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60章 不会和区静离婚

    “滚开……我不要……你碰我……滚……我嫌脏。”

    女人的话,仿佛刀子一般,割开了顾念泠的心脏,他睁着一双绿色的眼眸,五官蒙上一层骇人的寒霜。

    他啪的一声,将碗扔到地上,区静得到空隙之后,便忍不住趴在了床头的位置,痛苦不堪的干呕起来。

    看着不断干呕的区静,顾念泠的一双眼睛,弥漫着一层骇人而阴沉的寒气。

    “滚。”区静因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体比较虚弱。

    她抬起头,对着顾念泠怒吼道。

    顾念泠的眉心微微皱了皱,一双冰冷嗜血的眼眸,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他走上前,将区静压在床上,像是一头已经被愤怒点燃的野兽一般,将区静身上的衣服,尽数的撕碎。

    顾念泠的动作,刺激了区静的心脏,她浑身战栗,身体不停地颤抖和嘶吼道:“滚开……不要……碰我,滚开啊。”

    “区静,你是我的妻子,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顾念泠抬起头,那双殷红的凤眸,涌动着一股猩红和暴戾的气息,看着顾念泠眼底的暴戾,区静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我们离婚吧,顾念泠。”

    女人长发披散开来,那张漂亮秀丽的脸上带着一股疲倦不堪的气息。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愤怒的像个野兽一般的顾念泠,缓慢而悲伤道。

    离婚,对于区静和顾念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

    “休想。”顾念泠眼底的阴暗越发的浓重,他的理智,因为区静的话,彻底的崩溃。

    他不会和区静离婚的,区静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女人,休想和他离婚,休想……

    “不要让我恨你,顾念泠,你听清楚没有,不要让我恨你。”顾念泠愤怒而阴冷的话,刺激了区静的心脏,她仰起头,对着顾念泠发出一声凄厉而冰冷的怒吼道。

    “恨吗?”顾念泠低笑一声,笑声参杂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暴戾和低斥。

    “如果你已经不想要爱我了,那么就狠狠的恨我吧?”顾念泠冷漠的笑了笑,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了区静的嘴唇,区静发出一声闷哼,想要抬起脚,将顾念泠整个人踢开。

    可是,顾念泠的力气很大,紧紧的掐住了区静的腰身,让区静根本就没有这个力气,将顾念泠推开。

    窗外的风,一寸寸的从两人的四周吹拂过,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男人一声低吼,便趴在了区静的肩膀上,汗水,将两人打湿,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旖旎暧昧的气息,那么的浓烈,区静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无缺的。

    她双腿大张着,迎接男人的入侵,顾念泠这一次很用力,失控的虐待着区静的身体。

    顾念泠从未用今天这种态度对待区静,可是,此时此刻,男人就像是在纯粹的发泄一般,不停地折磨区静。

    区静的鬓发,不知道是被泪水打湿还是被汗水打湿,一双漂亮的眼睛,空洞而迷离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

    “你说什么?已经三天了?他疯了吗?”席祁玥接到顾家管家的电话,带着苏纤芮匆匆的来到了区静和顾念泠的房门口,在听到管家说,这三天顾念泠都和区静关在房间里之后,席祁玥睁大眼睛,俊脸满是阴鸷。

    “大少,这可怎么办?我们不管怎么叫顾少,他都不肯出来,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打电话给大少你。”管家一脸担忧的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忍不住说道。

    这三天来,管家也尝试着叫顾念泠出来,但是顾念泠根本就没有理会,依旧和区静关在房间里面,不管怎么叫都没有用。

    “有没有备用钥匙,先打开这扇门在说。”席祁玥沉下眼眸,看着满脸忧虑的管家询问道。

    “这个门是没有备用钥匙的,只能从里面打开了。”管家摇摇头,无奈道。

    “你先下去,这里交给我。”席祁玥盯着眼前的门扉,让管家先下去。

    苏纤芮看着已经离开的管家,抓住席祁玥的手臂,紧张道:“祁,现在怎么办?我很担心区静。”

    顾念泠和区静明明就很相爱,现在却出了这种事情,以区静那种刚烈的性格,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顾念泠现在肯定也很生气,这个样子将区静关在房间里三天,苏纤芮是真的很担心区静会被失去控制的顾念泠伤害。

    “别急,我相信念泠很有分寸。”

    席祁玥拍了拍自家老婆的手之后,才抬起手,敲门道:“二弟,我是大哥,你快点开门。”

    房间没有任何动静,不知道里面的顾念泠,究竟是听到了席祁玥说的话,还是没有听到。

    席祁玥再度沉下脸,继续说道:“我说,开门,听到没有?”

