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15章 永远在一起

    她见顾念泠很喜欢孩子,便趴在一边,看着顾念泠温柔的逗弄着怀中的孩子,眼底满是痴迷。,

    “念泠,你这么喜欢孩子吗?我给你生孩子,好不好?”一边正在喝咖啡的司徒霖,听到陈彤“童言无忌”的话,一口咖啡都喷出来了。

    顾念泠看着想笑又不敢笑的司徒霖,一双绿眸,危险而冰冷的眯起。

    司徒霖咳嗽了一声,佯装淡定道:“抱歉,我的笑点,实在是有些低。”

    其实,他想要说,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这个陈彤,真的是一个活宝……陈彤确定自己不是出来搞笑的吗?

    “陈彤,我之前就和你说了,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亲妹妹一样照顾,我答应过你爷爷,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不会食言,同样的,你要是有喜欢的男人,可以和我说,我会给你一份丰厚的嫁妆。”顾念泠目光淡然的看着陈彤,声音沉沉道。

    听到顾念泠这个样子说,陈彤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委屈可怜的抓住了身上的衣服,看着顾念泠摇头道:“我什么都不要,你明明知道,我只是想要你而已,念泠,求你了,不要这个样子这么残忍的对我,好不好?”

    顾念泠的目光透着淡淡的寒气和疏离。

    “我爱的女人,只有区静一个人,陈彤,不要让我厌恶你。”

    “我不会介意的,我只是想要待在你的身边,就算是没名没分也可以的。”陈彤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

    顾念泠绷着一张脸,脸上依旧泛着寒霜,声音冷漠道:“抱歉,我不会做对不起区静的事情。”

    说完,顾念泠便抱着怀中咿咿呀呀的宝宝,起身上楼去了。

    看着往楼上走去的顾念泠,陈彤眼眶里的泪水,慢慢的涌动着,从脸上滑落下来。

    “陈彤,顾念泠是不会爱上你的,与其将自己的一颗心放在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你不如找一个会爱你的男人,这个样子,更好。”

    司徒霖看着陈彤脸上的泪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着陈彤摇头道。

    “我不要,我就是喜欢念泠,念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他说过的,就不可以抛弃我。”陈彤掐住手心,柔弱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看着司徒霖。

    陈彤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比任何人都要的固执。

    司徒霖虽然和陈彤相处时间不是很长,却也摸透了陈彤的性格。

    “好吧,随你,我言尽于此。”司徒霖无所谓的耸肩,起身跟着上楼去了。

    司徒霖上楼来到顾念泠的房间,便看到顾念泠看着床上爬来爬去的宝宝发呆。

    “怎么让孩子这个样子爬,小心摔下去。”司徒霖一把将床上的宝宝抱起来,对着顾念泠说道。

    “等下将孩子送到区静身边吧。”顾念泠淡淡的看了司徒霖一眼,目光慈爱的看着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宝宝。

    司徒霖原本逗弄宝宝的手,微微顿了顿。

    他看着顾念泠,目光泛着一股浅浅的担忧道:“你真的决定,要将宝宝送回给区静吗?”

    这个孩子也是顾念泠的,其实顾念泠的心里,也是非常想要陪着宝宝的。

    “阿静现在肯定很担心这个孩子,孩子在阿静的身边,我也很安心,我每天躲在暗处,看着阿静和孩子就可以了。”顾念泠在说到区静的时候,眉眼间都带着浓浓的温柔。

    司徒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念泠,宫殷现在已经不可能在翻身了,周梓恩也处理掉了,你和区静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你现在究竟是为什么还要躲着区静。”

    “你不会明白的。”顾念泠淡淡的扫了司徒霖一眼,淡漠道。

    “我是不明白,你明明这么想要见区静,为什么还要躲在暗处看区静?你知不知道,这个样子,很矛盾?”司徒霖看着顾念泠,有些无语道。

    顾念泠淡漠的看了司徒霖一眼,面无表情道:“将宝宝送回给区静,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你应该很清楚,还有,好好照顾我大哥。”

