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64章 我没有怪你

    她从小就在两个哥哥的呵护下长大,席祁玥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对席凉茉却非常好,顾念泠也是,外表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却很细心。

    现在因为她的缘故,让顾念泠这么痛苦,席凉茉也觉得很痛苦。

    “是……因为我……吗?”周梓恩的嘴唇,带着些许苦涩的弧度,声音嘶哑道。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想要二哥幸福,可是……现在二哥和二嫂两人吵架了,还要闹离婚,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也想要姐姐你幸福……”席凉茉有些无措的看着周梓恩。

    她知道,这件事,不能够责怪周梓恩,周梓恩也是无辜的。

    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知道觉得……很难过……是真的很难过很难过的那种。

    “小小,如果顾少真的不想要我这个孩子,我会……打掉这个孩子,是我不好,我破坏了顾少和区小姐的幸福,我是一个罪人。”周梓恩抱着肚子,小声啜泣起来。

    席凉茉看着哭泣的周梓恩,有些慌张起来。

    “姐,我没有……没有怪你……”

    “小小……你是不是,也觉得姐姐很下贱?明明知道顾少从未爱过我,我却……还是这么义无反顾,那天晚上,我明明知道顾少喝醉了,却还要往上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一切都是我。”周梓恩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席凉茉。

    席凉茉也难受,她夹在中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会去找区小姐,让她回到顾少的身边,我……不想要破坏她和顾少。”

    周梓恩擦干眼泪,起身冲出了家门。

    “姐。”看到周梓恩的动作,席凉茉有些吓到了,担心周梓恩会做什么傻事,叫着周梓恩的名字。

    可是,周梓恩只留给席凉茉一个背影,便消失不见了。

    席凉茉无奈,只好追在周梓恩的身后。

    ……

    “很难受吗?要是觉得舍不得,我现在送你回去。”宫殷陪着区静在客厅坐了一晚上。

    区静从酒吧回来,就坐在客厅发呆。

    她抱着一个抱枕,看着前面的电视怔怔的发呆,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

    看到区静这幅样子,宫殷有些担忧道。

    “不……我不要回去,没有……必要回去。”听到宫殷要送自己回去,区静的眉心微微皱了皱,她的声音,带着些许淡漠和冰冷道。

    宫殷看着区静这么坚持,眼底划过一抹异常古怪的光芒,他深深的看了区静一眼,蹲下身体道:“区静,如果真的这么痛苦,就和顾念泠离婚吧,他背叛了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种男人,不值得你这么伤心。”

    既然这么痛苦,就彻底的放手……既然这么痛苦……

    区静抓住了身下的坐垫,原本就苍白的肤色,因为宫殷的话,更是冷了几分。

    她的整个身体,都僵硬的厉害,仿佛一块石头一般。

    区静此刻的样子,让宫殷的眸子愈发暗沉下来,他眯了眯眼睛,伸出手,婆娑着区静的下巴道:“和我在一起,我会对你好的,好不好。”

    “宫殷。”宫殷突然的表白,吓到了区静,区静的身体猛地一缩,推开了宫殷的手。

    区静这种抗拒的举动,让宫殷面上带着些许不快,他眯起眼眸,眼眸森冷的盯着区静,区静没有注意宫殷的举动,因为她的脑子,到现在,都还一阵眩晕。

    宫殷看了区静许久,缓慢道:“我……喜欢你,区静。”

    “宫殷,不要在开玩笑。”区静的脸微僵,她只是将宫殷当成了知己,朋友,从未有过别的心思,区静也没有想过,宫殷对她,竟然有这种想法。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宫殷蹙眉,反问道。

    宫殷的话,让区静顿时语塞。

    “我可以等你接受我的那一天,我会等你,如果你觉得痛苦或者难受,我希望你第一时间,可以想到我,可以吗?”

