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71章 我会一辈子爱你

    简桐的话,虽然算不上是什么甜言蜜语,却让席凉茉的心脏微微颤动了些许。

    她掐住自己的手心,深呼吸一口气,舔着嘴唇,唇角弯起一抹异常漂亮的弧度。

    “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就不要你。”

    “我会一辈子爱你,只爱你一个人。”简桐像是表明自己的决心一样,对着席凉茉坚定道。

    “好,那你是我席凉茉的男人,不对,你从小就是我的男人,从你出生开始,就是我的,别忘了,你刚出生,初吻就是被我拿走的,你要是敢碰别的女人一下,我阉了你。”

    席凉茉抬起下巴,一脸得意洋洋的朝着电话那边的简桐说道。

    简桐在电话那边,一脸无奈的点头道:“好,我不会碰任何女人,我就喜欢你一个人。”

    简桐的话,让席凉茉的心脏猛地一颤,女人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看向了窗外。

    ……

    “丁零。”顾念泠和席祁玥还有苏纤芮在客厅聊天,在苏纤芮去厨房切水果的时候,顾念泠的手机突然响了,顾念泠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当看到那个信息之后,顾念泠的一双眼睛,倏然冷了几分。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席祁玥就坐在顾念泠的身边位置,见顾念泠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大哥,我有事情要去一趟云集酒店,先走了。”顾念泠用力的掐住手心,一张脸泛着骇人的寒气。

    看着顾念泠冰冷的背影,席祁玥一脸迷茫,苏纤芮端着水果过来客厅,却没有看到顾念泠的影子,忍不住对着席祁玥询问道:“祁,念泠呢?”

    刚才不是还在这里的吗?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他有些事情,先走了。”席祁玥伸出手,将苏纤芮紧紧的抱在怀里说道。

    苏纤芮自从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离婚之后,一直都很忧愁,听到席祁玥这个样子说,苏纤芮心中越发的复杂和不安起来:“是不是区静出什么事情了?他有说去什么地方了吗?”

    “刚才说是去云集酒店去了。”席祁玥摸着苏纤芮苍白的肌肤,目光幽暗道。

    “那我们也去这个酒吧看看。”苏纤芮想了想之后,对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的眉心微微皱了皱,却也没有拒绝,带着苏纤芮,便开车去了云集酒店。

    ……

    “砰。”区静的大脑还有些晕乎乎的,就被一声巨响给吓到了。

    区静睁大眼睛,看着站在门口,浑身裹着寒气的顾念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念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宫殷。”顾念泠找到了区静在的位置,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区静和宫殷躺在一张床上,地上的衣服凌乱不堪,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这种画面,让任何人来看,都会浮想联翩。

    顾念泠的一双眼睛,殷红甚至是可怕。

    他的眸子,幽暗鬼魅,仿佛要吃人一般,朝着区静大步走去,伸出手,抓住了宫殷的衣服,像是要将宫殷生吞活剥一样。

    顾念泠骇人的话语,让区静原本混沌的大脑,渐渐的清明了些许。

    她有些迷茫的看着顾念泠,完全不知道顾念泠在说什么。

    “念泠……”

    “区静,你就这么喜欢宫殷吗?回答我,你就这么喜欢宫殷吗?”顾念泠抓住区静的衣服,用力的摇晃着区静的身体,对着区静发出怒吼道。

    面对着顾念泠愤怒的话语,区静的脸色,再度白了几分。

    她慌张的摇头,宫殷看着满脸愤怒和扭曲的顾念泠,弯起唇角道:“顾少已经和区静离婚了,区静要和谁在一起,似乎是区静的自由,你也没有资格干涉。”

    “你说什么?你他妈的给我再说一遍。”宫殷的话,刺激了顾念泠的心脏。

    顾念泠原本阴暗诡谲的眸子,此刻更是翻滚着阴沉和诡异。

    他用力的抓住宫殷的衣服,抡起拳头,情绪失控的便要朝着宫殷的面门上砸过去。

    “快点,就是这里。”

    “顾少,听说区小姐在这里和宫先生幽会,请问你们的感情真的是因为小三的介入所以才会破裂的吗?”