    “你……”司徒霖黑了一张脸,看着将他当成佣人一样使唤的顾念泠,气的快要吐血。

    他真的是上辈子欠了顾念泠两兄弟的。

    ……

    司徒霖带着宝宝平安回来的时候,区静眼泪都流出来楽

    宝宝看到区静的时候,似乎也非常开心,一直挥舞着自己短小的胳膊,就要朝着区静扑过去。

    看到宝宝开心的样子,区静有些好笑,她上前,将宝宝紧紧的抱在怀里,亲着宝宝柔嫩的脸。

    孩子什么损伤都没有,还是被司徒霖救了,区静非常的放心。

    “谢谢你,司徒霖。”区静用手指戳了戳宝宝柔嫩的脸蛋,抬起头,看着司徒霖说道。

    司徒霖懒洋洋的看了区静一眼,笑眯眯道:“不用,举手之劳罢了。”

    “宝宝,妈妈带你回房间去。”区静看着抓着自己的手指,便要往嘴巴去的宝宝,忍不住笑了起来。

    宝宝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区静,似乎很奇怪区静说的话一样。

    看到宝宝露出这种表情,区静除了无奈的微笑之外,再也找不到别的词形容。

    区静和司徒霖说了一下,便带着孩子上楼了。

    看着区静的背影,司徒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司徒霖什么都没有说。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些事情,还是要靠区静和顾念泠两个人自己解决。

    作为外人,他实在是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和区静说。

    司徒霖这一次还带来了两个国外知名的神经科医生,专门为了席祁玥的病情过来的。

    席祁玥的情况很稳定,医生也说了,按照席祁玥这种恢复的速度,很大的几率是会醒来的。

    知道这个消息,苏纤芮和区静他们都很开心。

    她们现在,就是等着席祁玥醒来的那一天。

    “司徒霖,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事情。”苏纤芮将一杯咖啡放在司徒霖的面前,看着司徒霖的脸,由衷的道谢道。

    “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我家和席家的关系,你也是知道的,我要是不帮,还有谁帮?我可是席祁玥的好哥们,你要是说谢谢,就有些见外了。”

    司徒霖轻佻眉梢,懒洋洋的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如何会不知道司徒霖说这个话的意思。

    她微微的垂下眼睑,对着司徒霖哑着嗓子道:“我知道的,但是,不管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

    司徒霖摸着下巴,低笑道:“以后还有更多感谢的时候呢。”

    苏纤芮听了司徒霖的话,有些疑惑的看着司徒霖,司徒霖只是摸着鼻子,笑了笑,朝着苏纤芮说道:“好了,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你好好陪着区静吧。”

    “好。”苏纤芮点头,目送着司徒霖离开之后,才转身上楼去了区静的房间。

    区静正在给宝宝洗澡,苏纤芮上前一起帮忙,宝宝在水里扑腾着,宝宝似乎一直都很喜欢在水里玩闹,看到苏纤芮进来之后,宝宝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着宝宝开心的样子,苏纤芮的脸上也难得的泛着些许淡淡的温柔。

    “孩子能够平安的回来,真好。”

    “嗯。”区静摸着孩子柔软而被水打湿的头发,看到孩子脸上的微笑,区静原本悬挂的心,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她也很开心,宝宝可以平安的回来,自然很开心,但是……区静心中也有一个疑惑,一直在区静的心口位置盘旋着,这种疑惑,怎么都没有办法消除。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苏纤芮拿起一边的浴巾递给区静,却见区静脸上泛着些许淡淡的暗沉,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区静拿过浴巾,将宝宝轻柔的包裹起来之后,看了苏纤芮一眼,缓缓道:“大嫂,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地方奇怪?”区静的话,倒是让苏纤芮有些疑惑。

    她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奇怪?难不成区静是怀疑司徒霖的行为吗?

    “司徒霖救了宝宝,却没有第一时间还给我,反而过了几天之后,将孩子还给我?”

    区静定定的看着苏纤芮,抱着孩子,走出了浴室。

    听到区静这个样子说,苏纤芮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

    区静说的话没有错,司徒霖救了宝宝之后,原本应该将宝宝带回来的,却在隔了这么许久之后,才将孩子带回来,究竟是因为什么关系?

