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01章 你想的真远

    席家现在落难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席凉茉原本在学校里,是学校的公主,可是,有些势力的人,也知道席凉茉现在变成了落魄的千金小姐,对待席凉茉也不好了。

    以前和席凉茉玩的好的女孩子,也渐渐的疏远了席凉茉,席凉茉一点都没有在意。

    但是,就连学校的老师,都开始欺负席凉茉了,虽然席凉茉的成绩很好,现在席家落魄了,这原本就是贵族学校,他们自然不想要席凉茉继续待在学校。

    席凉茉的教室有一个女生的一颗钻石项链不见了。

    就在课堂上大叫起来,上课的是化学老师,立刻翻书桌,最终在席凉茉的桌子里找到了那条项链。

    那个女人拿着自己的项链,指着一脸茫然的席凉茉怒吼道:“就是她偷了我的项链,真是可恶,竟然偷东西,小偷。”

    “就是……我听说席家现在没有了,席家的人都变成乞丐了,就想着偷东西,真是丢人。”

    “谁说不是呢?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是丢了我们学校的脸。”

    “将席凉茉这种小偷赶出去,要不然,指不定我们身边还有别的东西会被席凉茉偷走。”

    “就是,将席凉茉赶出学校。”

    一时之间,整个教室的人,都让老师将席凉茉赶出去。

    席凉茉握紧拳头,漂亮的脸上满是坚毅和冰冷的看着化学老师道:“老师,我没有偷。”

    “证据确凿,你还狡辩?你以前不是这种学生,现在做错事还不承认?”化学老师推了推眼睛之后,有些不满的对着席凉茉说道。

    席凉茉没有想到化学老师会这个样子说自己,以前化学老师对她很好,从来不会这个样子说她。

    席凉茉的面上,泛着一股的暗沉。

    “向林同学道歉。”化学老师轻蔑的看了席凉茉一眼,冷冷的命令道。

    听到化学老师这个样子说,席凉茉的一张脸,更是绷紧的厉害。

    她用力的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没有偷,凭什么给她道歉。”

    “你说什么?你现在是不是连老师的话都不听了?席凉茉,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席家的小公主吗?你哥哥现在变成了活死人,你们席家已经完蛋了,我现在让你道歉是给你面子,你是不是真的要我将你赶出学校,你才肯道歉。”

    老师的话,让席凉茉心寒不已,她绷着一张脸,看到老师,冷淡道:“我没有做,我不会道歉的。”

    席凉茉说完,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抬头挺胸离开了教师。

    “你要是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听到没有。”化学老师被席凉茉这种态度刺激了,脸色难看至极的对着席凉茉的后背大叫道。

    席凉茉没有停顿一下,离开了。

    席凉茉知道,因为席家现在已经落难,学校很多人都看不起席凉茉,大家都想要找席凉茉的麻烦,这些,席凉茉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是,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席祁玥会醒来,顾念泠也一定会没事。

    “小糯米。”简桐知道席凉茉被人诬陷偷项链,一张脸黑的难看,从教室跑出来找席凉茉。

    他在学校的广场看到了坐在石凳子上的席凉茉。

    简桐紧张的朝着席凉茉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席凉茉。

    “你怎么跑出来了?”席凉茉狼狈的擦干脸上的泪水,看着简桐问道。

    简桐目光担忧的看着席凉茉道:“小糯米,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知道你没有偷项链,我现在带你去找校长解释清楚。”

    “我才不要去,我又没有做错事,大不了,我不在这里读书。”席凉茉冷哼一声,一点都不介意能不能在这里读书,她就算是不在这个学校读书,凭着她的聪明,别的学校也会要席凉茉的。

    “你要是不在这里读书,我也跟着你离开。”简桐目光深沉的看着席凉茉说道。

    听到简桐的话,席凉茉的眼底泛着些许的复杂道:“傻瓜,你干嘛跟着我,你在这里有很大的前途。”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说过,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不是吗?”简桐搂着席凉茉的身体,将头靠在席凉茉的肩膀上说道。

    简桐就是这么痴情的男人,他就像是简夏一般,当年简夏追乔栗,也是差不多这个样子。

    “简桐,我已经不是席家的小公主了。”席凉茉的目光带着担忧的看着搂着自己的少年。

    简桐曾经在部队生活,后面跟着席凉茉在这个学校读书,简桐每次考试,都是学校的第一名,长得好,性格又好,学校的老师都很喜欢简桐,席凉茉虽然成绩很好,却也比不上简桐。

    “那又如何?在我的心里,小糯米永远都是我的小公主。”简桐皱眉,目光灼灼的看着席凉茉说道。

    简桐的话,让席凉茉的眼眶泛着淡淡的红色。

    她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道:“简桐,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讨厌。”

    “小糯米,等你二十岁的时候,我们就订婚,二十二岁的时候,我们就结婚,我们在二十五岁生孩子,你说好不好?”