    宫殷阴柔的俊脸满是温柔,那种令人缱绻和心动的气息,充斥在区静的整个身体,莫名的,让区静浑身僵硬。

    她微微的撇头,似乎不想要看宫殷,宫殷也没有继续逼迫区静,只是起身,去厨房给区静做饭。

    区静捧着脑袋,想到昨晚上顾念泠带着悲怆的微笑,区静的心脏都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这种感觉,仿佛要将区静整个人逼疯一般,很难受,是真的很难受……

    顾念泠……顾念泠……

    区静在心里默念着顾念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丁零。”突兀的铃声,打断了区静的思想,区静吓了一跳,慌张的放下手。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慢的吐出一口气之后,才接听了电话。

    “我是区静。”

    “是我……区小姐,你在……宫殷的住处吗?”周梓恩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区静原本就很不喜欢周梓恩,现在听到周梓恩的声音,区静的心中没来由的带着些许的厌恶。

    她冷着脸,淡漠道:“周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周梓恩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的嘟嘟声,区静的眼底,透着一股烦躁。

    她冷漠的笑了笑,将手机扔到一边,周梓恩又找她?难不成又在炫耀,她怀了顾念泠的孩子?

    周梓恩在十分钟之后,便来到了宫殷的别墅,区静站在门口,看着穿着宽松衣裙的周梓恩,面色冷淡道:“周小姐又想要和我说,你怀了顾念泠的孩子,而我却是一个不会生蛋的女人吗?”

    “区小姐怎么会这个样子想我?我……只是想要和你说,我……会将孩子打掉,我等下就回去将孩子拿掉,求你……回到顾少的身边。”周梓恩面色苍白的抓住区静的手,声音嘶哑的对着区静说道。

    区静听到周梓恩要将孩子拿掉,脸色依旧格外的冷漠。

    她嗤笑一声,弯唇道:“周小姐怎么会想到将孩子拿掉?我看你还是不要将孩子拿掉,这个毕竟是顾念泠的孩子,我又不会生孩子,你要是将孩子拿掉了,多可惜。”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顾少是无辜的,他当时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区小姐,我求求你了,你回到顾少的身边吧,顾少每天晚上都去喝酒,我……”周梓恩抓住区静的手臂,泪眼婆娑道。

    周梓恩这幅样子,像极了那种委屈可怜的小媳妇,这种样子的周梓恩,让区静的心中升起一股的闷死。

    她沉下脸,将手从周梓恩的手中收回来,绷紧一张脸,对着周梓恩嗤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顾念泠,就去顾家好好照顾顾念泠,你放心,我一定会和顾念泠离婚,成全你们两个人。”

    区静的声音有些尖锐,这个样子的区静一点都不理智,甚至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洒脱。

    区静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这么尖锐。

    “求你了,区小姐,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我只是……求你不要惩罚顾少,他真的是无辜的,他不爱我,爱的人是你,那天晚上,也是将我当成了你,他……”

    “够了,我说了,我不想要……”

    “啊。”区静不想要听到那天晚上周梓恩和顾念泠两人肮脏的事情,她愤怒的甩开周梓恩的手,周梓恩整个人重心不稳,发出一声尖叫,鲜血染红了周梓恩的整个身体。

    女人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孩子……我的孩子……区小姐……求你……回到顾少的面前……求求你。”周梓恩抱着绞痛的腹部,跪在区静的面前,不断的恳求。

    区静是被眼前这一滩的鲜血吓到了,脸色仿佛白色的墙壁一般,异常的可怕。

    她的手指,一直在颤抖,抖的不停。

    她的耳边,是周梓恩痛苦的恳求声,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不是故意要推周梓恩的,只是听到周梓恩说那些话,她很生气,所以……就……

    “姐。”就在区静傻呆呆的时候,席凉茉追上来了,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周梓恩之后,席凉茉吓到了。

    席凉茉的尖叫,惊醒了区静,区静一脸迷茫的看着席凉茉。

    然后是宫殷听到动静出来了,他打了电话,救护车过来了,很吵,救护车离开了,区静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没有动一下。

    “区静,别怕,我们……先去医院,别怕。”宫殷抱住区静僵硬的身体,不断的安抚着区静。

    区静目光迷茫的看着宫殷那张阴柔俊美的脸,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很难受……很难受……

    ……

    “你说什么?梓恩流产了?现在在医院?”苏纤芮准备好午餐,便要叫席祁玥下楼吃饭,就接到了席凉茉的电话,说周梓恩流产进了医院。

    “是……大嫂,你也过来吧,是……是二嫂推了姐姐,姐姐就……流产了,她现在很痛苦。”席凉茉毕竟年纪比较小,又是第一次看到流产,有些吓到了,连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不停地颤抖。

    听到席凉茉这个样子说,苏纤芮顾不上什么,安抚了席凉茉一下之后,便匆匆的走上楼。

    席祁玥刚好从书房出来,看到一脸慌张的苏纤芮之后,席祁玥有些担忧道:“纤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