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36章 三年之痒七年之痛

    桐桐……是你吗?桐桐……

    席凉茉没有听前台小姐在说什么,她已经泪眼婆娑的朝着陆亭珏扑过去,一把抱住了陆亭珏的身体,将脸埋进了陆亭珏的怀里。

    “呼。”在场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所有人都傻傻呆呆的看着抱着陆亭珏的席凉茉,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席凉茉竟然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情吧?

    陆亭珏也第一次遇到这种突然袭击,整个帝国,有很多的女人都想要爬上陆亭珏的床,但是,像是席凉茉这么明目张胆的,却还是第一个。

    陆亭珏回过神,眼神冰冷的将抱着自己不放的席凉茉冷冷的扯开。

    “女人,你想要爬上我的床?”冰冷诡谲的声音,不似从前那种温和宠溺,席凉茉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掐住一样,她抖着嘴唇,看着眼前这张和简桐完全不一样的脸,泪水顺着眼睑慢慢的滑落下来。

    看到席凉茉哭泣的样子,陆亭珏的心脏,骤然一抖,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将这个女人赶出去,以后不许她出现在陆氏集团。”陆亭珏阴狠的扫了席凉茉一眼,朝着一边已经吓傻的员工阴狠的命令道。

    保安很快过来了,请席凉茉离开这里,可是,席凉茉只是站在原地,痴痴的看着陆亭珏,一动不动,就那样认真的看着了陆亭珏。

    陆亭珏的心情很烦躁,他绷着一张脸,朝着大门口走去。

    席凉茉对着陆亭珏的背后,大叫道:“站住,不许走。”

    在场的人,再次倒吸一口气。

    整个帝国,能够用这种命令口吻命令陆亭珏的人,基本不存在,眼前这个女人,不仅不要脸的来陆氏集团抱陆亭珏,还命令陆亭珏,大家的目光,或鄙夷,或幸灾乐祸的看着席凉茉。

    “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陆亭珏回头,冷硬的眉眼间弥漫着一股阴冷之气,对着席凉茉冷冷道。

    席凉茉的身体,趔趄的倒退了一步,她摇摇晃晃的朝着陆亭珏走进,那双漂亮而弥漫着泪水的杏眸,此刻,更是显得格外明亮甚至好看。

    她走进陆亭珏的面前之后,眼底泛着泪意的伸出手,轻轻的摸着陆亭珏的心脏,一直哭。

    “该死的,谁允许你碰我的。”陆亭珏被女人温热的指尖触碰了一下,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绷着一张脸,一把抓住了席凉茉的手腕,眼神猩红而鬼魅的朝着席凉茉沉冷道。

    席凉茉看着陆亭珏,眼睛那么的坚定,让人以为,陆亭珏是他的爱人一般。

    “疯子。”陆亭珏看着席凉茉的目光,莫名的有些心慌,他甩开了席凉茉的手,冷漠的离开了这里。

    桐桐……不要走……桐桐。

    席凉茉捂住嘴巴,视线模糊的看着陆亭珏高大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泪水弥漫了席凉茉整张脸,席凉茉再也没有办法控制,慢慢的蹲下身体,抱着脑袋,呜咽了一声,痛苦不堪。

    桐桐……我找到了你,可是,你却不认识我了,怎么办?

    席凉茉无助的像个孩子一样,一直哭,所有人都将席凉茉当成了疯婆子,当成了想要攀上陆亭珏的疯婆子。

    ……

    苏纤芮这几天心情很不好,眉宇间总是带着淡淡的忧郁。

    区静对于这种情况的苏纤芮,很担忧,她甚至连班都没有去上,专门陪着苏纤芮,还带苏纤芮去商场逛街。

    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苏纤芮的心情也没有办法好转。

    “大嫂,我看,你还是问问大哥吧,这种事情,你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也不是办法。”区静见苏纤芮这幅样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忍不住朝着苏纤芮建议道。

    苏纤芮看了区静一眼,神色薄弱道:“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不想要破坏大家的兴致。”

    听苏纤芮这个样子说,区静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复杂。

    就在区静想要带着苏纤芮去商场上面的寿司店的时候,却在马路对面,看到了搂着一个年轻女孩的席祁玥。

    看到那一幕,区静倒吸一口气。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席祁玥搂着一个年轻的大学生,区静都不相信,深爱着苏纤芮的席祁玥,竟然真的……会出轨?

    难不成,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真的……存在?

