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26章 酒鬼席慕深

    “我知道,但是我喜欢你,和你有没有离婚没有任何的关系。”萧雅然看着我,重复道:“我喜欢,只是因为你是慕清泠,那个我想了这么多年的慕清泠罢了。”

    “我现在只想要好好工作,感情的事情,我暂时……没有办法想。”我斟酌了一下词语,朝着萧雅然说道。

    萧雅然很体贴,他只是宠溺的揉着我的头发,笑容温和好看道:“我知道,我只是在今天忍不住了,你可以当我喝醉了,我不想要给你任何的困扰,不管以后你遇到什么事情,请你第一时间想到我,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会在背后,默默的守护你。”

    萧雅然的话很动听,也很温暖,我感觉自己的眼眶都湿润了。

    可是,我知道,这不是爱情,只是感动罢了。

    萧雅然将我送回了住处,便开车离开了。

    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想了许久许久,直到窗外开始下起大雪,我才回过神。

    我恍惚的走到了窗子面前,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皑皑白雪,轻轻的扯动着唇角,露出一抹涩然而无奈的微笑。

    我对席慕深的爱情,就像是这些白雪,起初会越积越多,慢慢的变得沉重,沉重的我没有办法背负下去,但是很快,就会消融,消融后,便是无尽的悲伤和冰冷。

    ……

    “丁零。”

    “慕清泠……开门……慕清泠。”

    “唔。”半夜的时候,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门铃好像在响的样子,我忍不住蹭着眼睛,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

    我拿出了放在柜子上面的手机,打了一个哈欠,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才凌晨三点钟,我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拉开大门嘀咕道:“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股冷风,突然朝着我奔涌而来,冻得我直接发抖。

    我咬住嘴唇,牙齿咯吱咯吱的打颤,原本还混沌的大脑,顷刻间便清楚了不少。

    但是,奇怪的是,门口根本就没有人?

    难道是我做梦了?我挠着后脑勺,重新将门关上,关灯睡觉。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门口积了厚厚一层的雪,雪地上,有几个很深的脚印,仿佛有人一直站在我门口许久许久的样子。

    我看着那个脚印一直发呆,缓慢的扯动着唇角,最终关门离开了。

    因为下雪的关系,路上打车都很不方便。

    我站在公交车站的下面,身上穿着一件毛茸茸的大衣,我搓着被冻僵的脸,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等到一辆公交车。

    我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要上班了,没有办法,我只好走路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不想,在走了一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我的身边。

    我认识这辆车子,应该说,对于这辆车子,我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慕清泠,上车,我送你。”车门降下之后,露出了席慕深那张冷峻冰冷的脸。

    我的手指,微微一顿。

    我敛眸,淡淡的摇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自己走路就可以。”

    我不想要和席慕深有什么纠葛,这不是逃避,而是我想要斩断一切都痴恋罢了。

    “上车。”席慕深危险的眯起那双黝黑冷酷的眼眸,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直接朝着我奔涌而来。

    那股寒冷的气息,伴随着身边那股风雪的气息,让我更是冷的直接在发抖。

    我和席慕深两个人就站在马路上,大眼瞪小眼,谁都不退让。

    最后,还是席慕深先移开目光,我揉着发酸的眼睛,闷头的就要离开,席慕深却已经将车门打开,强行拉着我的手,将我塞进了车子。

    “席慕深,你干什么?”我被席慕深强势的动作气到,抬起头,满脸怒火道。

    席慕深冷下脸,目光泛着些许固执和冷漠道:“闭嘴。”

    我顿时被噎住了,涨红了一张脸,却无处可发泄怒火。

    车子缓慢的开动之后,我愤愤的将头移开,看着窗外呼呼的风声,身体却绷紧的厉害。

    “慕清泠,不要靠近萧雅然。”

    良久,我听到席慕深沉沉而冷冽的声音,他在说道萧雅然的时候,似乎幽暗了几分。

    萧雅然不是和席慕深是大学的同学吗?为什么我听席慕深的样子,似乎是不喜欢萧雅然的样子?

    但是,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实在是让我很不爽。

    我和萧雅然是什么关系,或者我和萧雅然靠近和席慕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席总未免管的有些宽了,我慕清泠要和谁靠近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我回头,一字一顿的看着席慕深黝黑的凤眸说道。

    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原本就阴暗的瞳孔,猛地一冷。

    他的身体,突然朝着我靠近,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让我莫名的有些害怕。

    我不自觉的微微的往后缩了缩,紧张而警觉的看着席慕深:“席慕深,你想要做什么?”

