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24章 西门烈病危

    苏纤芮神情复杂,面上却带着忧愁。

    她现在也有些担心西门烈会出什么事情,区静和顾念泠之所以没有受这么严重的伤害,一切都是因为西门烈保护着他们两个人,要是因为这样害了西门烈,苏纤芮也觉得于心不忍。

    她现在唯一能够想的,就是希望西门烈会没事,能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

    区静在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的时候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区静浑身无力,整个脑子也是晕乎乎的。

    席凉茉一直都守在区静的床边,见区静醒来,席凉茉开心的不行,朝着区静扑过去,一把抓住了区静的手臂,欣喜若狂的叫着区静的名字。

    “二嫂,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小……糯米。”听到席凉茉的声音,区静虚弱无力的张口道。

    “想要喝水吗?”听到区静叫自己的名字,席凉茉立刻端起桌上的温水,递到区静的唇边。

    区静近乎贪婪的将席凉茉手中的温水喝掉,随后再度的躺在了床上,目光泛着淡淡虚无和空洞。

    看着区静脸上透着的苍白色,席凉茉轻轻的扶着区静继续躺下去。

    “顾念泠……和西门烈呢?”区静休息了一下之后,便想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还没有忘记,自己被周梓恩抓了,周梓恩利用自己威胁顾念泠,然后将整个房子都炸掉了。

    地动山摇的时候,西门烈出现了,抓住了他们的手,然后保护了她和顾念泠。

    “二哥现在还在昏迷的状态,不过你放心好了,医生说,二哥虽然受伤很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那么……西门烈呢?”听到顾念泠没有什么大碍,区静心下一松,又想起西门烈,区静忍不住再次着急问道。

    席凉茉那张俏丽的脸带着淡淡的复杂和忧色,她看了神情紧张的区静一眼,重重的咬唇,没有说话。

    见席凉茉不说话,区静的眸子不由得一沉,声音嘶哑道:“究竟怎么样了?西门烈怎么样了?”

    “西门大哥一直保护你和二哥,伤的很严重,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区静的身体,猛地一颤。

    她知道西门烈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她很感激西门烈对自己做的所有事情。

    西门烈真的很傻,明明知道她的心里只有顾念泠一个人,却还是这个样子拼命的保护自己,让自己受伤。

    想到这些,区静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像是被人用力的掐住一般。

    她深呼吸一口气,笑容泛着淡淡的苦涩和难过。

    “小糯米,你让人给我推轮椅过来,我想要去看看他。”

    “二嫂,你的身体。”席凉茉也很担心西门烈,可是现在区静的身体还很虚弱,席凉茉担心区静的身体状况。

    区静抬起头,深深的看着席凉茉,淡淡的摇头道:“无碍,我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想要去看看西门烈,看看他现在,好不好。”

    “好。”席凉茉见区静坚持,也没有在说什么。

    她和护士说了一下,便让人将轮椅拿过来,扶着区静坐上轮椅之后,便带着区静去了西门烈的手术室。

    西门烈伤的比较严重,到现在还在手术室抢救。

    “区小姐。”一直守在手术室外面的是一个样貌格外冷峻的男人,区静认识这个男人,是西门烈身边的心腹,叫墨林。

    区静对着墨林微微颔首道:“墨林,西门,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说,很严重,不知道能不能熬下去。”墨林那张冷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暗沉。

    区静的心口一阵窒息,她掐住手心,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在心中暗自的祈祷。

    西门烈,求你,一定要活着。

    她不想要继续背负这种人情债了,再也不想要在这个样子背负下去了。

    区静和席凉茉两人一直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手术室的门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

    区静立刻睁开眼睛,从轮椅上起来。

    她受伤原本就不怎么严重,只是身体很虚弱罢了。

    区静掐住手心,看着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问道:“医生,西门烈如何了?”

