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14章 我想要娶区静

    “什么但是?我的孩子是不是出事了?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的孩子出事了?”听到西门烈说但是两个字,区静整个人就像是要疯掉了一样,抓着西门烈的衣服,大叫了起来。

    看到区静露出这种惶恐不安的表情,西门烈伸出手,抱住了区静的身体,强迫区静冷静下来。

    “区静,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下来,我怀疑,孩子已经被救走了。”

    “西门哥哥,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西门烈的话,让区静整个人都僵住了,而席凉茉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西门烈问道。

    苏纤芮也一脸紧张的看着西门烈。

    见苏纤芮和席凉茉都用那种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西门烈缓缓道:“我们过去的时候,地上一滩血,还有一个受伤的小流氓,我问了一下,他们说是有人进来将周梓恩打伤带走了,而孩子也是被那些人带走了。”

    “那是什么人带走了孩子和周梓恩?”苏纤芮错愕的看着西门烈。

    既然这个人将周梓恩的人打伤了,还将周梓恩带走了,是不是意味着银河,这个人也是想要救孩子的?

    可是,究竟是谁?

    “那个人一直在外面,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人,就已经被打晕了,后面的事情他不太清楚。”

    “那……我的孩子……现在是平安的吗?”区静无力的看着西门烈说道。

    “别怕,我会找到你的孩子的。”看着区静一脸精神恍惚的样子,西门烈的眼底泛着淡淡的复杂。

    他轻轻的握住了区静的手,对着区静点头道。

    “嗯……求你了,一定要找到我的孩子,西门烈,我求你了。”区静的眼泪不停地流,声音沙哑的对着西门烈呢喃道。

    西门烈看着区静这个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好,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孩子,在此之前,你要好好的冷静,相信我。”

    “好。”

    ……

    有西门烈在,区静也放心了下来,虽然每天还是会偶尔惊醒,但是区静显然已经更加冷静下来了。

    在孩子失踪的第四天,席凉茉放学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虚弱无力,让席凉茉非常疑惑。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席凉茉皱眉的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询问道。

    “小……小。”良久之后,对方才开始说话,席凉茉听到这个称呼,浑身一颤,脸色不由得白了几分。

    “姐?是你吗?”周梓恩给席凉茉打电话?

    席凉茉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了。

    “我……在我们以前……住过的地方,你可以来一趟吗?”周梓恩按住自己的手臂,断断续续的对着席凉茉问道。

    她的身体很难受,也很疼,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司徒霖的手中逃出来的,她现在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就是席凉茉了。

    “好,我马上过来。”席凉茉沉下脸,淡淡的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她不知道周梓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周梓恩的声音,周梓恩肯定是受伤了。

    这个样子推测,席凉茉便先去药店买了一些常用的伤药,然后起身去了自己以前住过的那个地方。

    周梓恩和席凉茉以前住过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废弃的地方,这里的一片都被征用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住在这边的地方。

    席凉茉找到了以前住的房子,四周已经长草了,而且还很深,可是,席凉茉没看到周梓恩的影子。

    席凉茉深呼吸一口气,叫着周梓恩的名字。

    “姐,你在什么地方?”席凉茉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应,席凉茉拧眉,刚想要离开的时候,才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声音。

    “小小,我在这里。”席凉茉顺着发出声源的那个地方看过去,便看到了躲藏在一大片草丛下面,脸色惨白的周梓恩。

    女人的头发凌乱,一张脸白的吓人,嘴唇还隐隐发紫,手臂正在流血,有些血已经干涸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席凉茉倒吸一口气,虽然对周梓恩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席凉茉都非常不赞同,可是,席凉茉的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周梓恩曾经救过自己。

    “我从司徒霖的手中逃回来的。”周梓恩断断续续的说着,人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席凉茉没有办法,只好扶着周梓恩进入了以前的老房子,给周梓恩处理伤口。

    弄好一切之后,席凉茉便坐在一边,等着周梓恩醒来。

    周梓恩现在这个样子,让席凉茉的心情很复杂。

    周梓恩做出这种事情,席凉茉觉得,自己应该要恨和讨厌周梓恩的,可是,周梓恩始终都是她姐姐,是救了她命的姐姐。

    就在席凉茉看着周梓恩的脸发呆的时候,周梓恩已经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周梓恩醒来的第一眼,看到了神情复杂的席凉茉。

    周梓恩哑着嗓子,对着席凉茉哑着嗓子道:“小小……谢谢你。”

    “不需要和我说谢谢,你刚才说你是从司徒霖的手中逃出来的,救了宝宝的人是司徒霖对不对?”

