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32章 你说我是小孩?

    区静和苏纤芮都没有什么心情去接电话,管家只好拿起电话接听,却在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管家惊喜道:“小姐,你现在在哪里?大少和二少都在找你。”

    “是谁的电话?小糯米的电话吗?”区静听到管家惊讶的叫着小姐两个字,立刻起身,朝着管家走去。

    管家看着情绪激动的区静,结结巴巴道:“是小姐的电话。”

    “开免提。”席祁玥沉下脸,对着管家命令道。

    管家不敢迟疑,立刻按下免提,顾念泠和席祁玥对视了一眼之后,席祁玥便开口道:“席凉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是席祁玥第一次用这么严厉的口吻叫席凉茉的名字,以前席祁玥都是叫席凉茉的乳名,席祁玥一直也非常疼爱席凉茉,毕竟他们两人岁数相差很大,席凉茉又是最小的孩子,席祁玥一直都很宠爱席凉茉,谁知道,席凉茉现在竟然这么无法无天,全然不顾及所有关心她的亲人。

    “大哥,二哥,大嫂,二嫂,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在。”席凉茉嘶哑而空灵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席祁玥握住苏纤芮的手,一双凤眸冷的格外可怕。

    “马上回家,听到没有?”简桐的死,对席凉茉的打击很大,席祁玥很担心席凉茉会因为简桐的死,做出什么偏激的举动。

    席凉茉发出一声嘶哑和苦涩的声音,缓慢道:“大哥……我不会回家的,我要带着桐桐离开这里,你们不要找我,因为,我不会回来的,大哥,你们好好保重。”

    “小糯米,不要做傻事。”苏纤芮以为席凉茉要去自杀,立刻慌张的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席凉茉酸涩难当的扯着嘴唇,慢悠悠道:“大嫂,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简桐没有死,我只是想要和简桐两个人生活,大哥,二哥,从小你们就很疼我,小糯米一直都在你们的保护长大的,现在小糯米想要自己长大,请你们保重。”

    “告诉乔姨,我会和简桐一起生活的,我会很好,我会活着,我会等简桐回来。”

    “小糯米,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谈,你乖乖的,先回家,好不好。”区静听到席凉茉的声音,鼻子莫名的酸涩起来。

    她哑着嗓子,叫席凉茉的名字。

    可是,席凉茉再也没有说话了,很快,电话那边,便传来了一声嘟嘟声。

    苏纤芮捂住嘴巴,泪水浸湿了整个眼眶。

    “小糯米……她究竟在做什么?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是我们席家的孩子,绝对不会软弱的去自杀。”席祁玥绷着脸,目光冰冷的看着顾念泠道。

    “现在,我们先将她找回来吧。”顾念泠皱了皱眉,看着席祁玥淡淡道。

    席祁玥抿着薄唇,目光冷然道:“也只能这个样子。”

    ……

    “为什么帮我??”此刻,在京城一处郊区,席凉茉放下电话,看向了不远处的男人,淡漠的问道。

    “帮你需要理由吗?我只是还你一个恩情罢了。”男人慢悠悠的抬起头,那张脸,便在阳光下,显露出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席祁玥好顾念泠他们找了许久的宫殷。

    “你真的可以帮我保存桐桐的尸体?”席凉茉目光凌冽的看着宫殷道。

    席凉茉当初救了宫殷一命,没有想到,宫殷会帮她。

    “自然可以帮你。”宫殷淡淡的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那我相信你,请你帮我保存桐桐的尸体,我有空会过来这边看他的。”

    “她……过的好吗?”宫殷点头之后,看着席凉茉,缓缓的问道。

    宫殷说的她是谁,席凉茉在清楚不过了。

    她的手指,用力的掐住,娇俏漂亮的脸上,透着一股淡淡的凉薄道:“宫殷,你害了我大哥和二哥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当时救你的时候没有看清楚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绝对不会救你。”

    “但是你还是救了我一命,不是吗?”宫殷浅笑道。

    这个样子心平气和的宫殷,和以前那个浑身暴戾之气的宫殷,完全是不一样的。

    席凉茉看了宫殷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冷淡道:“希望你说话算话。”

    “你以为,我会欺骗你?”

    “那可不一定,你不是一直都在欺骗我二嫂吗?”