    “区小姐,请问你和宫先生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

    一大群的记者,突然涌出来,那些闪光灯,朝着区静和宫殷还有顾念泠一阵的猛拍。

    区静身上还没有穿衣服,她的大脑,从刚才开始,就已经晕乎乎的,尤其是在这些记者追着问自己问问题的时候,区静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青。

    “滚,都给我滚。”

    顾念泠看到区静裸露在外面的肩膀,女人的肩膀上,还带着淡淡的吻痕,这些红色,刺激了顾念泠的心脏,顾念泠疯了一般,对着那些记者疯狂的大叫起来。

    那些记者被顾念泠疯狂的叫声吓到了,却还是不死心的朝着区静靠近。

    顾念泠见那些记者还是不停地朝着这里靠近,男人原本就阴暗诡谲的面容,此刻弥漫着一股阴暗森冷的气息。

    他掏出手枪,朝天开了一枪。

    巨响传来之后,那些原本还想要挖新闻的记者,一个个吓得面如菜色,只能呆呆的看着顾念泠。

    “谁还敢在靠近一步,我便杀了他。”

    顾念泠冷冷的眯起寒眸,对着那些记者阴冷鬼魅道。

    那些记者只是想要挖新闻,哪里想要将自己的命都送上去?

    他们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后,一个个往后退,然后一窝蜂的离开了这里。

    “顾念泠……”见那些记者离开之后,顾念泠伸出手,将区静连人带被子都抱起来。

    区静被顾念泠的动作吓到了,而宫殷则是伸出手,似乎想要拦住顾念泠的动作。

    顾念泠见宫殷拦着自己,面色阴凉道:“滚。”

    宫殷眯起眼睛,看着被顾念泠抱着的区静,面色冷然道:“滚?顾少这话说的有些搞笑了,你和区静早就已经离婚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

    “宫殷,不要逼我杀了你。”顾念泠拿起手枪,对准了宫殷的太阳穴,男人那双诡谲的绿眸,泛着暴戾的盯着宫殷,他的手指,放在保险栓的位置,只需要轻轻的扣下扳机,宫殷的脑袋,立刻就会开花了。

    宫殷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目光冷酷而阴邪的盯着宫殷。

    “杀了我?我倒是想要看看顾少想要怎么杀了我?有本事,你就过来杀了我。”

    “顾念泠……不要。”区静看到顾念泠眼底的杀气,一把抓住了顾念泠的手。

    顾念泠见区静竟然为宫殷求情,他的面上带着淡淡的怆然。

    “区静,你喜欢宫殷吗?”

    顾念泠的话,让区静回答不出来。

    顾念泠将区静的这种沉默,当成了默认,他低笑了一声,将区静放在床上,面色冷漠道?:“我真的忘记了,你和我早就已经离婚了,你要和谁上床,都是你的自由,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干涉。”

    区静听到顾念泠的话,心脏仿佛被人撕裂一般。

    她记不起来昨晚的事情了,她就记得,有人扯着她的衣服,骂她,是陈翔,她想要侮辱她。

    她很绝望,呼唤着顾念泠的名字,然后有人过来了,区静看到了顾念泠的影子,她很难受,只想要排解这种难受,然后……然后怎么样了?

    区静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区静,哪里不舒服?”顾念泠离开了这间套房,宫殷一脸冷然的扫了门口一眼,见区静脸色难看的敲着自己的脑袋,宫殷担忧的上前,抱着区静的身体问道。

    区静抬起头,看了宫殷一眼,抬起手,用了很大的力气,朝着宫殷的脸上挥过去。

    “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区静的手指苍白一片,对着宫殷怒火道。

    宫殷目光阴沉沉的盯着面前的区静,良久之后,他启唇嗤笑道:“你想要听到什么?区静,你在逃避?”

    “你对我做了什么?宫殷,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区静发怒的朝着宫殷斯歇底里。

    “我对你做了什么?昨晚上你差一点被人强奸,要不是我出现,你早就出事了,我想要将你带回去,可是你中药了,一直缠着我,区静,你说我做了什么?”宫殷的话,刺激了区静的神经,区静的脸色再度一阵惨白,她抓着自己的头发,朝着宫殷发怒道:“不……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不是这个样子的。”

    看着扯着自己头发的区静,宫殷的目光沉冷了些许。

    “和我在一起,就这么难受吗?”宫殷抬起手,想要阻止区静这种自虐的行为,可是区静却愤怒的将宫殷的手重重的推开,朝着宫殷怒吼道?:“滚开,不要碰我,滚啊。”

    “不管你怎么抵触,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区静,我们在一起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宫殷没有因为区静此刻的动作生气,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面色冷然的朝着区静淡漠道。

    区静捂住眼睛的位置,放声大哭了起来。

    “混蛋……宫殷……你这个混蛋……”

    她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够怪宫殷,是她被人下药了,她将宫殷当成了顾念泠。

    事情已经发生了,她究竟还能够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