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23章 成为嫌疑人

    席慕深会这个样子惊讶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毕竟在以前,我不会对席慕深做出这种事情。

    以前,只要是席慕深说的话,我都会无条件的遵从。

    可是,现在我不会这么傻。

    “席慕深,这是不是真实的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告诉你,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是赶快离开,免得方彤又疑心疑鬼。”我冷冷的看着席慕深冰冷而阴沉的俊脸,不耐道。

    席慕深的身体因为我的话倏然一紧,他抿着原本就和刀片差不多的唇瓣,如同探照灯一般的目光,却不断朝着我的身上射过来。

    我绷紧身体,冷静而疏离的看着席慕深。

    就在我以为席慕深要发火的时候,席慕深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病房。

    我看着他的背影,竟然觉得有些落寞?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席慕深现在怎么可能会落寞?和我离婚之后,他和方彤会过的非常美好。

    下午的时候,警察过来找我,说关于这一次的车祸做一个调查。

    原来,吴美美醒来之后,竟然对警察说是我开车撞她,想要撞死她,目的是为了隐藏我抄袭她设计图的事情。

    而我被人发现的时候,的却是坐在那辆原本撞向吴美美的车子,我第一时间便被当成了嫌疑人。

    我努力的解释,我和吴美美是一起被撞的,但是我没有看清楚撞人的那个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在那辆肇事车上。

    但是因为当时吴美美家的附近没有摄像头,所以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有些头疼,先是设计图被人诬陷抄袭,现在又被冠上一条肇事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要这么狠。

    因为这件事还存在一些疑点,他们只是找我问了一些问题便离开了,那些警察离开之后,妈妈就和大哥过来了。

    我以为他们是过来看我伤的怎么样的,没有想到,一进来,他们劈头盖脸的就对我一顿骂。

    “慕清泠,你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事情,将我们慕家的脸都丢尽了。”慕骁看着我,满脸厌弃道。

    我捏住手中的被子,冷漠道:“大哥,我什么时候丢了慕家的脸?”

    “你还敢顶嘴?现在慕清泠的名字真的是出名了,又是抄袭,又是撞人?你现在是想要做什么?”慕骁火大的对着我低吼道。

    我看着慕骁,淡淡道:“我说我没有做过,你们会相信吗?”

    “清泠,你不可以这个样子做,你这样,让你哥哥的公司怎么办?他们一听到你的名字,都不敢和你哥哥的公司合作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道。

    我看着妈妈,压下心中的酸涩,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妈,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再清楚不过了。”

    妈妈看着我,然后抓住我的手说道:“清泠,你找慕深帮忙吧,还有你弟弟的事情,你拜托一下慕深,让他们将你弟弟放出来,我昨天去看你弟弟,他瘦了很多,我可怜的孩子。”

    妈妈说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放下手,心中难免有些疼痛。

    我现在出了这个事情,妈妈只是惦记着慕辰罢了,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我甚至怀疑,我究竟是不是她的女儿。

    “我和席慕深,没有任何关系,他没义务帮我。”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倔?别忘了,席家欠了你的,只要是你开口,我不相信席慕深会不做?而且,席老爷子最喜欢你了,只要是你开口,席老爷子肯定会帮忙。”

    妈妈起身,似乎对于我的话有些生气,不过很快就缓和了下来。

    我不喜欢妈妈总是纵容慕辰和慕骁。

    如果不是她的纵容,慕骁和慕辰怎么会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

    我厌恶的垂下眼睑,冷淡道:“我有些累了,妈,你和大哥先走吧。”

    “慕清泠,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慕骁似乎看不下去的样子,对我一阵大吼大叫。

    在我的记忆中,这个大哥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

    不,他也有可能会给我好脸色,当然是在有求席家的时候。

    “我累了。”我闭上眼睛,直接忽视了慕骁的怒火,慕骁似乎想要打我,但是却被妈妈拉走了。

    妈妈临走的时候,还带着些许怒气道:“清泠,现在只有席家可以帮忙了,你不要这么傻,一定要和席家的人说,让席家帮忙。”

