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21章 你会出来吗?

    西门烈危险的眯起眼睛,看向了司徒霖。

    司徒霖在京城的人脉关系挺广的,西门烈一直追查宫殷,都没有找到。

    西门烈想,要是他的人都没有找到宫殷的话,或许司徒霖这边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宫殷这个人非常狡猾,你的人一直找他都没有找到,更何况是我这边。”

    司徒霖看了西门烈一眼,眼底泛着淡淡的寒冰道。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不是宫殷做的。”席祁玥沉了沉眼睛,看着顾念泠道。

    “不是宫殷的话,还能够是谁做的?”

    席凉茉不理解的看着席祁玥。

    除了宫殷之外,还有谁想要将区静带走?

    难不成是……

    席凉茉的心口猛地一颤,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变得苍白一片。

    看到席凉茉脸上的表情,顾念泠的眸子危险的眯起:“小糯米,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顾念泠很敏锐,而席祁玥和西门烈也不例外。

    苏纤芮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席凉茉,神色担忧的看了席凉茉一眼。

    席凉茉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没有想到什么?”

    “真的?”席祁玥盯着席凉茉看了许久,像是不相信席凉茉说的话。

    “大哥,难不成你不相信我说的话?”见席祁玥用一种迟疑的目光看着自己,席凉茉嘀咕了一声,讪笑道。

    席祁玥淡淡的看了席凉茉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西门烈和顾念泠。

    “我想到了一个人,很有可能是她将区静带走的。”

    “周梓恩。”顾念泠的眼底,充斥着一股寒气,原本冷峻的脸,显得异常可怕。

    听到这个名字,席凉茉惊恐的睁大眼睛,她看着顾念泠那张冰冷可怕的俊脸,摇头道:“二哥,不会是她的。”

    周梓恩是她亲眼看着离开京城的,怎么可能会是周梓恩?一定不可能是周梓恩的。

    “小糯米,你有什么事情隐瞒我们?”

    见席凉茉帮周梓恩说话,顾念泠沉下脸,目光锐利的盯着席凉茉。

    席凉茉瑟缩了一下脖子之后,才讷讷道:“上一次姐姐的却是带走了二嫂的孩子,但是,后面司徒哥哥不是救回来了吗?然后……有一天,姐姐给我打电话,她受伤了,我给她处理了伤口后,她说,已经不想要在执着过去了,也不想要继续执着二哥,她打算放弃对二哥的那种执念,我还借了她一些钱,让她离开,亲自送她离开了这里。”

    “你确定她离开了吗?”司徒霖摸着下巴,看着瑟瑟发抖的席凉茉说道。

    席凉茉听司徒霖好像是不相信自己,鼓起腮帮子,神情恼怒的对着司徒霖恼怒道:“你现在是不相信我吗?还是你觉得我会和周梓恩一起将二嫂带走。”

    “小糯米,你不要这么激动,我只是问你,你确定看着周梓恩离开了吗?”

    司徒霖见席凉茉的情绪这么激动,头疼不已的按着难受的太阳穴说道。

    席凉茉撇唇,瞅了瞅司徒霖一眼,翻了一个白眼嘀咕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却是看着她进了火车站,她都说了,不会在这么执着了,一定不会在这个样子下去的。”

    司徒霖回头,看了顾念泠和席祁玥还有西门烈一眼。

    几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耐人寻味。

    而苏纤芮则是越发的担忧,如果区静真的落在了周梓恩的手中的话,只怕……

    周梓恩这个人,已经变得越来越疯狂了,以周梓恩对顾念泠的那种痴情,只怕会对区静做出很过分的事情,想到这个结果,所有人的心中都带着淡淡的担忧和惆怅。

    “我们现在究竟要怎么办?”良久,苏纤芮再也没有办法沉默下去,她现在很担心区静。

    “我会找到阿静的。”顾念泠起身,淡漠的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顾念泠冷酷的背影,苏纤芮的眸子泛着复杂和忧虑,席祁玥伸出手,搂住苏纤芮的腰身,淡淡的安抚道:“不必担心,他自己有分寸的。”

    “祁,你身体刚刚恢复,我先扶你去床上休息吧?”苏纤芮看了席祁玥一眼,深呼吸一口气说道。

    席祁玥没有拒绝,他看了司徒霖和西门烈一眼之后,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大厅就剩下席凉茉和西门烈还有司徒霖三个人了。

    席凉茉在刚才被司徒霖追问了周梓恩的下落之后,一颗心仿佛悬挂起来,特别的担忧。

    她舔着嘴唇,坐在了司徒霖身边的位置,睁着一双惶恐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司徒霖,讷讷道:“二嫂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对不对?一定不会是周梓恩做的,我看着周梓恩离开的。”

