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17章 又是方彤

    我没有回到席家去,就连我的衣服什么,我都没有拿走,我想,既然要断绝,便要断的干干净净,席家的东西,我一件都没有拿走。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慕家,将我和席慕深离婚的事情说了之后,妈妈和大哥顿时跳起来,对着我大骂。

    “慕清泠,你是脑子被门挤了吗?你竟然主动和席慕深离婚?你是不是有病啊。”

    “对啊,清泠,你是不是傻了?现在马上和我去席家道歉,这个婚我们不能离,你真的是疯了。”妈妈抓住我的手臂,就要拉着我去席家。

    我轻轻的推开了妈妈的手,目光冷然道:“妈,我们领了离婚证,正式离婚了,我和席家,甚至是席慕深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就是我的家人,离婚不问我伤不伤心,只关心着失去了多少利益。

    “你真的要气死我,真的要气死我了。”妈妈用手捶打着我的身体,我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大哥也在一边摔桌子,说我是傻子,说让我滚出慕家,没有我这么笨的妹妹。

    我承受着一切谩骂,推开妈妈的身体,往楼上走去。

    我将自己在娘家的行李,整理好之后,对着还在哭泣发火的妈妈和大哥说道,“妈,席家和我们慕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你们不要去找席家拿任何好处,我不会住在这里让你们觉得丢人的。”

    妈妈看着我,嚎啕大哭,甚至是捶胸顿足,说没有了席家,他们怎么活,我假装没有听到,离开了慕家。

    我觉得我和席慕深离婚也是有好处的,起码对慕家来说是好事,总比他们总是仗着席家这一层关系胡作非为的好。

    我拿着手机,坐在公交车站牌的长椅上,原本想要给林曼打电话,仔细想了一下,还是算了。

    我拖着自己简单的行李,起身就要去酒店住一晚上,这个时候,一辆车子停在我的面前。

    “怎么拖着行礼一个人在街上?”车门打开,我看到穿着西装的萧雅然。

    他看着我手中的行礼,有些疑惑道。

    “我离开家了。”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上车再说。”他接过我的行李,让我上车。

    天气很冷,我刚才手脚都冻僵了,我也没有矫情,便钻进了充斥着暖气的车子。

    进入车子之后,萧雅然才开车,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看着我说道:“为什么离家?”

    “我和席慕深离婚了。”他是席慕深的兄弟,后面肯定也会知道我和席慕深离婚的事情。

    他握住方向盘的手不由得顿住了,随后侧头看着我说道:“真的离了?”

    “诺,离婚证都在这里。”我佯装轻松的将离婚证拿出来,对着萧雅然说道。

    “慕清泠,想要哭,就哭出来吧。”

    他叹了一口气,对着我有些怜悯道。

    哭?

    眼泪早就已经流干了。

    “为什么要哭?你不是应该要庆祝我开始单身了吗?我从前是为了席慕深活,但是今天开始,我是为了自己活的。”

    我都决定了,离开席慕深,我便要做一个全新的慕清泠。

    女人离了婚,并不可悲,可悲的是不会站起来。

    “我果然没看错人,你的脾气很合我胃口。”萧雅然安静的看了我许久,突然露出一抹温柔道。

    我怔怔的看着萧雅然俊逸的侧脸,一时之间,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他的话这么奇怪。

    萧雅然说天色这么晚了,我想要找房子也有些困难,就让我住在他家,起初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我和萧雅然非亲非故的,但是他说,上次我不清醒的情况下,也没对我怎样……

    我心想也是,他是个正人君子,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其实挺伤人的。

    所以说了声打扰,决定萧雅然家里住一晚上。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拿出手机充电,开机之后,才发现,手机竟然有几十个电话,基本都是妈妈的电话,想来她还是不死心,想要我和席慕深复合。

    我没理会,拿出了那本离婚证,看着上面的名字,许久之后,我才将证书放下,将它放在了一个盒子里,封存起来。

    ……

    我请了一天假看房子,终于相中了喜欢的,依山傍水,环境也不错,我就租下来了,简单的添置了一点家具,看起来有家的感觉。

    这天,上完班回来,我刚想要煮一点面条,谁知道,门铃响了。

    我还在好奇,会是谁找我呢,毕竟我还没有将新家的地址告诉任何人。

    “席慕深?”当我开门看到坐在我家门口,浑身酒气的席慕深之后,我吃惊道。

    他听到我的声音,慢慢的扭头,俊朗的脸慢是疲倦。

    “可以……在你家坐一下吗?”他摇摇晃晃的起身,对着我说道。

    我皱眉,压下心中的悸动,淡淡道:“很抱歉,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既然已经离婚了,我和席慕深便没有任何的纠葛。

    我就要关上门的时候,席慕深却单手撑住了门,不让我关门。

    我被席慕深的动作气到了,脸微沉道:“席慕深,松手。”

    我不知道今天席慕深出现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但是我不会允许自己再度为席慕深心动了。

    席慕深跌跌撞撞的扑到我的身上,将我抱在怀里。

    “我真的……很爱你,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方彤。”

    又是方彤。

    席慕深,你每次喝醉酒都是为了方彤。

    看来席慕深是和方彤吵架了?我还以为,和我离婚之后,方彤应该会和席慕深开开心心的开始准备结婚的东西。

    “席慕深,你看清楚,我是慕清泠。”

    “我究竟要怎么做,才可以让你有安全感。”席慕深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

    我被席慕深推着进屋,他用脚将门关上了,我气急,用尽力气将席慕深推开,席慕深被我推倒在地上,像是愣住一般呆呆的看着我。

    “请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我看着席慕深,淡漠道。

    我不想要和席慕深有任何的交集。

    但是,席慕深突然朝我卧室跑去,闯进了我的卧室。

    我拍着被关上的门,“席慕深,给我开门,席慕深。”

    混蛋,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