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03章 救救我的孩子

    简桐无奈的看着席凉茉摇头道?:“既然你不肯离开这里,那么,我陪着你。”

    “简桐?”简桐的话,让席凉茉有些傻傻的。

    简桐伸出手,紧紧的抱住席凉茉的身体,沉冷的声音格外的坚定:“小糯米,你听清楚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的。”简桐的话,让席凉茉的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了。

    她吸了吸鼻子,咬唇的看着简桐。

    简桐的手指,异常爱怜的婆娑着席凉茉的眼眶,目光幽深道:“傻丫头,哭什么?不管有多么大的难关,不是还有我吗?我们一起努力,就好了。”

    “好。”席凉茉主动抱住了简桐的腰身,两人相拥的样子,格外的美好。

    ……

    席凉茉和简桐两个人一起工作,也没有办法支付席祁玥的医药费。

    在一个月之后,席祁玥便被医院强行赶出去。

    区静在清楚不过了,这一切,都是宫殷做的。

    区静看着跪在医生面前的苏纤芮,咬牙的上前抓着苏纤芮的手臂道:“大嫂,没用的。”

    宫殷既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又怎么可能会妥协。

    “阿静,你大哥不可以停止治疗,不可以的。”苏纤芮摇头,推开了区静的手,脸色苍白的跪在院长的面前。

    院长一脸为难,他也不是故意要为难苏纤芮的。

    这家医院,原先是席氏集团旗下的医院,席氏集团倒了之后,接收这家医院的人是宫殷,他也不敢不做啊。

    “席太太,你就不要为难我了,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

    院长叹息的看着苏纤芮。

    “我求求你了,祁的病情好不容易可以稳定下来,我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断了祁所有的治疗,院长,你行行好,帮帮祁,好不好?”苏纤芮满脸泪痕,看着院长哭泣道。

    院长看着苏纤芮脸上的泪水,想了想之后说道:“要不然这个样子吧,我家附近那一栋小楼,也是我的房子,以前都是用来做研究用的,以前我也受过席老爷的恩,我们将祁少移到那个地方,我会给他治疗,你看怎么样。”

    “好,谢谢你,院长。”

    苏纤芮和区静听了之后,立刻对着院长感激道。

    院长让人将席祁玥送到自己家附近的小楼,席祁玥便从医院,移到了那个地方。

    可是,很快这件事情便被宫殷知道了,宫殷强制性的让院长将席祁玥送走,要不然,直接将院长辞掉。

    区静脸色发冷,直接让人送自己去了宫殷的公司。

    她刚来到宫殷的公司的时候,那些人拦着区静,不让区静进去。

    区静冷漠的用力推开拦着自己的秘书之后,直接杀到了宫殷的办公室。

    她过去的时候,宫殷正在开会,区静直接推开宫殷办公室的门,漂亮的脸上,满是愤怒。

    “宫总。”销售部的主管,看到区静那张冷漠的脸,似乎有些被吓到了,忍不住叫了一声宫殷。

    宫殷眯起眼睛,扫了区静一眼,便让面前的手下都离开。

    “你们先下去,方案就是我们刚才讨论出来的。”

    “是。”

    那些人面面相觑的扫了区静一眼,也不敢在待下去了,带着自己手中的文件,便离开了这里。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整个办公室,便只剩下区静和宫殷两个人。,

    宫殷邪冷的掀起唇瓣,恣肆的看着区静说到:“怎么?终于想清楚了吗?”

    谁知道,回应宫殷的竟然是区静的一个巴掌。

    宫殷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有人打自己,而打自己的人,还是区静。

    宫殷的一张脸,倏然变得阴暗鬼魅起来,冰冷的寒眸,泛着丝丝骇人而阴狠的气息。

    “区静,你他妈的竟然敢打我?”宫殷豁然起身,那张冰冷恣肆的脸,在此刻,更是显得格外的恐怖,面对着宫殷此刻的样子,区静的眼底没有一丝的畏惧,有的只是嘲笑。

    “我就是打了,怎么样?堂堂宫氏集团的总裁,现在是不是想要打我?嗯?”

    区静讥诮的看着宫殷,唇瓣带着一股冷然道。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宫殷危险的眯起黑沉沉的眸子,声音嗜血道。

    “有什么是你宫殷不敢的?我还真的是找不到了。”区静嘲笑的看着宫殷,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冷漠倨傲的对着宫殷命令道:“宫殷,你尽管用你卑鄙肮脏的手段打压我们,我告诉你,我不会屈服的,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求你,你真是可怜虫。”

    宫殷闻言,那双沉沉的眸子,更像是要将区静整个人撕碎一般。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真的想要席祁玥死?”