    “小糯米,你还是太天真了。”司徒霖见席凉茉到了现在还要帮周梓恩说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席凉茉怔讼的看着司徒霖,淡色的唇瓣,带着淡淡的光芒,她咬唇,神色隐隐有些难看,却固执的看着司徒霖:“她不会骗我的。”

    “西门,我们两人加大在京城的搜索范围,一定可以找到周梓恩的。”

    区静失踪之后,西门烈便封锁了整个京城,以这么短的时间内,周梓恩不可能带着区静离开京城。

    唯一的可能就是,周梓恩还在京城之中,她带着区静,肯定不只是离开京城这么简单,绝对是有什么目的。

    “嗯。”西门烈绷着一张俊脸,和司徒霖一起离开了客厅。

    看着西门烈和司徒霖离开的背影,席凉茉的嘴唇,泛着一股淡淡的苍白色。

    女人的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眼底带着一股淡淡的薄雾。

    她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只想要快点找到区静。

    席凉茉回到房间之后,便拿起手机,给周梓恩另外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号码,只有席凉茉知道,席凉茉以为,周梓恩一定会接电话的,但是,让席凉茉失望的是,周梓恩根本就没有接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席凉茉很生气。

    更多的,则是懊悔。

    她那一次,救了周梓恩,究竟是对,还是错?

    ……

    “唔。”区静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绑起来了,这个地方,一片的漆黑,房间很小,给人一种异常鬼魅非常的感觉。

    区静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青。

    她扭动了一下身体,头不断的摇晃着,想要挣脱手中的绳索,但是绑着区静的人,将绳子弄得很紧,区静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

    区静的一张脸黑的异常难看,直到前面的门,在这个时候,发出一声嘎吱声,区静反射性的朝着门口的位置看过去,便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周梓恩。

    女人见区静醒了,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疯狂之色。

    她低笑了起来,朝着区静走过去,冷笑道;“怎么?终于醒了?嗯?”

    “周梓恩,你想要做什么?”区静想起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去洗手间,刚出来,就被周梓恩打晕了。

    她还记得,昏过去的时候,周梓恩脸上的那股阴狠有多么的可怕,想到这里,区静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做什么?你觉得我是想要做什么呢?嗯?”周梓恩蹲下身体,将脸靠近区静,伸出手,用力的掐住了区静的下巴,对着区静冷嘲道。

    区静看着靠近自己的周梓恩,目光冷然道:“周梓恩,你这是在找死。”

    一次次的放过周梓恩,但是周梓恩却还是一遍遍找死。

    “找死?我可没有在找死,我要用你,将顾念泠找出来,我要他娶我,我要她杀了你。”

    周梓恩掐住区静的下巴,对着区静嗤笑一声。

    “你以为,念泠会听你的话?周梓恩,你清醒一下吧,在这个样子下去,死的那个人只会是你,顾念泠不爱你……”

    “啪。”周梓恩最讨厌的便是这句话,她不相信顾念泠一点都不爱自己,那是区静不知道,在顾念泠和她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顾念泠对她有多好。

    区静这个贱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一切?这个贱人……

    区静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她皱眉,看了周梓恩一眼,脸上绷紧的格外厉害。

    “你最好不要惹怒我,否则,我要你死的很惨。”周梓恩抓住了区静的头发,用力的撕扯着区静的头皮,区静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区静露出这种表情,周梓恩冷嘲的笑了笑,面色冷酷的推开区静的身体,起身离开了这里。

    区静趴在地上,神情狼狈的咳嗽了一声。

    周梓恩现在是真的疯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顾念泠……你会……出来吗?

    区静看着房间里唯一的窗户,心口的位置,却一阵剧烈的颤抖起来。

    ……

    区静失踪一天,西门烈和司徒霖两个人都没有找到区静一点的消息。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了一股慌张和紧绷的状态的时候,周梓恩的电话打过来了。

    当时所有人都在客厅商量对策,周梓恩的电话,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明晃晃的打了过来。

    接到周梓恩的电话的时候,司徒霖和西门烈的眼眸,泛着一股森冷的寒气。

    他面无表情的拿着手机,对着电话那边的周梓恩道:“我是西门烈,阿静在什么地方。”

    “哦?原来是西门总裁?真是幸会了。”周梓恩听到是西门烈接电话,咯咯咯的笑起来。

    西门烈听到周梓恩像是母鸡一样夸张恶心的笑声,俊脸划过一丝不耐。

    “周梓恩,不要找死,我问你,区静现在怎么样了?”

    “西门总裁是想要问我区静的情况?西门总裁这么担心区静吗?”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听到周梓恩这个样子娇柔的声音,西门烈就算是再好的耐心,此刻也隐隐透着些许的不耐烦。

    “顾念泠和你们在一起对吗?”

    周梓恩收回了刚才的漫不经心,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尖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