    “阿静,怎么了?”苏纤芮的视线没有往对面看过去,她走了几步,见区静没有跟上来,有些疑惑的叫着区静。

    区静回过神,反射性的用自己的身体,将对面的马路给阻挡起来,她尴尬的扯了扯嘴唇,讷讷道:“不……没……没什么,大嫂,我们去那边逛,听说那边的商场正在减价,我们去那边逛的话,会更好。”

    区静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绝对不会让苏纤芮看到席祁玥和另一个女人这么亲密的去珠宝店。

    苏纤芮看着这么急切的拉着自己要离开的区静,困惑不已,她看向了对面,不期然的,便看到了搂着女人在看珠宝的席祁玥。

    那一瞬间,苏纤芮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如同冰雕一般。

    “大……大嫂……”区静在心中惊呼一声,脸色微白的看着肤色渐渐惨白的苏纤芮。

    她挡在苏纤芮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其实……或许是我们看错了,大哥,只是帮人家买……”

    “不用解释。”苏纤芮将目光收回来,声音极度的冷淡。

    她轻轻的推开了区静的手,抛出一句轻飘飘的话道:“阿静,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去休息。”

    “大……嫂。”区静看着苏纤芮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追了上去。

    席祁玥怎么会出轨?区静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一个很好的理由。

    席祁玥不应该会出轨的,他那么爱苏纤芮,怎么会说出轨就出轨?

    难不成男人都是这个样子,时间长了,就觉得索然无趣,想要找年轻的躯体释放自己的激情?

    席祁玥都出轨了?过些年,是不是……顾念泠……

    区静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面临了婚姻的危机之际,她也开始变得惶恐不安,她甚至担心,有那么一天,她和顾念泠,也会走上这一步。

    ……

    “怎么了?大嫂呢?”顾念泠今天很准时的下班回来,一走进客厅,便看到了坐在客厅看着地毯上和攰攰玩闹的区静。

    区静抬起头,漂亮的眼睛,多少充斥着哀怨和悲伤。

    被区静用这种悲伤和哀怨的目光看着,顾念泠有些莫名其妙起来,这些日子,区静的却是有些莫名其妙,情绪也时常不好,顾念泠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我今天看到了。”区静将目光从顾念泠的身上移开,声音嘶哑的朝着顾念泠苦涩道。

    闻言,顾念泠的脸色,绷紧的格外厉害,他甚至不知道区静说的看见,究竟是什么。

    “攰攰,能够带小欧上楼去玩吗?”区静从沙发上起身,来到攰攰的身边,摸着攰攰的头说道。

    “好。”攰攰点点头,抱起地上爬来爬去,玩的不亦乐乎的顾欧鳞,起身离开了客厅。

    攰攰他们离开之后,区静才起身,走进顾念泠,眼神异常冰冷道:“顾念泠,我看到大哥背叛大嫂,搂着一个女学生逛珠宝店。”

    “你说什么?”顾念泠沉下脸,似乎不相信区静说的话一般。

    席祁玥在年轻时候,的却是很叛逆,也很混账,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玩女人,但是,后来已经改变了,况且,席祁玥是真的很爱苏纤芮,怎么会突然出轨别的女人?

    不管怎么样,顾念泠都不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

    “我今天和大嫂去商场散心,无意中看到了对面的马路上,大哥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学生,在逛珠宝,你觉得是我的眼睛看错了吗?”

    区静见顾念泠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声音拔高,变得格外的尖锐。

    看着情绪激动的区静,顾念泠立刻上前,轻轻的拥着区静的身体道:“好,我相信你,这件事情,我等下问一下大哥。”

    “如果大哥真的出轨,我一定会看不起他。”

    丢下这句话,区静用力推开顾念泠的身体,气呼呼的再度说道;“我先上楼去陪着大嫂,这些天,大嫂的食欲不好,我担心她闷出病来。”

    闻言,顾念泠只能看着区静离开,扯掉脖子上的领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沉冷的瞪着席祁玥回来。

    十一点半的时候,席祁玥回来了。

    他还以为别墅没有什么人,却不想,看到了正在客厅喝酒的顾念泠。

    “怎么还没有睡?”席祁玥见顾念泠在客厅喝酒,轻佻眉梢,成熟俊朗的脸上带着些许疑惑。

    他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一边,解开外套,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顾念泠走去。

    顾念泠绷着一张脸,淡漠的抬起头,那双阴暗的绿眸,在昏沉沉的光线下,显得异常凌厉。

    “大哥,你这些天,怎么都不回家?公司这么忙?”

    席祁玥这些天,基本都没有回来,也见不得席祁玥的影子。

    席祁玥淡淡道:“公司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不经常回来?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事情。”

    “大嫂这些天,心情很不好,人也清瘦了不少,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席祁玥闻言,俊脸不由得一沉:“她和你抱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