    “已经脱离了危险,具体的情况还是要等待后面的观察,家属做好准备吧。”医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便拿着病历离开了。

    区静不知道医生说的做好准备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医生脸上带着的深深的叹息,西门烈的情况,就算是脱离了危险,只怕也很严重吧。

    西门烈被送到了加护病房里面。

    区静看着西门烈那张惨白的俊脸,想到自从遇到西门烈之后,西门烈便一直在保护她,区静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淡淡的悲伤。

    “二嫂,我们先回去吧,西门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席凉茉见区静一直看着西门烈的病房发呆,忍不住叫着区静的名字说道。

    区静迷茫的睁开双眼,看了席凉茉一眼,扯了扯嘴唇道:“小糯米,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她给了西门烈希望,最终却又那么残忍的将这个希望打碎了,西门烈一次次的救了她,这份恩情,只怕这一辈子,她都还不清了,要是西门烈真的因为她出什么事情,区静又怎么可能心安的和顾念泠生生世世。

    席凉茉咬唇,看着一脸恍惚和惆怅的区静,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席凉茉不说话,区静低下头,苦涩道:“你带我去念泠的病房吧,我想要看看他。”

    “好。”

    席凉茉推着区静去顾念泠的病房的时候,苏纤芮和席祁玥正在病房陪着顾念泠,顾念泠还没有醒来,护士刚给顾念泠打针,看到区静过来,收拾了东西便推着小推车离开。

    苏纤芮见席凉茉推着区静过来,神色忧虑道:“阿静,怎么不在病床好好躺着?念泠这边不需要过于担心,我和你大哥都在这里,会好好照顾念泠的。”

    “我不放心顾念泠。”区静抬起头,看了苏纤芮一眼,朝着苏纤芮摇头道。

    苏纤芮闻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周梓恩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最终,还是害人害己,如果当初的周梓恩不做出这种事情来,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说到底,还是周梓恩的执念太深,才会引起这些事情。

    “大哥,大嫂,还有小糯米,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你们肯定也是一整天没有睡觉。”

    区静从轮椅上起身,朝着病床上的顾念泠走去,看着躺在床上,神情安详的顾念泠,忍不住对着苏纤芮和席祁玥他们说道。

    席凉茉闻言,立刻摇头:“不,我要在这里陪着二嫂。”

    区静现在的状态不容小觑,席凉茉想要陪着区静,担心区静会发生什么事情。

    区静听了席凉茉的话,眉心微微皱了皱道:“我没事的,小糯米,你守了我一夜,肯定很累了,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二嫂……”

    “小糯米,我们先回去吧,回去给阿静和念泠他们熬点鸡汤。”苏纤芮想了想,抓住了席凉茉的手,阻止了席凉茉还想要说的话。

    区静想要在病房好好的陪着顾念泠,有他们在这里,也不怎么方便。

    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不理解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见席凉茉用这种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顿觉一阵好笑的伸出手,捏着席凉茉的鼻子,低笑道:“你二嫂想要在这里陪着你二哥,难不成,你还想要留在这里当电灯泡不成?”

    席凉茉听出了苏纤芮的言外之意,一张脸变得的尴尬起来:“我……才没有想要当电灯泡。”

    看着脸色讪然的席凉茉,苏纤芮只是笑了笑,和区静嘱咐了一下,便和席祁玥一起离开。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病房变得格外的安静。

    区静伸出手,颤抖的摸着床上顾念泠的脸。

    男人依旧和以前一样,俊美矜贵,不管多少次,都让区静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顾念泠的身体,将脸颊埋在了顾念泠的怀里,眼眶隐隐透着一股淡淡的红色。

    “顾念泠……谢谢你回来了,谢谢你没事。”

    ……

    区静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总是感觉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脸上动来动去的,有些烦躁。

    区静抬起手,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想要将这股烦人的苍蝇给挥开。

    谁知道,便听到了一声浅浅而温柔的低笑声。

    听到这个笑声,区静立刻睁开眼睛,那双漂亮的杏眸,睁得很大很大,看到了印入自己眼帘的俊脸。

    “顾念泠?”区静的脑子有些混沌,待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谁之后,区静忍不住吃惊道。

    顾念泠懒洋洋的挑眉,看着区静,低笑道:“阿静……你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区静面色微红,她慌张的从顾念泠的身上就要起来,看到区静的动作,顾念泠似乎有些不满意的样子,抓着区静不肯松手。

    “阿静……我很想你。”顾念泠灼灼的呼吸,划过了区静的脸颊,带着一股异常温润缱绻的气息。

    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眶隐隐闪动着晶莹的泪水。

    她靠在顾念泠的脖子上,轻声呢喃道:“顾念泠,我也很想你,以后,不要离开我了,好吗?”

    顾念泠吻着区静的脖子,一个激动,碰到了自己身上的伤口,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了一片,男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区静听到了,慌张的扶着顾念泠的身体道。

    “哪里疼了?我现在给你叫医生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