朵实在看不下去,便走了上来,准备帮一下苏小绵。

    “文朵!”

    墨非城低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墨非城走下楼来,冷冷的洒了一眼苏小绵,说:“自己笨手笨脚的不会换鞋,难道连清洗地毯这样的粗活也要别人帮忙吗?”

    苏小绵眸光一沉,心里难受的要命。

    墨非城推开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紧接着就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汽车声音渐行渐远!

    文朵招呼人过来,说:“赶紧帮苏小绵将地毯清洗干净!”

    秋冬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句,“先生明明说是让苏小绵一个人清洗的,干嘛要拉上我们!”

    苏小绵赶紧说:“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的!”

    文朵脸色一沉,冷冷的说:“谁不想干,现在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秋冬吃了脸子,不敢再言语。别人更是不敢多嘴,立马下手帮苏小绵清洗地毯。

    看着忙碌的大家,苏小绵的心里飘过一阵感动。

    “文朵,谢谢你!”苏小绵感激的看着文朵说,终于在这冰冷的别墅里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

    “不用谢我,如果先生不故意的躲出去,我们谁也帮不了你的!”文朵微笑着看着苏小绵。

    苏小绵心尖一颤,一丝温暖渐渐的涌上心头。

    苏小绵垂眸,心跳乱了节拍。

    “你身体不好,回到房间休息吧!这些粗活,我们很快就会做完的!”文朵好心的说。

    “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苏小绵连忙拒绝,本就是墨非城派给自己的活儿,怎么能全仰仗别人呢!

    再说,万一被墨非城知道了,还不一定会怎么想自己。

    文朵见劝阻不了苏小绵,便由她去了。

    墨非城驱车来到了公司,司南还在加班。

    “先生,你怎么现在来了?”

    司南看到墨非城突然出现在公司,吃了一惊。

    “嗯!”没有过多的言语,墨非城走进了办公室。

    司南看到墨非城的脸色阴沉的很,便知晓一定是因为白天苏小绵的事情。司南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将苏小绵去楚冷寒房间的事情告诉先生的。

    “叮铃铃!”

    司南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下号码,司南立马接听,“嗯嗯,知道了!”

    司南的脸色因为这个电话,而变得格外的舒张。挂掉电话,快步向墨非城的办公室走去,先生听到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先生!”司南有一些小激动走进墨非城的办公室,叫了一句。

    墨非城脸色一沉,眸子中略带一丝的责备,“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慌张?”

    司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说:“先生,刚刚从伯爵酒店那边得到的消息,关于楚少和苏小绵的!”

    听到司南提及苏小绵,墨非城的手停止了一下,眸光一闪,略带一丝的期待,可是嘴上却依旧冷冷的说,“管我什么事!我只是让你查一下楚冷寒的行踪而已!”

    墨非城起身,凝视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内心再一次泛起了波澜。

    司南楞了一下,说:“今天一整日楚少都在伯爵酒店没有出门……”

    一整日都在酒店?

    墨非城猛的回眸,眸光中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光芒。

    “确实是这样的,期间苏小绵曾去找过楚少,也只在楚少的房间里停留了十分钟。而且有人听到了二人在房间里发生过争吵!后来,苏小绵便独自一人离开了酒店!”

    司南一边说,一边看到墨非城脸上的阴寒在渐渐的褪去,可是取而代之的并不是愉悦,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

    “知道了,你忙去吧!”墨非城心不在焉的将司南支出去。

    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倘若不是楚冷寒去酒店将苏小绵接走,那接走苏小绵的男子会是谁?

    而且,苏小绵今天去找楚冷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又因何在房间里大吵?

    墨非城的脑海中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一双剑眉拧成了一道疑云,心中也烦躁无比。

    天生不善猜忌,墨非城干脆利索的拿出手机,将电话拨给了楚冷寒。

    电话很快接通,“四哥,这么晚打过来,有事吗?”

    “你在哪儿?”墨非城直截了当的问。

    “我在酒店里,正一个人喝闷酒呢?你要不要来一起?”楚冷寒说。

    “等我,十分之后到!”

    墨非城挂掉电话,便向伯爵酒店赶去。

    楚冷寒挂掉电话,有些疑问,四哥这么晚来寻自己是有什么事儿吗?

    不多时,墨非城已经出现在了楚冷寒身边。

    楚冷寒略微吃了一惊,唤了一声,“四哥,你开火箭来的?怎么这么快?”

    墨非城眉头皱了一下,略带责备的说:“你有家不回,天天住在酒店里好吗?姑母不会来揪你耳朵吗?”

    “哎呦,你那个姑母,我的母亲大人巴不得我天天吃住在酒店!说我整日什么都不做,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把我赶来酒店学习酒店经营!”楚冷寒满口不悦的说。

    “哦,你整日花天酒地,也该干些正事了!”墨非城敲了一下楚冷寒的脑袋说。

    “四哥,你这么晚了来找我,不是专门为了给我上课的吧?!”楚冷寒望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一愣,眸光中闪现一丝的慌乱。

    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浓烈的酒穿过喉咙,钻进胃腹,灼烧了墨非城的整颗心脏。

    半晌之后,墨非城才冷冷的启唇,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说:“听说,你今天在房间同人吵架了?”

    “你是在说苏小绵?”楚冷寒吃惊的说道。

    墨非城的心猛的一颤,手里摇晃的酒杯瞬间停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