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98章 植物人

    “妈妈……攰攰以为妈妈不要攰攰了,呜呜呜。”攰攰抱住苏纤芮的双腿,扯着嗓子大哭。

    看着攰攰那张漂亮的脸变得红红一片,苏纤芮心疼的不行。

    她蹲下身体,用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攰攰白嫩好看的脸蛋,心疼道:“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要攰攰?攰攰这么乖?妈妈怎么会不要攰攰。”

    “可是……妈妈都不见了,爸爸又在这里,他们说,爸爸要死了,小叔也不见了,攰攰怕。”

    攰攰吸了吸鼻子,那双和席祁玥一模一样的凤眸,此刻更是弥漫着一层泪水。

    “不会的,爸爸和小叔都不会有事情的,妈妈不是回来了吗?”

    攰攰稚嫩的话语,撕裂了苏纤芮的心脏,苏纤芮紧紧的抱住怀中的攰攰,对着攰攰轻轻的安抚道。

    攰攰靠在苏纤芮的怀里,没有在说话了。

    苏纤芮的目光带着忧虑和难过的看向了不远处的手术室,祁为了我和孩子,求你了,一定要撑住,求你了。

    窗外的风,从一边的玻璃吹过,带来一阵阵的轻响。

    席凉茉和苏纤芮他们,就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安静的等着席祁玥从手术室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只有来来往往的医生,却始终没有医生过来和苏纤芮和席凉茉他们说。

    “啪嗒啪嗒。”就在苏纤芮的心都揪成一团的时候,一道凌乱的脚步声,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席凉茉和苏纤芮现在都没有什么功夫去理会这个脚步声究竟是谁的。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区静的声音。

    “大嫂,小糯米,大哥情况怎么样了?”

    区静的声音,让席凉茉和苏纤芮两人抬起头。

    看到区静平安无事的走过来,苏纤芮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阿静,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大哥的情况怎么样?”

    区静脸色苍白的走上前,紧紧的握住了苏纤芮的手。

    苏纤芮看着握住自己手的区静,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毕竟现在医生还没有和自己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席祁玥现在的情况。

    “我带了医生过来,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西门烈淡淡的看了区静和苏纤芮一眼,声音温和道。

    苏纤芮和席祁玥,这才看到西门烈。

    她们两个人都不认识西门烈,看到西门烈之后,两人的眼底都是狐疑。

    “这位是?”

    “我叫西门烈,是区静的朋友。”西门烈姿态绅士优雅的自我介绍。

    听到是区静的朋友,苏纤芮和席凉茉两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两人将目光,再度看向了手术室,半个小时过去之后,手术室的门再度被打开。

    苏纤芮顾不上什么,上前着急的询问起席祁玥的病情。

    医生摘掉口罩,对着苏纤芮惋惜而凝重道:“祁少的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但是只怕……”

    “医生,你直接说吧。”听到医生说只怕两个字,苏纤芮便知道,席祁玥的病情不简单。

    只要还有命在这里,苏纤芮什么都不怕。

    “或许一辈子都醒不来。”医生用了一种异常委婉的方式,和苏纤芮还有区静他们说道。

    所有人,都被医生说出的话震慑到了,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着医生,脸色惨白惨白。

    一辈子醒不来,不就是植物人吗?

    医生的意思是,席祁玥,有可能变成植物人的意思吗?

    想到这个可能,苏纤芮的身体倒退了一步,最终昏死了过去。

    “大嫂。”看到苏纤芮昏死过去,区静和席凉茉两人惊呼了一声,上前便要扶着苏纤芮,西门烈一把抱住了苏纤芮,面色沉凝道::“送她去病房躺着吧。”

    “谢谢。”区静看了西门烈一眼,脸上带着惆怅和虚弱无力道。

    “不需要和我这么客气。”西门烈让人将苏纤芮带到病房去,对着区静淡淡的说道。

    ……

    “西门烈?”宫殷很顺利的将席祁玥和顾念泠都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还让顾念泠生死不明,将席祁玥害成这个样子,他的心中充满着成就感。

    西门烈带着区静平安到了席祁玥现在住的医院的时候,宫殷那张脸,微微的沉了沉。

    “是的,那个男人,就是西门烈,是意大利刚兴起,六门的首领,在意大利,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他的义父,曾经是黑手党教父,他义父死了之后,将黑手党交给了西门烈,西门烈创建了另一个门派,叫六门。”

    手下恭敬的对着宫殷汇报道。

    “他如何和区静认识的?”