    如果救了宝宝的人是司徒霖的话,席凉茉一点都不担心。

    司徒家和席家一直关系很好,应该是从司徒傲开始,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

    “嗯。”周梓恩自嘲的笑了笑,看着席凉茉道:“小小,你是不是觉得我罪有应得。”

    “姐,离开这里,重新生活吧。”

    孩子没事,席凉茉觉得周梓恩还是可以被原谅,只要周梓恩不要在执迷不悟了。

    “好。”周梓恩目光复杂的看着席凉茉,淡淡道。

    周梓恩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离开这里,这一点,是席凉茉没有想到的。

    她还以为,周梓恩肯定不会屈服的,可是,现在周梓恩却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我可以……答应你,离开这里,但是我需要一点钱。”周梓恩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她必须要有一些钱。

    “我可以给你,你现在需要多少?”席凉茉想了想,看着周梓恩问道。

    “给我……五十万,我会离开这里,再也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周梓恩扯着嘴唇,看着席凉茉断断续续道。

    五十万对于现在的席凉茉来说,很多,可是,她可以问西门烈借,于是席凉茉同意了。

    席凉茉离开这里的时候,周梓恩说,不要将她在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三天后,席凉茉过赖给她送钱过来就可以了。

    席凉茉点头,便离开了这里,只要周梓恩可以安安分分的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席凉茉觉得,怎么样都是可以的。

    席凉茉从周梓恩那边回到了住处的时候,区静正在教攰攰功课,而苏纤芮则是在厨房做饭,看到席凉茉回来了,区静抬起头,目光温柔道:“回来了。”

    席凉茉看到区静,眉心一跳,似乎有些慌张的样子:“二嫂,你在教攰攰功课吗?”

    区静没有注意到席凉茉的表情,只是点头道:“攰攰很聪明,基本上不用我怎么教。”

    听了区静的话,攰攰抬起头,对着席凉茉奶声奶气道:“姑姑,攰攰是半晌的第一名,攰攰很聪明吧?”

    看到精致漂亮的攰攰,席凉茉轻笑道:“我家攰攰真厉害,棒棒哒。”

    攰攰一张精致的小脸蛋涨的红红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区静一眼。

    区静揉着攰攰的头,让攰攰继续做作业,攰攰点头,便安静下来,继续做功课。

    区静深深看了攰攰一眼,起身走到席凉茉身边问道:“小糯米,你怎么了?我看你从刚才回来就精神恍惚的样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对了,二嫂,西门哥哥今天还没有过来吗?”

    “应该马上……”

    “滴滴滴。”区静刚想要说西门烈可能等下就会过来,门口便传来了西门烈车子的声音。

    席凉茉立刻朝着门口跑去,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看着席凉茉的动作,区静只是摇摇头,没有在意。

    席凉茉挺喜欢西门烈的,也总是和西门烈一起玩闹。

    西门烈带了一些补品过来,给区静补身体。

    区静自从生了孩子之后,身体一直不怎么好,西门烈很担心区静的身体状况,专门带着补品过来给区静补身体。

    “西门哥哥,你终于来了。”席凉茉看到西门烈,笑嘻嘻道。

    西门烈轻佻眉梢,眼底带着淡淡的温柔看着席凉茉道:“小糯米今天这么热情?又看中了什么东西想要我帮你买?”

    和席凉茉他们相处了之后,西门烈也用亲昵的称呼称呼席凉茉。

    “西门哥哥,我能和你借点钱吗?”

