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31章 简桐,你回来

    苏纤芮和区静两个人陪着席凉茉来到了冰窖的时候,席凉茉全程都没有说话。

    在看到躺在冰床上的简桐之后,席凉茉捂住嘴巴,指着简桐空洞的心口尖叫道:“心呢?桐桐的心哪里去了?你们将桐桐的心拿到哪里去了。”

    “小糯米,这是桐桐生前的意愿。”苏纤芮看着情绪激动的席凉茉,有些悲伤道。

    “还给我,将简桐的心还给我。”席凉茉疯狂的摇头,扯着苏纤芮的手尖叫道。

    “小糯米,你冷静一下。”区静看着席凉茉疯狂的样子很痛苦,她抓住席凉茉的手臂,企图阻止席凉茉的痛苦,可是,席凉茉只是疯狂的尖叫起来。

    “骗人的,一切都是骗人的,你们将桐桐的心还给我……骗人的……桐桐,你醒来啊,简桐,不要玩了,我求你了……”

    “砰。”

    “小糯米。”

    就在苏纤芮和区静都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原本还疯狂自虐的席凉茉,突然被人打晕了过去。

    看着晕过去的席凉茉,苏纤芮和区静两人惊呼了一声,齐齐的看向了扶着席凉茉的司徒霖。

    “先出去在说吧。”是司徒霖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席凉茉,目光幽深的对着区静和苏纤芮说道。

    区静的嘴唇,剧烈的颤抖起来,她扶着苏纤芮,两人一同离开了这里。

    司徒霖将席凉茉带回了卧室,给她打了一针,顾念泠和席祁玥他们也都没有去上班,只是看着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席凉茉,目光满是悲伤和无奈。

    席凉茉的情绪很激动,不管怎么安慰,都无济于事。

    “这些天,好好陪着小糯米吧。”

    司徒霖起身,对着区静他们说道。

    “我们知道的。”区静坐在床边,摸着席凉茉的头发,目光隐隐带着些许浅浅的悲伤道。

    司徒霖离开之后,区静看着床上的席凉茉,不由自主的便落泪。

    看着安静流泪的区静,顾念泠上前,轻轻的拥着区静的身体,将下巴抵在区静的肩窝的位置,淡淡道:“别哭。”

    “念泠,小糯米要怎么办?你说,小糯米究竟要怎么办、”

    区静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顾念泠哑着嗓子道。

    顾念泠深深的看着区静,抬起手,轻轻的擦拭着区静眼底的泪水。

    “会好的,我相信小糯米,她有我母亲的坚强,她可以承受这一切的。”

    “我……真的很担心。”区静苦涩的笑了笑。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简桐和小糯米从小青梅竹马,为什么老天爷这么残忍?”

    她还在盘算,到了席凉茉二十岁的时候,简桐和席凉茉两人结婚,会成为年轻幸福的一对,可是……一个晴天霹雳之下,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悲伤和痛苦。

    “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我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好好陪在小糯米的身边,简桐不愿意看到小糯米这个样子,毕竟他这么疼爱小糯米,恩新看到小糯米难受和痛苦。”

    区静咬唇,靠在顾念泠的怀里,呜咽的哭了起来。

    ……

    “简桐,你回来,你要去哪里?桐桐……不要走。”

    席凉茉陷入了噩梦中,她挣扎子安梦靥中,不断叫着简桐的名字,直到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擦拭着席凉茉额头上的虚汗,席凉茉像是被什么震慑到了一样,倏然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乔栗那张慈爱憔悴的五官。

    “醒了?”乔栗温柔的扶着席凉茉,轻声道。

    席凉茉哭泣的扑进乔栗的怀里,抓着乔栗的衣服,声音嘶哑哽咽道:“乔姨,一切都是骗人的,对吗?”

    简桐没有离开,所有人都是为了吓她编造出来的谎言罢了,简桐其实没有死,没有离开他。

    “小糯米,知道桐桐在中枪的时候,说了什么吗?”乔栗摸着席凉茉柔软的发丝,眼底带着空洞和迷离道。

    席凉茉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样,她重重的咬唇,看着乔栗空洞虚无的脸,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

    乔栗深深的看着席凉茉,缓缓道:“桐桐在被送去抢救的时候,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他说,他要回去,他会一直陪着你的,不管他在哪里,都会一直陪着你,简桐没有死,他一直都在我们心里住着,简桐怎么可能会死?”

    乔栗抓住席凉茉的手,将席凉茉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的位置。

    这里,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着,乔栗是要用这种方式,告诉席凉茉,简桐还活着,一直活在他们的心里。

    “乔姨……我想要陪简桐,简桐不能下葬,知道吗?”