    宫殷的手,用力的握紧手中的杯子,面色阴狠冷酷道。

    西门烈一直都在意大利发展,好端端的怎么会救了区静?还有……他和区静好像是旧识的样子。

    听了宫殷的话,手下的表情带着些许的迟疑,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我也不知道。”最终,他低下头,战战兢兢的对着宫殷说道。

    宫殷面带阴暗的看了面前的手下一眼,表情带着些许的阴沉和冷漠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手下松了一口气,便离开了这里。

    宫殷喝了一杯红酒之后,看向了窗外。,

    顾念泠这一次,肯定是必死无疑了,席家已经没有了,席祁玥又变成了活死人,席家……最终,还是败在他的手中,不是吗?

    宫殷面色阴鸷冷然的看着窗外一直在冷笑。

    他现在,几乎有些迫不及待的等区静过来求自己的时候。

    当席家他们都走投无路的时候,区静唯一能够求的人,也只有宫殷一个人了。

    只是,那个叫做西门烈的男人,和区静,究竟是什么关系?

    既然那个男人,一直都在意大利发展,那么,他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目的又是什么?

    ……

    区静精神恍惚的坐在苏纤芮的床边,看着苏纤芮苍白的脸发呆。

    席凉茉将管家熬好的鸡汤放在区静的面前,面带忧色道:“二嫂,你不要担心,二哥一定会没事的。”

    “还是……没有找到顾念泠吗?”

    区静摸着肚子的手微微一顿,她的眸子,带着空洞和迷离的看着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的眼底,泛着淡淡的薄雾,她也很担心顾念泠,现在那些人,都没有找到顾念泠。

    一天没有找到顾念泠,可以说还有希望……也可以说,很绝望吧。

    “会找到的,二哥怎么会舍得留下二嫂还有孩子?二哥不会这么残忍的,二嫂你放心好了。”

    席凉茉握住了区静异常冰冷的手指,哑着嗓子,对着区静呢喃道。

    “他会没事的,他答应过我,会和我一起好好保护肚子里的孩子,他不可以反悔,不可以。”区静固执的看着席凉茉,嘶哑的声音,给人一种格外的脆弱。

    “二嫂,你现在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肚子里,还有二个的孩子,这个孩子,是你们两个人期盼许久的孩子,知道吗?”

    席凉茉很担心区静会承受不住,只能用孩子提醒区静,她现在必须要振作起来。

    区静抱住自己的肚子,目光满是空洞顿的看着席凉茉:“是,我还有孩子,我还有孩子。”

    席凉茉看着精神恍惚的区静,有些担心,她看了看区静说道:“我先回去给你和大嫂熬点汤送过来,二嫂你在这里好好陪在大嫂,好不好。”

    “好。”区静勉强镇定的看着席凉茉点点头。

    席凉茉说的没有错,现在她必须要冷静下来,毕竟,现在她们都需要冷静下来。

    席凉茉离开没有半分钟,苏纤芮便醒了。

    区静见苏纤芮醒了,脸上终于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她握住苏纤芮的手,对着苏纤芮说道:“大嫂,大哥会好起来的,念泠也会好起来的。”

    苏纤芮闻言,一双漂亮的眼睛,泛着薄雾,她伸出手,抱住了区静,两个心伤的女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苏纤芮的身体还很虚弱,不多时又再度的睡着了。

    区静看着苏纤芮睡着之后,才起身离开了苏纤芮的病房。

    她走到电梯门口,看着跳动的楼层发呆,到了她这一层的时候,电梯停下来了,区静刚想要进入电梯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电梯。

    区静有些怔讼的回头,便看到了西门烈那张邪冷鬼魅的脸。

    看着西门烈的脸,区静浅浅的问道:“你还没有走?”

    “不放心你。”西门烈的眸子,落在了区静的肚子上,冷峻的脸上有些复杂之色。

    他和顾念泠是属于同一种类型的人,看似冰冷无情,可是,区静知道,西门烈其实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

    区静摸着肚子,淡漠道:“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现在,很好。”

    “你想要去哪里?”听到区静这个样子说,西门烈的眉心狠狠一皱,眼眸泛着暗沉的盯着区静说道。

    区静的手指顿了顿,良久之后,她才看着西门烈缓缓道:“我……想要去顾氏集团。”

    顾氏集团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的废墟,被拉上了警戒线。

    顾念泠的尸体,一直都没有找到,谁都不知道,顾念泠究竟是生还是死。

    毕竟一栋大楼就这个样子发生爆炸,还在挖。

    “我陪你一起。”西门烈知道区静不去那里看到是不会相信的,所以西门烈想要陪着区静一起过去。

    西门烈的要求,区静没有拒绝,和西门烈一起坐上了电梯。

    两人在电梯里面,谁都没有说话,安静鬼魅的气息,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西门烈带着区静去了顾氏集团,他们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断壁残垣了,自从这个地方发生爆炸之后,便再也没有人靠近这个地方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