    “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萧雅然不像是你表面看的这么简单,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席慕深抓住我的手腕,面色阴暗诡谲道。

    “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我冷下脸,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说道。

    席慕深盯着我,那种古怪而晦涩的目光让我看了有些害怕。

    我正如坐针毡的时候,前面的阿漠,已经将车子停在了我公司的门口。

    车子停下之后,我的眼底不由得出现了一抹亮光,我快速的打开车门,对着席慕深说道:“谢谢席总送我来公司,再见。”

    “砰。”我将门重重的甩上,也杜绝了席慕深那种撩人而摄人心魄的目光。

    我的定力还是不行,每次在席慕深的面前,我似乎总是不知所措的样子。

    ……

    “清泠啊,你今天回来一趟。”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让我晚上回家吃饭。

    我握住电话,想着我在遭受那些事情之后,妈妈她也就只惦记慕辰在监狱的事情,我不由得露出一抹苦涩。

    “妈,我还有工作要忙。”自从和席慕深离婚之后,我就很少回慕家,因为我不想要每次回去,都会被妈妈逮住让我帮大哥或者是慕辰。

    “忙什么?在忙也要吃饭?我告诉你,你弟弟今天出狱,你今晚回来吃饭,就这个样子说好了。”妈妈甚至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很快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那边的嘟嘟声,我感觉自己的脑仁都一阵胀痛。

    我撑着额头,想到刚才妈妈在电话那边说的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的疑惑。

    慕辰现在不是应该在监狱里好好的反省吗?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其实让慕辰在监狱里好好接受监狱的训导,我觉得还是非常好的,毕竟慕辰的却是应该要好好的受受苦,免得总是做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

    晚上下班的时候,碰到萧雅然,我就会想到萧雅然对我的告白,面对着他的时候,我总是有些不自在。

    但是在同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只好硬着头皮,向他打招呼。

    他倒像是没事人一般,依旧如常,倒显得我有些小家子气了。

    “晚上回你妈妈家吃饭、”萧雅然回头,看着我讶异道。

    “嗯,妈妈说慕辰被放出来了,让我回家吃饭。”我无奈的摊手,朝着萧雅然说道。

    “你弟弟不是要被判一年吗?这么快就放出来了?”萧雅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理解的看着我说道。

    “不清楚。”我摇头道。

    “我送你过去吧,今天的雪下的有些大,你要是一个人坐车回去的话,恐怕有些困难。”萧雅然牵着我的手,笑容温和道。

    我也没有矫情,只是道谢道:“那,麻烦你了。”

    “和我不需要这么客气。”萧雅然笑了笑,便去车库取车了。

    萧雅然将我送到了我家的时候,我解开安全带,刚想要和萧雅然道谢的时候,他却突然在这个时候,抓住了我的手。

    我被萧雅然的动作有些吓到了,只能够睁着一双眼睛,怔讼的看着萧雅然。

    萧雅然温和的唇瓣缓慢的勾起,对着我轻笑道:“头发上有一片雪花。”萧雅然说着,便将雪花从我的头上拿下来,大概是我刚才开车门的时候,飘到我头上的吧。

    我被萧雅然自然亲密的动作,弄得耳根一热。

    我讷讷的点头,对着萧雅然点头道;“谢谢。”

    “晚一点,我过来接你吧。”萧雅然看着我,安静道。

    我的心莫名的一慌,立刻摇头道:“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可以回去了。”

    “清泠,我坚持。”萧雅然沉沉的说了一下,便关上了车门,朝着我挥手道:“晚上我会过来接你的,保持通话。”

    我看着萧雅然的车子渐渐的消失,挎着双肩,头疼不已。

    萧雅然要是当一个朋友的话,还是可以的,但是要真的走在一起,我估计我也会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萧雅然了。

    “清泠,刚才那个开着大奔的男人是谁?”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她拉着我的手,一脸好奇道。

    “我们公司的老总。”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刻意强调萧雅然只是我的上司。

    “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既然你已经和席慕深离婚了,也该找一个男人了,我看那个男人就不错,时光集团的老总,听起来也不错。”妈妈拉着我的手,一脸殷勤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