    “你想的真远。”席凉茉被简桐的话逗笑了,忍不住娇嗔道。

    “哪里远了,我巴不得马上就可以娶你。”简桐捧着席凉茉的脸,凑近席凉茉的脸,亲吻着席凉茉的嘴唇道。

    席凉茉闭上了眼睛,抱住了简桐的腰身道:“简桐,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

    “会的,我会陪着,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你忘记了吗?当年我出生的时候,你就将我的吻夺走了,你既然亲了我,就要对我的一辈子负责,这一辈子,你都逃不掉了。”

    “那我还真是倒霉,早知道小时候不亲你了。”

    “反悔也没有用。”简桐咬住了席凉茉的嘴巴说道。

    席凉茉看着简桐,面上仿佛抹上胭脂一般,红的异常好看。

    ……

    席祁玥的情况很乐观,但是顾念泠却始终没有找到。

    区静的情绪渐渐的变得很低落,区静肚子五个多月的时候,第一次出现胎动。

    区静激动的哭了起来。

    苏纤芮陪着区静,看着区静哭泣的样子,心疼道:“区静,快了。”

    已经五个多月了,区静的孩子,还有几个月,就可以出生了。

    顾念泠的孩子,马上就可以出生了。

    “大嫂,你说,宝宝可以在出生的那天,看到自己的爸爸吗?”区静握住了苏纤芮的手,看着苏纤芮呢喃道。

    苏纤芮难过的撇开头,没有说话。

    警方那边的人也曾经看和苏纤芮还有区静说过。,

    因为一直找不到顾念泠,很有可能,顾念泠的尸体在当时已经被炸成碎片了,所以找不到,让苏纤芮他们要做好这个准备。

    这件事情,苏纤芮和席凉茉都没有告诉区静,就怕区静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现在支撑着区静的,就是顾念泠很有可能还活着。

    一天没有找到顾念泠的尸体,就可以骗自己,顾念泠说不定还活着。

    “会的,这个孩子,很有福气。”过了许久,苏纤芮才哑着嗓子,对区静说道。

    区静垂下头,像是没有看到苏纤芮的情绪变化一样,放在肚子上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苏纤芮也没有看到,区静眼眶内,充斥着的那些泪水,那么的悲伤。

    顾念泠……我好想你……你快点回到我的身边,好吗?

    苏纤芮一直都住在医院陪着席祁玥,攰攰也很听话,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攰攰也长大不少,区静也觉得很欣慰。

    区静牵着攰攰离开席祁玥的病房,苏纤芮拜托区静送攰攰去学校。

    “攰攰这些天,在学校还好吗?有没有小朋友欺负攰攰。”

    “没有,攰攰是男子汉,不会被人欺负。”攰攰扬起精致的小脸蛋,对着区静说道。

    听到攰攰这个样子说,区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区静看着攰攰一脸严肃的样子,轻笑了一声,她掐着攰攰的脸蛋道:“嗯,没错,攰攰是一个好孩子。”

    攰攰露齿笑了笑,跟着区静走进了电梯。

    从电梯出来,区静便要用滴滴打车送攰攰去学校,一辆红色的车子,停在了区静的面前。

    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车子,区静的眉心皱了皱。

    她已经猜出了,车子的主人是谁。

    车门打开之后,周梓恩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从车内走出来。

    看到区静之后,周梓恩勾起红艳艳的嘴唇,啧啧的朝着区静摇头。

    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身上的香水不知道冲了几条街。

    区静抱紧攰攰,目光冷然的看着周梓恩。

    周梓恩自从上一次抓了区静和苏纤芮之后,便没有在出现在区静的面前,这一次出现,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这么害怕我?是担心我会对你的孩子做什么?还是担心我会对这个小鬼做什么?”

    周梓恩看着区静看着自己的表情,低笑了一声,懒洋洋道。

    “周梓恩,你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来。”区静沉下脸,对着周梓恩冷漠道。

    周梓恩闻言,冷嘲道:“我想要动你,你分分钟已经死了很多次了,可惜的是,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区静,你将我害成这个样子,真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

    周梓恩的话,让区静嗤之以鼻:“我害了你?真正害了你的人是你自己,周梓恩,你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这些不需要我说,你自己都别我更加的清楚不是吗?”

    “顾念泠是被你害死的,如果不是你,顾念泠怎么会死?区静,我现在不会动你,因为我要让你跪在地上求我。”周梓恩冷冷的靠近区静,眼神凶狠犀利道。

    “不许你欺负小婶婶。”攰攰看到周梓恩的表情恐怖的靠近区静,以为周梓恩要欺负区静,捏住小小的拳头,朝着周梓恩的身上砸过去。

    “攰攰。”看到攰攰的举动,区静担心的将攰攰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