    静默几分钟之后,原本紧闭的房门,最终,在这个时候,被缓缓的打开。

    打开门之后,席祁玥和苏纤芮,便看到了穿着一件黑色衬衣和裤子的顾念泠。

    男人五官冷峻暴戾,一双绿眸,更是冷的极度的可怕。

    看着顾念泠这幅样子,苏纤芮顾不上什么,立刻推开顾念泠走进去。

    房间很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线都给隐藏了起来。

    那张奢华而凌乱的大床上,区静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空气中的那股气息,让苏纤芮害羞和害怕。

    这三天来,顾念泠竟然这个样子对区静。

    “区静,区静……”苏纤芮顾不上害羞什么,上前拍着区静的脸颊。

    区静的脸色白的仿佛透明一般,身上斑斑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一贯都很疼爱区静的顾念泠,竟然将区静折磨成这个样子,苏纤芮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

    “二弟,区静发高烧了,必须交医生过来。”苏纤芮摸着区静的额头,感觉区静的温度有些不一样,顿时着急道。

    顾念泠的身体猛地一颤,原本发黑的绿眸,更是幽深了几分。

    “看看你做的什么事情。”席祁玥就算是没有进房间,但是闻着房间里的那股味道,席祁玥怎么会不知道,顾念泠对区静做了什么。

    曾经的他也这个样子做过,没有想到,顾念泠这个冷静自持优雅的男人,也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席祁玥让苏纤芮好好照顾一下区静,立刻下楼让管家将家庭医生找来。

    区静目前的状况,不能够去医院,只能在别墅里接受治疗。

    十分钟之后,医生匆匆赶过来,给区静检查了一下,说区静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直白一点,就是身体被撕裂的严重,引起了发炎然后诱发高烧。

    医生给区静打了退烧针,便离开了。

    苏纤芮正在房间里陪着区静,而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则是在楼下的客厅说话。

    “你究竟怎么回事?想要弄死区静吗?”

    沉默许久,席祁玥吸了一口烟之后,面色冰冷的对着顾念泠冷冷道。

    从未想过,那个异常沉稳的顾念泠,竟然会对区静做出这种十恶不赦的事情,这种事情,席祁玥从未想过。

    “大哥……她要和我离婚。”顾念泠缓缓的抬起头,沧冷的唇瓣薄的仿佛一条线。

    席祁玥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盯着手中的烟,弹了弹之后,缓慢的抬起头,看着顾念泠,冷笑道:“所以?你就恼了?将人关在房间里,把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面对席祁玥的嘲笑,顾念泠没有动一下,他只是用力的掐住手心,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浓郁阴暗的寒气。

    “你一直都是最冷静的那个人,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行为。”许久之后,席祁玥像是叹息一般,对着顾念泠无奈的摇头。

    顾念泠垂下头,依旧沉默。

    “区静过不了这一关,你还是好好的和区静谈一下,如果区静坚持要离婚,你们两个人……也只能离婚。”

    “休想。”离婚两个字,现在就像是逆鳞一样,不能够触碰一下。

    顾念泠一听到离婚两个字,情绪便异常激动,他抬起头,看着席祁玥,面色阴郁恐怖的朝着席祁玥怒吼道。

    席祁玥被顾念泠脸上阴鸷骇人的表情有些被吓到了,他眯起眼睛,怔怔的看着顾念泠,没有说话。

    “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妻子,我……绝对不会离婚,绝对……不会。”顾念泠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太阳穴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将身体靠在身后的沙发上,薄冷的唇瓣微抿。

    ……

    “区静……区静……”顾念泠一个人冲出了顾家,便去了酒吧。,

    酒吧这种地方,顾念泠很少会去的,他也很少会喝的这么醉,可是,今天,顾念泠想要大醉一场,仿佛只有这个样子,就可以忘记所有一切的痛苦。

    他一个人,坐在吧台的位置,不停地灌酒,周围有很多的女人,想要和顾念泠喝酒,但是顾念泠只是一个冰冷的眼神,便已经将那些企图靠近他的女人,退避三舍。

    他抱着酒杯,喝的醉醺醺,从晚上十一点,一直喝到了三点钟,酒吧都要打烊了,酒保叫着顾念泠的名字,但是顾念泠没有理会酒保,酒保无奈,拿起了顾念泠桌上的手机,最先给区静打了电话,但是区静没有接听,席祁玥他们的手机又是关机的,酒保只好给周梓恩打电话。

    接到酒保电话的时候,周梓恩正在床上睡觉,酒保和周梓恩说,让她过来接顾念泠的时候,周梓恩慌张道:“好,我马上就过来,你先帮我看着他,谢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