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02章 离婚的条件

    座位很多,但人也不少,大家都落了座,很快三张桌子周围都坐满了人。

    我突然发现,为了这顿年夜饭,准备了好些天的我,竟然没办法上桌吃饭,因为方彤把属于我的位置坐了。

    气恼和愤懑,让我整个人都在颤栗,我咬着唇,走到方彤身边,语气生硬的说,“对不起方小姐,这是我的座位。”

    我沉默寡言,不代表我没有脾气,不代表我能容忍别人践踏我的底线。

    我不能允许一个陌生的女人,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霸占我的丈夫。

    我的举动,让在座家人们感到了惊讶,都默默的看着我,不少人眼中,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方彤却不跟我说话,只是娇滴滴的黏在席慕深身侧,当我不存在。

    “你去客厅吃,将你的座位让给方彤。”席慕深回头,冷傲的眼眸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冷冷道。

    将我的座位,给方彤……

    这一刻我明白,席慕深眼中,我也不过是个佣人,而且是免费的,挥之即来呼之即走。

    我没办法接受,承受着亲戚们幸灾乐祸的目光,一字一顿的说:“其他的我都能让,但这个位子,我不能让。”

    这话一语相关,我相信只要是个明白人,都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或许这是我第一次用如此语气对席慕深说话,他不由得沉下脸,目光微冷的看着我,眸色中带着一丝诧异。

    想必是在猜想谁给我这样的胆子,敢跟他争辩。

    席慕深原本就五官线条分明,给人一种冷酷不近人情的感觉,而他此刻对着我,更像是冰冷的大理石,我紧张的捏住拳头,浑身绷紧。

    “慕清泠,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席慕深不怒自威的声音,裹挟着骇人的寒气,席卷了我整个身体。

    我抖着嘴唇,垂下眼睑,隐忍着心中的疼痛,淡淡道:“不敢,但,这是我的位子,至少现在还是……”

    “慕清泠,你丢不丢人,我让你办年夜饭,你连座位都没有算好?你怎么当席家的少奶奶?”婆婆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当众对我呵斥道。

    我看着婆婆,已经豁出去了,道:“你们没有人说要加位子,而且,这是年夜饭!突然多出来外人,算怎么回事!”

    我故意加重“年夜饭”三个字。

    年夜饭原本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饭,方彤一个外人过来是什么意思?

    “你还敢顶嘴?”婆婆似乎被我的话气到,沉下脸道。

    我蠕动了一下嘴唇,没有再说话,道理辩不过,就只能这样颐指气使。

    在座的这么多人,全都吃着我做的菜,喝着我煲的汤,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替我说句话。

    席家人啊,忽然间,我觉得他们,也不过如此。

    “阿姨,算了,这件事情不怪席太太,是我和慕深没有考虑周到。”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僵硬和尴尬,这个时候,方彤的话,打破了这种僵硬的局面。

    王兰原本就想要方彤当自家的儿媳,对方彤也是喜欢的不行。

    她一改对我的犀利苛责,对着方彤笑容满面道:“彤彤,让你见笑了,席家就是你家,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别装好人,我用不着你来帮我说话,你的确没有考虑周到,因为你根本不应该在大年夜,出现在别人的家里!”我没好声气的说。

    所有的矛盾,都是方彤引起的,结果,却偏偏还在这装好人。

    “慕清泠,你要造反?”席慕深站了起来,昂藏而冷峻的身体,让我感到了无尽的压迫。但我背脊挺得笔直,与他直视。

    我已经受够了。

    “其实,我的确不该在大年夜出现在这里……”方彤原本漂亮的脸,出现了一抹娇羞的绯红,这跟她在说的话,很不协调。

    那神情让我感到发慌,不好的预感,从我心口处,开始蔓延。

    “我怀孕了,已经两个月,是慕深的孩子。”方彤幸福的摸着肚子,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对着我们说道。

    “轰。”脑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炸开一般,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空气突然变得异常稀薄。

    原来,今天婆婆临时让我加的那些菜,就是给方彤的!因为那都是些孕妇吃的菜。

    婆婆竟然早已经知道她怀了孕!

    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似的在宣誓主权,被人当成笑话一样看待。

    这一刻方彤的心里应该很得意,她早就拿了一张王牌,可以肆意的凌辱我。

    对于席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也曾想给席慕深生一个孩子,可是……

    方彤成为了年夜饭的焦点,刚才的小插曲被揭过。

    大家都知道,这场争斗,谁胜谁败。

    方彤被婆婆他们包围,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得意,而席慕深,则像是护着妻子的丈夫一般,体贴细心。

    我将目光看向席慕深的时候,发现他原本冷硬的脸,在此刻,竟然变得异常柔和。

    大年夜,年夜饭,团圆饭的这一天,我的丈夫给了我一场终生难忘的年三十。

    而这场盛宴,是由我亲自奉上。

    我机械般的挪动步子,孤零零的一个人离开餐厅上楼,哪怕是我坐在卧室里,都能够听到楼下的欢声笑语。

    我捂住眼睛,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可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作为原配正室的我,却只能够窝在房间里哭泣。

    而小三,则是春风满面占有我的丈夫,也占有属于我的位置。

    慕清泠啊慕清泠,你还真是狼狈。

    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大床上,这里是我跟席慕深的婚房,可他七年来,他从来没有进来睡过。

    即便回家,也总是睡在一墙之隔的书房。

    七年了,我是不是,也该醒了。

    “慕清泠,跟我离婚。”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席慕深推门走了进来,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

    轰……

    我被席慕深的话,弄得浑身僵硬,我睁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慕深两指夹着一根烟,缓慢的吐出烟雾,袅袅的烟雾,朦胧了席慕深那张邪肆冷峻的脸,让他如同暗夜的恶魔一般,嗜血危险。

    “说吧,你的条件。”他吐出一口烟,声音沉凝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