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537章 我没事,我很好

    “男人在外面有自己的事业,更何况,席氏集团现在正在蒸蒸日上,我要忙着工作,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多疑。”

    见顾念泠没有说话,席祁玥冷着脸,声音有些不耐烦。

    “真的只是工作。”顾念泠也不知道,为什么席祁玥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以前的席祁玥,从来不会这个样子,可是……现在的席祁玥,却莫名的让顾念泠看不透。

    “怎么?你也在怀疑我?”席祁玥起身,凤眸带着一股凌厉的寒气道。

    “今天阿静和大嫂都看到了。”

    “看到什么?”席祁玥无所谓的耸肩道。

    “你搂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在珠宝店挑选珠宝,我可不认为,你是买给大嫂的。”

    顾念泠言辞犀利道。

    顾念泠原本以为,说出这个,席祁玥肯定会慌张,可是,席祁玥却嗤笑一声,冷淡道:“男人在外面养一个女人不是很正常吗?我需要他们的身体,他们需要我的钱,各取所需罢了,我又不会因为外面的女人,和苏纤芮离婚,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说出这些话,让顾念泠怀疑眼前的席祁玥,不是席祁玥,是别人假冒的。

    “席祁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现在是想要背叛你和苏纤芮的婚姻吗?”顾念泠砰的一声,将被子重重的砸在桌上,面色阴暗的起身,抓住了席祁玥的衣服,眼神犀利冷酷道。

    “什么叫背叛?苏纤芮依旧是席家的少奶奶,况且,我有自己的需要,你知道要管理这么大的公司,有多大的压力,我需要发泄,苏纤芮已经不年轻了,没有办法承受我的发泄,但是年轻的女孩不一样,他们紧致,青春,那种感觉……”

    “啪。”席祁玥的话还没有说完,楼梯的位置,传来杯子碎裂的声音。

    这个声音,引起了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的注意。

    两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楼梯口,便看到了脸色惨白,目光薄弱的苏纤芮。

    苏纤芮慢慢的蹲下身体,将那些碎片捡起来,哪怕手指被割伤甚至流血,苏纤芮都没有在意。

    “大嫂,你有没有受伤。”区静从楼上跑下来,抓住了苏纤芮的手,一脸紧张的问道。

    苏纤芮神情淡漠的嘲笑着区静摇头,漆黑明亮的目光,固执的看向了席祁玥。

    “所以,在我身上,你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激情了,对吗?”苏纤芮推开了区静的手,摇摇晃晃的朝着席祁玥走去。

    席祁玥绷着一张脸,犀利的寒眸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没有像是以前一样,会关心苏纤芮,冷漠的有些可怕。

    看着眼前英俊甚至是有魅力的男人,苏纤芮的心脏仿佛被人撕碎成一片一片的。

    眼泪,一直在苏纤芮的眼眶中打转,苏纤芮却倔强的没有在这个时候哭出来。

    过了许久之后,她深呼吸一口气,淡漠道:“我知道了。”

    说完,苏纤芮便扭头,朝着楼上走去。

    她的情绪,平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区静看着苏纤芮的背影,漂亮的脸上满是忧愁,她回头,看着直挺挺的站在客厅的席祁玥,声音的对着席祁玥发怒道:“大哥,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席祁玥对苏纤芮的爱情,原本让区静觉得非常幸福,可是,现在却显得格外的讽刺。

    区静以前甚至想,任何男人都会出轨,但是席家的男人不会,顾念泠不会出轨,席祁玥也不会出轨,他们的父母,那么的相爱,席祁玥当初那么的爱苏纤芮,为了苏纤芮,什么都可以放弃,怎么可能会出轨?

    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都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席祁玥在经历了几年索然无趣的婚姻生活之后,最终,还是觉得年轻女人的躯体,可以让他得到前所未有的激情,他已经不是从前的席祁玥了。

    “我对你,很失望。”顾念泠冷冷的丢下这句话,抱着区静离开客厅。

    安静的客厅,瞬间变得死寂沉沉起来,席祁玥就这个样子,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沉闷的光线,落在席祁玥的身上,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寂寥。

    他慢慢的抬起头,唇角隐隐挂着些许冷漠和嘲讽,他抬起手,将手覆在自己的眼眶上,头高高的扬起,仿佛只有这个样子,才能够让泪水不会落下来一样。

    窗外的夜色,依旧暗沉的有些可怕,而男人仿佛蜡像一般,一动不动。

    ……

    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的婚姻,陷入了危机,媒体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竟然开始大肆渲染起来,甚至还有狗仔拍到了席祁玥搂着年轻漂亮的女孩,出入高档酒店的照片。

    一下子,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人的婚姻关系,开始进入了严冬,整个席家,也变得紧张甚至是高危。

    席家的佣人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就怕走错一步,引起世界大战。

    就连攰攰都能够敏感的察觉到,自己的父母似乎陷入了冷战。

    攰攰甚至问区静,爸爸妈妈是不是吵架了,面对着孩子澄澈的眸子,区静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爸爸妈妈只是有一些小矛盾,攰攰在这些天,一定要乖乖的听老师的话,不能调皮,知道吗?”

