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06章 我爱我的妻子

    ……

    “司徒霖,我让你帮我安排的,你都安排好了吗?”顾念泠一身黑衣,面色冷峻的看着司徒霖。

    司徒霖抬头,看了顾念泠一眼之后,微微的点头道:“你放心好了,你让我安排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就是开战的时候了,你大哥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宫殷既然这个样子伤害你大哥,作为你大哥的朋友,我自然是会帮你到底。”

    听司徒霖这个样子说,顾念泠那张冷峻好看的脸,泛着淡淡的暗沉。

    他抿了抿唇,绿眸泛着一股黑暗:“宫殷……我也绝对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死掉。”

    “念泠。”在司徒霖和顾念泠两人讨论的时候,一道低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司徒霖有些幸灾乐祸的摸着下巴,看着顾念泠,顾念泠绷紧一张脸,看着端着一碗燕窝从外面走进来的女人。

    女人穿着一条酒红色的针织裙,五官清秀,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双眸子,却紧紧的凝视着顾念泠,仿佛将顾念泠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切一般。

    看到女人的样子,顾念泠只是淡淡的颔首道:“陈彤,我不是和你说了,这些事情,有佣人去做,你的身体不好,不要做这种事情。

    陈彤那张脸上,带着淡淡的胭脂红,她坐在顾念泠的身边,伸出手,抱住了顾念泠的身体道:“我不累的,只要有你陪着我,我不累的。”

    “咳咳,那个,我先去做事了,你们两个人,慢慢聊。”

    司徒霖摸着鼻子,见陈彤完全将自己给忽视了,忍不住开口道。

    顾念泠眉心狠狠的皱了皱,看了司徒霖一眼,面色阴霾的目送着是投入了离开。

    等到司徒霖离开之后,顾念泠轻轻的将陈彤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陈彤怔讼的看着顾念泠,大大的眼睛蒙上一层红色和薄雾,看起来可怜而委屈。

    “陈彤,我和你说过,我有孩子,也有妻子的,我现在……只是不能够看到她,让她担心,我爱我的妻子。”

    “我知道的,我不介意的,念泠,你答应过爷爷不是吗?你不可以食言的,你之前明明对我很好的,为什么你现在都不理我了,是不是我做的不好?”陈彤吸了吸鼻子,声音哽咽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的目光充满着复杂的看着陈彤。

    他抬起手,帮陈彤眼睛里的泪水擦干净。

    “陈彤,我不是讨厌你,我将你当成妹妹一样疼爱,不要喜欢我,知不知道。”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你答应过爷爷,会娶我的,我不介意的,真的。”

    陈彤紧张兮兮的抓着顾念泠的手臂道。

    “你没有了左手,我可以当你的左手,不管你去哪里,都不能抛弃我,念泠,求你了,我怕。”

    陈彤的脸色一阵苍白,揪着胸前的衣服,痛苦不堪的喘息着。

    看着陈彤变得格外难看的脸,顾念泠的脸上带着一抹慌张道:“陈彤,乖,慢慢呼吸。”

    陈彤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还有哮喘病,她的身体很虚弱,不能够激动。

    顾念泠从陈彤的口袋里拿出药之后,轻轻的喷了一下,陈彤整个人,才更好受一点。,

    看到顾念泠那么担心自己,陈彤主动伸出手,紧紧的抱住顾念泠的身体,声音嘶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出事的,对不对?”

    顾念泠的眸子,微微的沉了沉,他没有推开陈彤,面上则是一片的无奈。

    当初顾氏集团爆炸的时候,顾念泠的手臂便受伤很严重,他凭借着自己的毅力,爬出来之后,摇摇晃晃的找不到回家的路,他想要回去找区静,区静肯定很担心自己。

    可是……他体力不支,昏倒在一条小巷子里,最终被陈彤的爷爷救了。

    陈彤的爷爷救了顾念泠一命,后来,陈彤的爷爷因为肝癌去世了,在去世的时候,嘱咐顾念泠一定要好好照顾陈彤,他就只有一个孙女,对陈彤放心不下。

    顾念泠答应了,顾念泠一直都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

    所以,他一直都将陈彤带在自己的身边。

    陈彤对顾念泠也是非常的依赖,在相处中,渐渐的喜欢上了顾念泠。

    顾念泠不止一次的对陈彤说,自己有妻子也有孩子,可是,陈彤根本就不听。

    ……

    宫殷的公司,遭受了西门烈的攻击,宫殷早就调查了西门烈的背景,也很清楚,西门烈肯定会因为区静的关系,攻击自己的公司。

    他早就对西门烈做了准备,所以西门烈的攻击,对宫殷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但是,最让宫殷意外的是,最近有一个刚上市的公司,势头非常的凶猛,朝着宫殷的公司一阵猛烈的攻击。

