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99章 想要杀了我?

    区静看着眼前的废墟,身上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干一般,重重的坐在地上。

    “顾念泠……你在哪里?”区静朝着那片废墟爬过去,声音嘶哑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西门烈看着区静的样子,那双眸子,始终都带着幽深晦涩的光芒。

    他盯着区静看了许久许久,随后走到区静的身边,一把将区静扶起来。

    可是,区静却推开了西门烈的手,目光异常冷静的对着西门烈说道:“西门烈,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可以吗?”

    西门烈目光深沉的看着区静许久,才慢慢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谢谢。”区静看着西门烈的背影,缓缓的吐出两个字,西门烈的身体,猛地一颤。

    一阵风吹了过来,撩起了区静的头发。

    区静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废墟,徒手去刨土。

    她要找到顾念泠,一定要找到顾念泠,顾念泠一定还活着的。

    他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世,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死掉?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死掉?

    想到这里,区静咬咬牙,继续刨土。

    女人的双手已经变得血淋淋了,可是,区静还是不肯放弃。

    就在这个时候,宫殷的车子过来了。

    他接到手下的话,说区静在这个地方。

    宫殷知道区静对顾念泠的感情,顾念泠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区静肯定会过来这里。

    只是,宫殷没有想到,区静对顾念泠的感情会这么深,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顾念泠对你来说,就这么好?”

    宫殷面色阴暗的来到了区静的身边,看着女人那双血迹斑斑的手,宫殷面带阴沉的对着区静说道。

    男人的眉宇间,隐隐带着一股暴戾和怒火,他用力的握紧拳头,像是在极力的克制自己奔涌的怒火一般。

    区静闻言,慢慢的抬起头,看了宫殷一眼之后,她微微的扯了扯嘴唇,冷淡道:“宫殷,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宫殷闻言,仰头大笑起来。

    他就像是在嘲笑区静的自不量力一样。

    “区静,你想要报仇?”宫殷慢慢蹲下身体,伸出手指,掐住了区静的下巴。

    “你以为,我们会这个样子让你欺负吗?”区静对着宫殷吐了一口口水。

    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宫殷搞出来的,如果不是宫殷的话,顾念泠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宫殷。

    宫殷冷嘲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对着区静冷冷道:“就凭你?席祁玥现在都变成活死人了,席家完了,现在,只需要我动一动手指头,席家就完蛋了,区静不要惹怒我。”

    “卑鄙小人。”

    区静想到苏纤芮痛苦不堪的样子,还有席祁玥躺在病床上,没有知觉的样子,便气的不行。

    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做的,这个男人,该死。

    “想要杀了我?”看着朝着自己扑过来的区静,宫殷嗤笑一声,一把抱住了区静的腰身。

    区静被宫殷抱住了,浑身一颤,她恼怒的抬起脚,一脚踢向了宫殷。

    宫殷危险的眯起眼睛,掐住了区静的双腿,目光阴冷甚至是可怕的对着区静冷嗤道:“区静,你再敢乱来,别怪我将你肚子里的野种给弄掉,我既然可以让顾念泠生不如死,也可以杀了他的孩子。”

    “你……”区静一听宫殷想要伤害自己的孩子,整个身体都僵硬的厉害,就连身体都在颤抖。

    看着脸上带着恐惧和害怕的区静,宫殷心下一软道:“席氏集团和顾氏集团已经没有了,他们已经负债累累了,如果没有我的帮助的话,你们就要睡大街了,区静,我给你一个机会,将顾念泠的孩子拿掉,做我的女人。”

    区静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起来。

    宫殷的一双眸子,冷的格外可怕的看着笑得那么夸张的区静,五官蒙上一层阴鸷和诡谲。

    “宫殷,你不觉得自己说这个话非常可笑吗?简直就是可笑之极……”笑完之后,区静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止住了笑声,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看臭虫一样看着宫殷。

    宫殷浑身绷紧,脸色更是冷的格外的可怕。

    “想要我当你的女人,你做梦。”区静厌恶的甩开了宫殷的手,身形摇晃的对着宫殷低吼道。

    宫殷的耐心,已经被区静弄没了。

    见区静这么不识趣,宫殷冷嘲的盯着区静看了许久,随后靠近区静的脸,对着区静缓慢的吐气道:“是吗?区静,既然这个样子,那么……你和苏纤芮就等死吧。”

    “宫总好大的口气。”就在区静死死的瞪着宫殷的时候,一道冷酷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硬。

    听到西门烈的声音,区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扭头便看到了朝着他们走过来的西门烈。

    原本以为西门烈已经离开了,没有想到,西门烈竟然没有离开。

    西门烈走进宫殷,面带冷酷的扫了宫殷一眼之后,上前扶着区静的身体。

    宫殷目光阴冷的看着西门烈:“西门总裁怎么会过来京城?我记得你一直都在意大利发展的。”

    “我要来京城,难不成还要特意和你打一声招呼不成?”西门烈冷嘲的看着宫殷,毫不客气道。

    宫殷自从得到自己的一切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对他这么无礼了。

    现在西门烈对自己说这些话,让宫殷那张脸,变得异常难看至极起来。

    宫殷掐住手心,冷漠道:“西门总裁这是要抱住区静吗?”