    “顾念泠和司徒霖在一起。”区静目光幽深的看着苏纤芮,声音沉冷道。

    “阿静……”苏纤芮的心猛地一颤,她的神情异常复杂的看着区静。

    区静总是觉得顾念泠还活着,哪怕看到了顾念泠的尸体,区静依旧固执的觉得,顾念泠还活着。

    “大嫂,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会找到他的。”

    区静定定的看着苏纤芮,抿唇坚持道。

    看到区静这个样子,苏纤芮原本想要说的话,在看到区静那双固执的眼眸之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除了叹息之外,什么都没有办法做。

    ……

    宫殷已经破产了,而周梓恩现在也失踪了,灵境公司变成了整个京城最大的公司,和西门烈的公司也有很多业务上的往来。

    区静在西门烈的公司做的很好,也很认真,公司上下的人对区静由一开始的不满,渐渐的变得崇拜。

    日子就这个样子风平浪静的过了一个多月,席祁玥的手指,突然动了。

    发现这个事情的人是席凉茉,席凉茉当时正在给席祁玥擦拭手指,而这个时候,席祁玥的手指,突然动了,席凉茉欣喜若狂,立刻打电话给苏纤芮和区静。

    区静当时正在和客户谈工作,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和客户说了一声,便回来了。

    苏纤芮也是同样的情况,西门烈让医生给席祁玥检查了一下,医生说席祁玥的神经反映原有反应了,席祁玥说不定今天就可以醒。

    听到这个消息,苏纤芮很开心,开的眼泪都流出来。

    而区静也很开心,和席凉茉抱在一起。

    所有人都在安静的等席祁玥睁开眼睛,席祁玥是在下午六点钟醒来的。

    他醒来的时候,苏纤芮和攰攰正在陪着席祁玥,直到席祁玥睁开眼睛。

    “纤芮……攰攰……我……回来了。”席祁玥张口,说出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苏纤芮抱住了席祁玥的身体,哭泣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脸上的泪水,眼底泛着淡淡的心疼,他努力的想要抬起手帮苏纤芮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却怎么都没有办法。

    无奈之下,席祁玥才缓缓的放下手,眼神带着虚弱道:“我……都知道的。”

    他虽然陷入了昏迷,理智却还是清醒的,苏纤芮他们说的话,席祁玥都听到的。

    他知道顾念泠的事情,知道苏纤芮有多么想念自己,还听到了攰攰一直在叫爸爸。

    一切的一切,席祁玥都是知道的。

    “爸爸……攰攰现在是班里的第一名,攰攰很厉害吧。”攰攰扑进了席祁玥的怀里,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了席祁玥的脖子,摇晃着脑袋,朝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温柔的摸着攰攰的头发,声音嘶哑道:“爸爸知道,攰攰很聪明。”

    攰攰听了之后,靠在席祁玥的怀里,开心的笑了。

    区静和席凉茉两人进来的时候,看到席祁玥和苏纤芮一家人这么温馨的样子,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

    席祁玥醒来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西门烈和司徒霖都过来了,还有司徒霖的一个朋友。

    只不过,这个人戴着一个面具,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司徒霖的解释是说,他的朋友早年因为一场大火,面部损毁严重,现在只能戴着面具才能够见人。

    因为没有人会想要看到他的脸,实在是太恐怖了。

    “祁少,这一次,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帮你解决宫殷那只狼。”司徒霖邪肆的挑眉,对着躺在床上的席祁玥笑嘻嘻道。

    席祁玥抬起眸子,看了司徒霖一眼,淡淡道:“是的,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席祁玥以前的脾气不是这个样子的,原本是本着开玩笑心情的司徒霖,被席祁玥真的感谢之后,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摸着鼻子,没有在说话了。

    “你的朋友,不会说话吗?”席祁玥将目光落在了司徒霖的身后,淡淡的问道。

    隐藏在面具之下的顾念泠,右手不由得一紧。

    他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司徒霖见席祁玥的目光放在顾念泠的身上,立刻打哈哈道:“你也知道,他当时不是经历了一场大火吗?声带都给毁了,根本就不可以说话。”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席祁玥扫了顾念泠一眼,阖上眸子道:“我有些累了,先休息一下,你们自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