    席凉茉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道。

    宫殷垂下眼睑,淡漠道:“我是欺骗了区静,原本只是想要利用区静对付顾念泠的,只是我没有算到,我会爱上区静罢了。”

    “你根本就不爱二嫂,爱一个人,是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受伤的,可是你做的事情,都在伤害二嫂,你以为这就是爱情吗?”席凉茉听到宫殷说爱这个字,变得非常激动,忍不住对着宫殷嘲讽道。

    宫殷的眉眼间,隐隐带着些许淡淡的阴霾,他看着席凉茉,却没有动怒。

    席凉茉深呼吸一口气,声音带着些许悲凉道:“宫殷,那个不是爱情,你如果爱二嫂,不会利用我姐姐,你看看你将我姐姐变成什么样子。”

    “她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完全是因为我的关系,说明在她的内心深处,原本就潜藏着这种想要嗜血和阴暗的血液,我只是引导她罢了。”宫殷抬起头,看了席凉茉一眼,冷嘲道。

    席凉茉的眉心,不由得皱了皱。

    她淡淡道:“总之,我二嫂现在生活的很好,你害了我二哥没有了左手,你还想要如何?”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在动他们,她幸福就好。”

    这一次之后,宫殷彻底的知道,爱一个人,究竟要怎么爱。

    只是,或许是他醒悟的比较晚吧,他扯了扯嘴唇,苦涩的笑了笑。

    ……

    席祁玥和顾念泠他们,找了席凉茉两个月,却没有找到席凉茉,最终,顾念泠他们放弃。

    西门烈的眼睛找到了解决的方法,墨林带着西门烈去了意大利治疗,在离开的时候,西门烈和区静说,等他的眼睛恢复之后,会回来找区静的。

    顾念泠听了这句话之后,一张脸黑的可怕,从机场回来,男人的脸色都没有缓和过来。

    区静侧头,看着顾念泠绷着的那张俊脸,有些好笑道:“生气了??”

    她用手,抓着顾念泠的头发,一脸好笑的对着顾念泠问道。

    顾念泠冷漠的看了区静一眼,眯起眼睛道:“你这么开心?”

    “开心啊,为什么不开心?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像极了得不到糖果的小孩。”区静抱着顾念泠的脖子,一脸娇憨的笑道。

    “小孩?你在说我是小孩吗?嗯?”顾念泠闻言,原本就阴暗甚至是诡谲的眸子,更是透着一股幽深道。

    “难道不像吗?”区静笑嘻嘻的凑近顾念泠的嘴巴,用力的亲了一口。

    “我让你看看,小孩的威力有多强。”顾念泠将区静压在床上,扬手将区静身上的衣服尽数的撕碎。

    区静惊呼了一声,扭动着身体,一张脸绯红了一片:“顾念泠,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你做什么?快点放开我。”

    看着女人娇媚动人的表情,顾念泠暧昧的用手指在区静的脸上滑动了一下,懒洋洋道:“大白天又如何?嗯?”

    “你……别……”顾念泠越发的邪魅撩人,就连这撩拔的技术都与日俱增,被顾念泠这个样子撩拔,区静忍不住娇喘了一声,抓住了顾念泠的手臂,难受的叫着顾念泠的名字。

    顾念泠邪气的轻佻眉梢,目光幽深晦涩的看着双颊透着一股浅浅绯色的区静,懒洋洋道:“不要?可是,我看你似乎很想要我的样子。”

    “混蛋……你犯规。”区静惊呼了一声,嘴巴已经被顾念泠堵住了。

    很快,房间内便响起一声异常暧昧的娇喘和喘息。

    苏纤芮抱着扁着嘴巴的顾欧鳞,来到区静和顾念泠的房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娇喘,苏纤芮有些头疼起来。

    她低下头,见顾欧鳞委屈可怜的样子,顿时有些着急道:“小欧乖,爸爸妈妈现在又些事情……正在忙,大伯母带你去吃东西。”

    “妈妈……”顾欧鳞才一岁左右,吐字还不清楚,一张漂亮的脸蛋,萌化了苏纤芮的心。

    苏纤芮搂着顾欧鳞的身体,摸着顾欧鳞的脸蛋道;“乖,妈妈现在很忙,大伯母带你去找堂哥玩。”

    顾欧鳞委屈的用那双漂亮的绿眸看着苏纤芮,用小小的脑袋,用力的蹭了蹭,没有在说话了。

    见顾欧鳞这么乖巧,苏纤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带着顾欧鳞离开。

    区静和顾念泠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苏纤芮也为两人高兴。

    毕竟之前区静和顾念泠两人分别的时间,有些长。

    ……

    一年过去了,临近春节的这一天,人特别的多,许多人都准备着回家过年,街道上也挂上了红色的灯笼,整个世界都看起来喜气洋洋的样子。

    区静搓着手掌,裹着身上的围巾,站在顾氏集团的门口等着顾念泠出来。

    等了近半个小时,终于看到顾念泠从里面出来,顾念泠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职业套装,长相非常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是顾念泠新聘用的秘书,大学博士生,在顾念泠身边工作了有半年,不管是能力还是什么,都无可挑剔。

    “顾太太怎么过来也不进去?”谢柳看到站在集团门口,冻得一张脸都红红一片的区静,惊讶道。

    区静看了谢柳一眼,摇头道:“我就在这里等他就好了。”

    谢柳温婉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羡慕道:“顾太太和顾总的感情真好。”

    “谢谢。”区静看着走进自己的顾念泠,朝着谢柳微微颔首道。

    顾念泠那双绿眸泛着些许暗沉的气息,他不悦的看着区静冻得发白的脸,目光沉凝道:“以后不许在这个样子乱来了,知道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