    区静摸着攰攰的头发,一本正经道。

    “攰攰会乖乖的。”攰攰听了之后,只是点头,一脸认真的朝着区静说道。

    看着攰攰这么乖巧懂事的样子,区静的眼底不由得带着浅浅的泪意。

    她蹲下身体,轻轻的抱住攰攰的身体,低声道:“攰攰是一个好孩子,爸爸妈妈也会好的。”

    “婶婶,妈妈会和爸爸离婚吗?”攰攰仰头,看着区静漂亮的脸,一脸忧色道。

    攰攰的话,让区静的呼吸不由得一颤,她甚至不知道,攰攰究竟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离婚?一个孩子,怎么会知道离婚这些字眼。

    区静扯了扯嘴唇,看着攰攰,一脸认真道;“攰攰怎么会突然说出离婚两个字?”

    “班上有一个女孩的父母,正在闹离婚,她和我说,爸爸妈妈开始吵架,不和对方说话,就会离婚,我问,离婚是什么?她说,爸爸妈妈不会在一起,就是离婚,现在,爸爸妈妈都不和对方说话,攰攰担心他们会离婚。”

    孩子的话,让区静的心中充满着复杂和难受。

    大人的事情,终究让孩子也会很难受,对于孩子来说,影响也是有的。

    “不会的,爸爸妈妈马上就会和好。”区静看着攰攰一脸渴望的样子,也不忍心让攰攰失望道。

    “二少奶奶,我送小少爷去学校。”管家走过来,对着区静说道。

    “好,好好照顾攰攰。”区静起身,对着管家嘱咐道。

    管家点点头,牵着攰攰的手离开了这里。

    看着攰攰离开之后,区静起身,正想要去楼上看看顾欧鳞醒了没有,刚上楼,就看到了从房间出来的苏纤芮。

    苏纤芮最近吃不下,整个人都变得消瘦不堪,就连肤色都变得格外的蜡黄。

    看着苏纤芮这幅样子,区静心中止不住的担心,却不知道要怎么帮助苏纤芮。

    “大嫂怎么不好好休息一下。”

    “睡的太多了,都分不清楚现实还是在梦里。”苏纤芮抬起手,轻轻的按压了一下眉心的位置,朝着区静说道。

    听到苏纤芮这个样子说,区静的眼底泛着一层淡淡的忧虑。

    她上前,握住了苏纤芮的手,认真的看着苏纤芮道:“大嫂,等下我陪你去一趟美容院吧。”

    美容院可以按摩一下身体,让整个人放松一下,对苏纤芮来说,是很好的选择。

    “好。”原本以为苏纤芮会拒绝,可是,苏纤芮却答应了。

    区静松了一口气,和苏纤芮说,先去看一下顾欧鳞,在一起去美容院。

    一个小时之后,区静准备好一切,就要和苏纤芮去美容院的时候,苏纤芮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拿着一份报纸,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看着苏纤芮拿着的那份报纸,区静心中暗叫一声糟糕。

    这份报纸上的内容,就是席祁玥和那些女人的事情,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各大的报纸,都在报答席祁玥养小三的新闻,弄得各个版面,都是席祁玥的新闻,想要不去注意都比较困难。

    “大……嫂,我们走吧。”区静颤巍巍的将苏纤芮拿在手中的报纸拿掉,尴尬道。

    苏纤芮抬起头,看了区静一眼,目光泛着些许薄弱和嘲讽道:“阿静,不需要这么紧张,或许,我应该这个样子说,不需要这么同情我。”

    “大嫂……”苏纤芮的话,让区静的心中莫名的难受。

    她的声音,带着些许淡淡的喑哑。

    “我没事,我很好。”自从那天晚上,听到席祁玥说的那番话,苏纤芮的表情平静的有些可怕。

    区静还以为,苏纤芮会支撑不住,可是,苏纤芮却出人意料的冷静。

    正是因为苏纤芮的这种冷静,更是让区静害怕和惶恐。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安慰苏纤芮才好。

    “走吧。”苏纤芮平静的看着区静,径自的朝着前面走。

    区静跟在苏纤芮身后,见苏纤芮面上的表情没有多余的变化,虽然心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担忧,却在面对着这个样子的苏纤芮,区静也只能够沉默。

    两人子安美容院消耗了两个小时,在下午四点半离开美容院,去喝咖啡。

    却不想,正当区静给苏纤芮讲笑话的时候,一个打扮非常性感,长相艳丽的女人,朝着苏纤芮和区静走来。

    这个女人,是新晋的嫩模,蜜儿。

    区静曾经在报纸上见过蜜儿,完全是因为报纸上扑风捉影的说蜜儿是席祁玥的新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