    现在席祁玥的命,抓在宫殷的手中,只要宫殷一句话,席祁玥马上就会死。

    区静低笑了一声,脸上带着一抹浅淡而冷漠道:“死吗?我们一点都不怕,宫殷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求你,你这个卑鄙小人。”

    区静丢下这句话,便走出了宫殷的办公室。

    看着区静的背影,宫殷冷冷道:“区静,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可以不计较,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马上将顾念泠的孩子拿掉,成为我的女人,我便可以让人救席祁玥,还可以帮你找顾念泠,顾念泠的尸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只有一种可能,顾念泠还活着,难道你就不想要找到顾念泠吗?”

    区静的脊背绷紧的厉害,宫殷说的没有错,区静很想念顾念泠,也想要找到顾念泠,可惜的是……现在的区静,压根就不想要去管。

    “顾念泠,会回来的。”

    区静冷漠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便消失在宫殷的面前。

    看着倨傲不肯屈服自己的区静,宫殷将桌上所有的文件都扫落在地上。

    该死的,既然这个样子,他就继续打压下去,他就不信,区静真的可以忍心看着席祁玥遭受那一切?

    ……

    自从那一次之后,区静他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

    西门烈一直都没有回来,区静也没有去打扰西门烈。

    她很清楚,自己已经欠了西门烈太多了。

    西门烈留给自己的人,区静都赶走了。

    她不希望,自己欠的人情债越来越多。

    医院不肯接收席祁玥,区静和苏纤芮便将席祁玥放在家里,每天买药给席祁玥打针。

    席祁玥的情况还算是良好,但是就算是这个样子治疗,也花费了不少钱。

    区静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到了七八个月的时候,区静连走路都有些喘气。

    苏纤芮担心区静在生产的时候会吸收不到营养,便出门找了一份工作,当然,这个工作,是瞒着区静他们的。

    她每天都去附近的餐厅打工,忙到很晚才回来。

    回来的时候,攰攰已经做完了练习睡着了。

    有一次,苏纤芮被餐厅的人打了,回来的时候,手臂都乌青一片,正当她在上药的时候,被区静看到了。

    区静看到苏纤芮手臂上的伤口,沉下脸问是谁干的。

    苏纤芮说,餐厅有一对夫妇吵架,好像是老公出轨找了小三,老婆当场抓到了老公和那个小三在用餐,上来就是一顿撕。

    苏纤芮猝不及防,便被打到了,不过老板已经赔钱给苏纤芮了。

    “大嫂,对不起……是我没用。”区静看到苏纤芮手臂上的淤青,神情落寞而悲伤道。

    听到区静这个样子说,苏纤芮顿时沉下脸道:“瞎说什么?这件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瞎想。”

    “宫殷会做出这种事情,说到底,多少还是和我有关系的。”

    “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乱想。”见区静将所有的责任都扛在自己的身上,苏纤芮不满起来。

    “你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不可以胡思乱想,我没事的,这些活,我以前就干过,阿静,你肚子里是念泠唯一的孩子,你们夫妻盼了这么久,绝对不可以让孩子又任何的事情,知道吗?”

    区静看着苏纤芮,眼眶泛红的点点头。

    无论如何,区静都会小心保护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自己的孩子。

    到了九月的时候,日子虽然很艰难,可是,没有人抱怨一句,区静的预产期,原本是在下个月的,但是,却突然提前了。

    这天,苏纤芮又去工作了,攰攰去上课了,席凉茉也去上班了,她现在一边读书,一边打工。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电闪雷鸣。

    区静在家里陪着席祁玥,见窗外狂风大作,区静便将玻璃窗帘什么都拉上了。

    而这个时候,一阵闷雷响起,区静吓了一跳。

    她起身,便要去厨房做饭的时候,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的剧痛。

    区静整个人都要被这种震痛弄晕了过去。

    她紧紧的抱住肚子,双腿流出一股热流,区静知道,是羊水破了。

    她艰难的摸到了手机,给苏纤芮打电话,可是,苏纤芮可能还在上班,所以手机没有办法打通。

    区静身形摇晃的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惨白。

    “救命……救命……”

    区静疼的受不了,就连路都走不了。

    没有办法,区静只好朝着大门口的位置朝着前面爬。

    当爬到门口的时候,大雨刚好落下,区静不管不顾的爬出了家门口。

    希望旁边的邻居,有人会注意到自己。

    可是,四周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出现,区静被肚子里的那股震痛,弄得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她用力的掐住手心,呼吸渐渐的变得格外的急促。

    “顾念泠……救救我们的孩子……顾念泠。”

    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这个孩子。

    “区静……阿静……”就在区静整个人快要陷入昏迷的时候,区静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