    “不仅是区静,席家的一切,我都会保护,宫总要是想要和我作对,尽管和我说。”

    西门烈身姿挺拔,五官冷漠的逼视着宫殷道。

    西门烈毕竟是帮派的领头人,身上那股肃杀之气,自然不是任何人可以比拟的。

    他握紧拳头,冷冷的看了西门烈一眼,最终,心有不甘的扭头离开了这里。

    看到已经离去的宫殷,区静的身体一软,浑身无力的靠在了西门烈的怀里。

    西门烈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区静,声音沉沉道:“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西门烈,带我先回去吧,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区静的脸上带着些许薄汗,朝着西门烈说道。

    西门烈闻言,顾不上什么,抱起区静,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今天是西门烈和宫殷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宫殷这个人,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深不可测。

    既然能够将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斗垮,可见宫殷这个人的心机不是一般。

    ……

    宫殷回到别墅,将别墅内所有的东西,都扫落在地上。

    男人双手撑着桌子,那张张狂骇人的脸上,满是煞气。

    别墅的那些佣人,见宫殷今天似乎很不正常的样子,一个个噤若寒蝉,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发出一点点声音,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发这么大的火气?怎么?就算是你亲自过去,区静还是不买账?”穿着一件性感吊带裙的周梓恩,从楼上下来,对着满脸阴鸷恐怖的宫殷嗤笑道。

    “周梓恩,不要惹怒我。”宫殷现在的心情原本就很烦躁,周梓恩偏偏还要在宫殷的面前提起区静的名字。

    宫殷面带冷酷的抬起头,扫了周梓恩一眼,原本深冷嗜血的五官,不带着丝毫感情。

    周梓恩低笑了一声,无视满地狼藉,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走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之后,单手撑着下巴,对着宫殷意味深长道:“我说过,区静不会喜欢你,要我说,直接杀了区静就好了,现在区静身边,还多了一个西门烈,啧啧……”

    周梓恩也是在放苏纤芮和席凉茉之后,才知道,区静还平平安安的,不仅平平安安,竟然还带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来头还不小。

    周梓恩很生气,她不知道区静究竟哪里好了?为什么这些男人都喜欢区静?

    她上一次没有杀了区静,绝对不会放弃。

    “给我闭嘴。”宫殷满脸焦灼和烦躁的对着周梓恩呵斥道。

    “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区静这种女人,水性杨花,你真以为她有多么纯洁?”周梓恩恶意的对着宫殷嗤笑一声,起身来到了宫殷的身边,对着宫殷冷漠的吐气道。

    宫殷面带冰冷和扭曲,他目光阴暗鬼魅的看着周梓恩,一句话都没有说。

    “宫殷,只有我才是和你一条船上的,区静他们现在又西门烈,那又如何?西门烈的势力,在意大利,就算是他在意大利有多么的有权有势,在京城,不是他做主。”

    周梓恩搂住宫殷的腰身,对着宫殷说道。

    宫殷伸出手,掐住周梓恩的下巴说道:“你有什么计划?”

    “我的计划,就是将西门烈赶走,只要他那边出事了,西门烈就没有这个功夫管区静的事情了,你说,对吗?”周梓恩踮起脚尖,凑近宫殷的薄唇,亲吻道。

    宫殷的眸子泛着黑沉沉的雾气,他冷笑一声,抱起周梓恩,将周梓恩扔到一边的沙发上,扯开女人的裙子,解开裤子的拉链,毫不留情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唔。”周梓恩被男人横冲直撞的动作,弄得苦不堪言起来。

    她疼的倒吸一口气,一张脸,变得粉白了一片。

    “宫殷,你轻一点。”

    虽然她很享受和宫殷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可是,宫殷的动作,实在是太粗鲁了。

    宫殷根本就没有理会周梓恩的话,男人那双眼睛,猩红了一片,仿佛饿狼一般,快要将一切都吞噬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