    我不会找席慕深帮忙的。

    我目送着妈妈离开之后,才从病床上起身。

    严格的来说,我其实受伤不是很严重,只是腿上有些擦伤,手臂上也有些擦伤。

    我拖着受伤的腿,问到了吴美美的病房,便去了吴美美的病房,谁知道,竟然看到了席慕深从吴美美的病房出来。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的背影,心中泛着些许的疑惑。

    席慕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直到席慕深彻底的消失在我的眼帘,我才压下心中的疑惑,走进了吴美美的病房,吴美美的病房有很多的水果甚至是鲜花,应该是有人过来看吴美美吧。

    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在拿着一个饭盒在喝汤,在看到我之后,似乎有些被吓到。

    她的额头受伤了,包着白色的纱布,脸色苍白的看着我。

    “你……你怎么会过来这里的。”她见我走进,神色慌张道。

    我看着吴美美慌张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吴美美床边的椅子上,淡漠道:“吴美美,为什么要诬陷我?”

    我们被车撞的时候,吴美美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她明明知道,我想要将她拉开,根本就不可能开车撞她,为什么要撒谎?

    或者说,是有人让吴美美这个样子撒谎的。

    吴美美气恼的瞪着我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慕清泠,我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和警察说了,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

    “究竟是谁让你陷害我的?”我无视吴美美恼怒的样子,再度靠近吴美美的身体,声音犀利道。

    吴美美心慌意乱的想要避开我的触碰,却被我一把抓住了手腕。

    我用力的扣住吴美美的手腕,逼视着吴美美,想要吴美美说出究竟是谁在幕后策划这一切。

    但是吴美美却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对着我疯狂嘶吼道:“慕清泠,你嫌我没有死,又想要害死我是不是?你偷了我的设计图,现在还想要杀我灭口,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吴美美,你明明知道,我没有盗走你的设计图,那个设计图原本就是我的。”

    我生气的用力的抓住吴美美的手腕大叫道。

    吴美美却一直扯着嗓子,很快便将医生和护士引来了。

    医生和护士看到我和吴美美两个人的架势,立刻上前道:“慕小姐,你这是要对吴小姐做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有事情要问清楚。”我被那些医生和护士拉走了,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吴美美。

    医生沉着一张脸,对着我异常严肃道:“慕小姐,请你出去,病人需要休息,要是病人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好交代。”

    “她想要杀了我,刚才还想要杀了我,我要报警,我一定要报警。”吴美美盖着被子,瑟瑟发抖的对着那些医生大叫道。

    我看到那些医生看着我警惕的样子,只好离开了吴美美的病房。

    吴美美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究竟是谁要这个样子陷害我?

    一个星期之后,警察再度找我说话,说是吴美美将我告上法庭。

    我整个人都蒙掉了。

    这些天,除了在医院养伤之外,我便在调查这件事情,但是却一头雾水。

    我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谁拿着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去银行办了一张民生银行的银行卡的。

    虽然我又想要否认买通王吉给我盗稿子的事情,但是那张银行卡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辩解。

    除了抄袭,肇事,警察那边竟然还多了一条罪名,就是威胁和恐吓。

    我在审讯的过程,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不断的重复着,自己没有指使我的哥哥去恐吓吴美美和王吉,但是那些警察都不相信。

    我每天都要接受审讯,在第三天的时候,警察突然告诉我一个非常不幸的事实,王吉出车祸死了。

    唯一的证人就这个样子死了,意味着我这些罪名要坐实吗?

    我被送回了拘留室,阴暗潮湿的拘留室,莫名的让我心中一阵恐慌。

    我抱住身体,将所有的事情都整理了一遍,却还是没有办法找出一点的蛛丝马迹。

    是幕后的人太小心吗?让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一点的踪迹?

    我深呼吸一口气,咬住嘴唇,痛苦不堪的闭上了眼睛。

    我浑浑噩噩的在拘留室呆了很多天,一直到半个月之后,我才被放出来,在昏暗的拘留室呆了这么多天,走出来的时候,我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堂嫂……”我走出了警局,就听到了席木柏的声音。

    我怔怔的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席木柏。

    他神色温和的伸出手,对着我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一切都结束了。”

    “木柏,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怔讼的看着席木柏说道。

    “我是负责你这一次案子的律师。”席木柏打开车门,示意我上车。

    我舔着嘴唇,看了席木柏一眼,便钻进了车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