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12章 我孤独太久了

    一路上,席木柏和我都没有说话,直到到了席家的时候,席木柏突然回头,漆黑的眼眸酝酿着我看不懂的情愫:“夏清泠,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这是席木柏第一次直呼其名的叫我。

    我低下头,看着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却没有办法回答席木柏的话。

    席木柏笑了笑之后,便打开车门,绅士道:“不管在任何时候,你的笑容,都是最明亮的,我希望你笑。”

    席木柏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开车离开了。

    我上楼洗了澡。

    到医院我做过检查,身上没有受伤,血迹都是席慕深的。

    躺在浴缸里,我仔细的回想着事情发生的那一幕,揣摩着席慕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亲自扑上去给我挡刀。

    但我不敢往他爱我的方向去想,因为我很清楚,那不可能。

    他不是个坏人,表面很冷,但有着男人的担当,我想,即便那个人不是我,他也会那么做。

    晚上,我睡不着,从床上起来,换上衣服,就让司机送我去医院。

    我想要去看看席慕深。

    我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医院很安静,除了明亮的灯光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走到席慕深的病房门口,刚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听到席慕深和方彤的缠绵爱语。

    席慕深搂着方彤,吻着她的脖子,方彤抱着席慕深,轻声的问道:“慕深,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我现在只想每时每刻,都陪在你身边,你知不知道,今天听到你出事,我戏服都没脱,就直接过来了……”

    席慕深将头埋得更深,“等爷爷身体好些,我会让她去提。”

    “好。”方彤眉飞色舞的看着席慕深,更加热情的缠着席慕深。

    我靠在墙壁上,落寞的盯着自己的影子。

    我擦干脸上的泪水,便要离开,却不小心碰到了门口的垃圾桶。

    “谁。”席慕深沉冷的声音骤然响起,我心痛难当,慌张的跑到走廊拐角。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去了酒吧喝酒,喝完之后,还在酒吧的舞台上跳舞。

    我想要发泄,将这十五年对席慕深的爱恋,都发泄出来。

    我疯了一般,在混乱中,抱住了一个男人,他身上的味道,和席慕深很像,而且身上的味道,非常好闻。

    “席慕深……我真的爱你,为什么你不爱我?”

    “小姐,我不叫席慕深,请你松手。”来人似乎有些好笑,轻轻的拉开我的手臂,想要将我拉开。

    可是我不肯,死死的缠着那人的手臂和身体,死活都不肯松手。

    “小姐,你这个样子,我会告你非礼的。”被我抱住的男人的脾气似乎特别的好,他半扶着我,对我说道。

    我咬住嘴唇,却不肯放开眼前的温暖,我低喃道:“我孤独太久了,真的……太久了,求你了……席慕深,好不好?”

    我能够感觉,抱着我的人,身体似乎僵硬的颤抖了些许,随后我就昏过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

    “丁零。”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被一阵阵的电话铃声给弄醒的。

    我按压着额头,有些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中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我习惯性的打开了手机,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了婆婆暴怒的声音。

    “慕清泠,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回来,马上。”

    婆婆愤怒的声音,刺激了我的大脑,我一个激灵才发现,这个地方好陌生。

    “你醒了,喝点醒酒汤吧?”正当我满脸懵逼的时候,一个穿着浅灰色针织衫的男人走进来,手中端着一碗醒酒汤,对我浅笑道。

    我抓住胸前的被子,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长相不输于席慕深,只不过,过于温润,鼻梁上的眼镜,更是让男人看起来增添了些许的书生气息。

    “我叫萧雅然,昨晚将你带回来,因为不知道你家在哪里,才冒犯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的一番话,让人听起来非常舒服,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床上爬起来,喝掉醒酒汤,垂下脑袋道谢道:“谢谢,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不算是什么麻烦,头还痛吗?”萧雅然笑了起来,笑容非常舒服。

    见我呆呆的看着他,他不由得摸着脸,对着我笑得温柔道:“怎么?难道我脸上有花?”

    听到他的戏谑,我才发信,自己竟然盯着一个男人看这么久。

    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眨巴了一下眼睛,讷讷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要吃一点在走吗?”他笑得异常优雅道。

    我摇摇头,起身道:“谢谢,我不吃了。”

    婆婆在那边发脾气,肯定是让我回去有什么事情的,我还先回去在说。

    萧雅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体贴的送我到了席家,在看到席家的别墅之后,他惊讶道:“你是慕深的妻子?昨晚听你喝醉酒叫着席慕深三个字,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

    慕深?这么亲密的叫席慕深的名字的人,难道萧雅然是席慕深的朋友?

    “我是席慕深的大学同学,之前一直在国外,慕深结婚那天,我没有回国。”

    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他伸出手,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萧雅然,压下心中的酸涩,讷讷道:“没事,我和席慕深结婚的时候,也没有请什么人。”

    我甚至,连席慕深的兄弟同学都没有见过,因为我们就领了证,没有婚礼,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一个席太太的虚名罢了。

    “那我先走了。”萧雅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我目送着萧雅然的车子离开,才回到了别墅,刚走进玄关,婆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着脸,对着我严厉道:“慕清泠,你昨晚去什么地方了?”

    我心下有些慌张,立刻解释道:“我在林曼家睡的。”

    “哼,最好是这个样子,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背着我们慕深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要你好看。”婆婆危险的眯起眼睛,对着我冷声道。

    我缩着脖子,不敢说话,婆婆看了我许久之后,才重新说道:“你回去好好管管你家的人,别老打着我们席氏集团的旗号做事情,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将你哥哥扔到监狱去。”

    我听到婆婆厌恶的话,有些不解道:“妈,你说什么?”

    是不是我哥哥的服装厂出什么事情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