    席凉茉突然格外冷静的看着乔栗,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道。

    乔栗的眼底带着些许忧虑道:“小糯米,你想要做什么、”

    当初田雅也是,一直不让顾夜爵下葬,就这个样子,顾夜爵呆了很久,直到后面慕清泠让田雅将顾夜爵下葬,顾夜爵最终才下葬安息。

    “他答应过我,会活着回来的。”

    席凉茉看着乔栗,轻声道。

    “乔姨,我会好好的,我不会让桐桐难过的,他舍不得我难过,只要我一难过,他就会心疼,现在我这么难过,他怎么舍得?”

    席凉茉自言自语道。

    看着席凉茉那张虚弱而空洞的脸,乔栗的心口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她掐住手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小糯米,答应乔姨,你会好好的,对不对?”

    如果席凉茉不好好的,她又怎么对得起慕清泠?

    “我会好好的,因为桐桐还活着啊,我会好好的。”席凉茉扬起唇,笑得异常脆弱道。

    乔栗看着席凉茉这个样子,心中莫名的泛着一股的不安。

    乔栗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涌起这股不安,只是看着席凉茉这幅样子,不由自主的便会涌起这种感觉。

    席凉茉的情绪,真的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每天都会照顾阳台上的花草,没有了悲伤,没有了疯狂,安静柔弱的像个布娃娃。

    这么安静的席凉茉,反而让顾念泠他们担忧。

    区静更是每天陪着席凉茉,西门烈那边都很少过去,只是让人将顾欧鳞带给西门烈,让小欧陪着西门烈。

    “二嫂,你不用陪我,我没事的。”日子就这个样子过了一个月,席凉茉什么反常都没有。

    区静看着席凉茉这个样子,渐渐的放心下来。

    她想,或许席凉茉比他们想的都要坚强。

    区静离开了席凉茉的卧室之后,席凉茉原本还带着沉寂的脸上,泛着一层决绝。

    简桐,你还活着的对不对?你别怕,等我将你的心找回来,你就可以活过来了。

    ……

    “念泠,区静,不好了。”一大早,苏纤芮急切的声音,在房门口传来。

    区静有些迷茫的翻了一个身,揉着自己的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从床上起来。

    顾念泠伸出手臂,抱住区静的腰身,淡淡道:“你先睡一下,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嫂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很着急的样子,我和你一起过去,指不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区静摇摇头,捧着顾念泠的头,在顾念泠的嘴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顾念泠搂住区静的腰身,目光幽深晦涩的凝视着区静。

    区静翻了一个身,拿起一边的衣服,开始给自己穿衣服,穿好之后,便给顾念泠穿衣服。

    两人都整理好了之后,便朝着门口走去,拉开门,便看到了站在门口,脸色惨白,目光焦灼的苏纤芮。

    “大嫂,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苏纤芮露出这种恐惧的表情,区静有些担忧道。

    “简桐的尸体不见了,小糯米也不见了。”

    “你说什么?”苏纤芮的话,让顾念泠和区静的脸色不由得一变。

    他们和苏纤芮一同往放置简桐尸体的冰窖,冰窖空空如也,上面哪里还有简桐的尸体。

    乔栗和简夏知道这件事情赶到冰窖,看到冰窖的场景之后,乔栗和简夏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怎么回事?桐桐的尸体哪里去了?”

    “小糯米带走了。”席祁玥绷着脸,目光幽深的对着所有人说道。

    “小糯米将桐桐带到哪里去了?”乔栗捂住嘴巴,沧桑的脸上满是虚弱道。

    席凉茉一直平静的脸,原来只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的伪装吗?

    在所有人都放松警惕的时候,席凉茉便带着简桐的尸体,离开了这个地方。

    “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只能等了。”席祁玥的眉心微微皱了,立刻让自己的手下去找席凉茉。

    顾念泠也让自己的人在全城找席凉茉。

    简桐和席凉茉一同失踪的事情,司徒霖也知道了,他特意过来席家,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苏纤芮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司徒霖,司徒霖听了之后,脸上泛着一抹无奈和担心道。

    “看来……小糯米是没有办法承受桐桐离开的这个打击了。”

    司徒霖的话,让苏纤芮和区静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当时席凉茉表现的那么镇定和平静,他们还以为,席凉茉已经放下了,她可以接受简桐死掉的事实,没有想到,一起都是假象。

    “小糯米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小糯米。”

    “只能等了,会找到的。”司徒霖头疼的摇头道。

    先是简桐的死,现在又是席凉茉的失踪,所有人都觉得心情很压抑。

    就在所有人沉默之际,客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