    席凉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西门烈一眼,尴尬道。

    要是简桐现在在这里,席凉茉就会问简桐借钱了。

    毕竟简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很节俭,乔栗他们也总是会寄钱给简桐,而简桐在部队也是有工资的。

    “要多少?”西门烈只是淡淡的笑道,看着席凉茉道。

    “五十万。”席凉茉沉吟了许久之后,对着西门烈开口。

    西门烈很爽快的给了席凉茉一张支票,看到那张支票,席凉茉的眼底带着淡淡的复杂,她用力的握住手中的支票,对着西门烈说道:“西门哥哥,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

    “这笔钱,算是我送给你的,你帮我一个忙。”西门烈摸着下巴,冷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席凉茉疑惑的看着西门烈,似乎不明白西门烈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一样。

    “我想要娶区静。”西门烈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席凉茉道。

    席凉茉听了西门烈的话之后,眼睛睁得很大,她倒吸一口气,讷讷道:“西门哥哥很喜欢二嫂吗?”

    “嗯,我想要娶区静,可以帮我吗?”

    西门烈点头,他对区静的心思,不仅是席凉茉知道,就连苏纤芮也知道。

    顾念泠的尸体找到之后,苏纤芮也觉得西门烈是一个好男人,也想要撮合区静和西门烈。

    可是,区静是一个死心眼,一直都想着顾念泠,苏纤芮也就没有在说什么。

    “西门哥哥,感情这种事情,还是要讲究缘分的。”席凉茉想了想之后,只能这个样子回答西门烈。

    西门烈淡淡的颔首道:“我很清楚,但是,我爱区静,我可以一辈子陪着区静,我想要区静,成为我的女人。”西门烈坚定固执的看着席凉茉,让席凉茉看清楚自己眼中的坚持。

    席凉茉被西门烈眼底的坚持震慑到了。

    看到西门烈,席凉茉的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简桐。

    简桐和西门烈是一个样子的。

    当初席凉茉不记得简桐的时候,简桐也是这么固执的想要证明席凉茉就是小糯米。

    “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一点我要说一下,我也不知道二嫂会不会真的喜欢你,这一点,我不能保证。”席凉茉慎重的看着西门烈说道。

    西门烈目光温柔的点头:“我知道的,我会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追求区静,让区静喜欢上我。”

    “西门哥哥加油。”席凉茉闻言,对着西门烈笑嘻嘻道。

    “不过,要我帮你追二嫂,五十万有些少了,西门哥哥这么有钱,可不能这么小气。”

    “要是我能够娶阿静,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西门烈原本冷硬的脸,此刻满是笑纹,他捏着席凉茉的鼻子,亲昵宠溺道。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赖账。”席凉茉皱了皱鼻子,高高的抬起下巴,对着西门烈笑嘻嘻道。

    “好。”西门烈点点头,直到苏纤芮叫席凉茉他们吃饭,西门烈才和席凉茉进门。

    吃饭的时候,苏纤芮见西门烈和席凉茉两人有说有笑的,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人有什么好事情吗?说来我和阿静也听听?”

    区静原本安静的吃饭,听到苏纤芮提起自己的名字,区静不由得挑眉,看向了席凉茉和西门烈。

    席凉茉狡黠的摇头。

    苏纤芮见状,娇嗔了一声,没有在说话了。

    “西门,找到了宝宝吗?”区静放下手中的筷子,将今天一直憋着的话,最终问出来了。

    西门烈闻言,目光复杂道:“再给我一点时间,很快就会找到宝宝的。”

    “好。”区静知道,这种事情,只能慢慢来,西门烈是人,也不是神,她现在,只能够耐心的等待西门烈将孩子找回来。

    ……

    “真可爱。”顾念泠这几天一直都陪着孩子,他知道,区静现在肯定很担心孩子的安全。

    可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可以和孩子在一起。

    他带着孩子,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看着白白嫩嫩的宝宝,顾念泠的一颗心都柔软了。

    陈彤也很喜欢宝宝,时不时想要抱他,说也奇怪,宝宝一直都很乖的,只有陈彤抱她的时候,宝宝似乎很不开心,就会大哭,弄得陈彤尴尬不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