    这个公司,之前宫殷从未听过,而宫殷也特意去调查了一下这个公司,并未发现任何的不正常,宫殷也非常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公司的老总。

    “什么?被灵境公司抢了?”宫殷原本和国外一个公司已经谈好签约合同的,却在签约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这个他好不容易谈成的合作公司,竟然和灵境公司合作了,而这个灵境公司,就是最近一直抢宫殷生意的公司。

    “是……是的,对方说,灵境公司开出的条件,是我们公司的一倍,所以说很抱歉,这一次的合作,只怕谈不成。”秘书看着满脸阴霾的宫殷,颤巍巍的解释道。

    宫殷面色阴冷的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了桌上,那双发冷的眼眸,仿佛要吃人一样。

    “该死的……究竟是谁?这个人,究竟是谁?”

    看着宫殷难看而冰冷的脸色,秘书不敢说一句话,只是抖着唇,神色异常尴尬,甚至不敢说话。

    “滚,都给我滚出去。”宫殷越想越生气,他的眼眸,异常愤怒的对着面前的秘书低吼道。

    那个秘书也不敢在继续待下去,小心翼翼的看了宫殷一眼之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宫殷的办公室。

    看着秘书狼狈的背影,宫殷目光阴鸷的将办公桌上所有东西都扫落在地上。

    该死的,这个灵境究竟是什么鬼?

    宫殷气冲冲的回到了别墅,周梓恩正在喝咖啡,见宫殷脸上满是怒火的样子,疑惑的放下手中的咖啡道:“怎么了?这么生气。”

    “滚。”宫殷神色不耐的对着周梓恩一阵咆哮。

    周梓恩的脸直接沉了下来,她慢悠悠的将手中的咖啡放下,径自起身,朝着宫殷走过去。

    “宫殷,你在外面受了气现在是想要将这些怒气都转移到我身上吗?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承受你怒气的受气包。”

    “周梓恩。”宫殷现在原本就很生气,偏偏周梓恩还要说出这些话激怒自己,让宫殷越发的阴沉。

    周梓恩冷淡的看着宫殷,淡淡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样子的你,一点都不像是平时的你。”

    宫殷努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便将灵境的事情告诉了周梓恩。

    周梓恩听了之后,秀气而妩媚的脸上泛着一股暗沉道:“所以,这个公司,是在针对你的公司?公司的企业法人是谁?你的仇人吗?”

    “一个不认识的名字,叫什么陈天恩。”宫殷神色不耐,目光阴鸷的端起桌上的白兰地,一口气喝掉了。

    看着喝的这么急躁的宫殷,周梓恩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人或许并不是这家公司背后的老板,我想,这个公司背后的老板,肯定不简单,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冲着你和宫氏集团来的。”

    “呵呵……既然他想要玩,那我就陪他玩。”宫殷的双眼像是被烧红的炭火一样,异常的扭曲和狰狞,他将杯子重重的砸在桌上,眼神恐怖而诡异的看着周梓恩嗤笑道。

    看着宫殷脸上的凶狠和诡异,周梓恩的眉心不由得皱了皱。

    她按压了一下太阳穴,心中的疑惑也不由得加深。

    这个京城,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究竟是谁?难不成……会是?

    周梓恩的手,用力的握紧成拳,眸子闪烁了些许的光芒。

    ……

    区静做了一个月的月子,苏纤芮一直服侍着区静,区静每天抱着孩子不放手,看着孩子的眉眼渐渐张开,看着孩子睁开那双和顾念泠一样的绿眸的时候,区静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喜欢这双眼睛,就像是当初第一眼看到顾念泠的时候,她喜欢的那双眼睛。

    而现在,她抱着的是她和顾念泠的孩子,区静怎么可能会不喜欢?

    “宝宝,我们一起等爸爸,好不好?”区静亲了亲孩子柔嫩的脸蛋,对着怀中的孩子爱怜道。

    孩子基本上的时间,都是吃了就睡,醒来继续吃,他很乖,也不哭闹,除了饿了之后,才会哭泣,基本上都非常安静的。

    区静搂着怀中的孩子,手指轻轻的婆娑着孩子的发顶。

    席凉茉端了一碗鸡汤进来,将鸡汤放在桌上之后,看着区静神情温柔,母性绽放的区静,笑眯眯道:“二嫂,你将宝宝给我抱吧,你今天肯定很累了,先喝点汤,休息一下。”

    “我不累,我就想要抱着他。”区静摇头,看着白嫩精致的宝宝说道。

    “他长得真好看,和二哥一样好看。”席凉茉蹲下身体,神情温柔的看着被区静抱在怀里的宝宝道。

    听到小糯米提起顾念泠的名字,区静的面上带着淡淡的悲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