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29章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抬头,看着林曼,目光幽深。

    林曼大概是被我这种奇怪的目光看的发毛,忍不住搓着手臂道:“清泠,你怎么了?我感觉你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吗?

    我的却是不对劲。

    我起身,朝着林曼说道:“林曼,你先回去,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我必须要找席慕深问清楚。

    一定要问清楚。

    “清泠。”身后传来了林曼的惊呼声,但是我没有理会,我疾步的离开了酒吧,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往席家去。

    我没有走进席家的大门,因为我知道,凭我现在的身份,席家的门是不会让我进的。

    我到了之后,让司机离开,便一个人蹲在大门口的位置,任由那些凌冽的寒风,从我脸上刮过。

    我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在我等了近一个小时,脚都发麻僵硬的时候,才看到了席慕深的车子,缓缓的开了过来。

    我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站起来,麻木的双腿,让我有一瞬间没有办法迈开步子。

    我咬唇,艰难的挪动着步子,拦住了席慕深的车子。

    “撕拉。”尖锐的刹车声,在安静冷冽的寒冬,显得异常的突兀。

    阿漠将车子停下,打开车门,有些担忧的看着我说道:“太太……慕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漠的称呼,硬生生的转变了一下,态度温和道。

    我没有理会阿漠,只是拖着僵硬的双腿,朝着席慕深那边走去。

    我打开了车门,看着坐在里面,五官精致冷酷的席慕深哑着嗓子道:“席慕深,我有一件事情要听听你的解释。”

    席慕深蹙眉,见我双颊冻得发红,头上也满是雪花,不由得呵斥道:“慕清泠,你疯了吗?”

    “我被吴美美陷害这件事情,是只有吴美美一个人参与吗?”我定定的看着男人精致冷傲的脸,缓慢道。

    席慕深微微的看了我一眼,声音异常冷静莫名道:“是。”

    铿锵有力,甚至是带着些许冷冽如金属的一般的声音,却让我觉得莫名的刺痛。

    心脏最柔软的腹地,被尖锐的倒刺狠狠的扎进去,疼如骨髓。

    “方彤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听了我的话之后,席慕深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沉下脸,薄冷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的位置,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心脏。

    “慕清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冷傲的目光,如同外面的风雪一般,从我脸颊的位置刮过,令我遍体生寒。

    我用力的捏住拳头,拿出了慕辰的录音笔,当着席慕深的面,将里面内容播放出来。

    当听到录音笔里面传来的声音之后,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席慕深变得晦涩的脸庞,我勾起唇瓣,面容讥诮的看着席慕深。

    “席总难道不认识里面的声音了?和你同床共枕的女人的声音,席总应该不会陌生吧。”

    “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席慕深的声音变得暗沉些许,我面无表情的将录音笔放进了口袋,淡漠道:“席总不需要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个录音笔,我来,只是为了求一个真相。”

    “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良久,就在僵硬冷漠的气息从我身边划过的时候,我听到了席慕深沉凝的声音。

    原来,我受的那些委屈,对于席慕深来说,只能够用补偿两个字形容。

    方彤做了这种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席慕深依旧只想要维护方彤。

    “我不需要任何的补偿,我只想要求一个真相罢了,而这个真相,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我淡漠的看着席慕深,第一次,我对席慕深产生了心冷的感觉。

    席慕深和方彤在一起,让我难堪,甚至是在年三十的那天,带着方彤公然的让所有人看我的笑话,我都没有觉得心寒。

    可是此刻,我真的被伤透了心。

    我深深的看了矜贵冷漠的席慕深一眼,像是在和我以前的感情做最后的告别一般,我扭头便要离开的时候,手腕却在此刻,被席慕深紧紧的拽住了。

    “你要去哪里。”他的手,有些冰冷,和外面的风雪差不多的冷。

    覆盖住我千疮百孔的心脏。

    “去警局。”我不会就这个样子放过方彤的。

    席慕深想要保住方彤,简直就是妄想。

    方彤敢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陷害我,我就不会手下留情。

    “慕清泠,这件事,就这个样子算了,我补偿了你们家三千万,还让慕辰出狱,你还想要什么要求,尽管提。”席慕深拽住我的手腕,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被席慕深的话刺激到了,红着眼睛,回头便给了席慕深一巴掌。

    “我受的委屈你能够补偿吗?席慕深,你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受委屈,你要保护你心爱的女人是你的事情,我只想要一个公道。”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此刻显得异常突兀,我抖着手掌,僵硬的放下来。

    席慕深面色阴郁的凝视着我,俊美冷酷的脸上,蒙上一层晦涩不明。

    “慕清泠,只要你将这些东西交给我,不公布出去,不管是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包括我让你抛弃方彤,你也愿意??”我讥笑的勾唇,上前握住席慕深的下巴,像个女流氓一般,对着席慕深吐气如兰道。

    “席慕深,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你现在是不是打算为了维护方彤在娱乐圈的名声,献身给我?”

    “慕清泠。”席慕深似乎被我这个样子气到了,声音冷了几分。

    “哈哈哈。”我看着席慕深那副样子,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我笑得有些厉害,就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席慕深看着我这个样子,将我推进了车子,关上了车门。

    “慕清泠,我们好好谈谈。”

    我也没有打算立刻打开车门下去,听到席慕深说的话,我只是懒洋洋的撑着下巴,嗤笑道:“好啊,我们真的应该是好好谈谈。”

    “老板,是去哪里。”阿漠坐在主驾驶座上,回头看着我和席慕深问道。

    席慕深眉眼有些寒霜,冷静的看了阿漠一眼说道:“去鎏金院那边。”

    我靠在身后的座椅上,双手紧握成拳。

    今天,不管席慕深说什么,我都不会妥协,我只是想要看看席慕深能够为了方彤,做到什么地步。

    窗外的风雪变得越来越大了。

    车子到了鎏金院那边的时候,整个地面都雪白了一片,白茫茫的一片,看起来有些刺目,刺的我眼睛都有些疼痛。

    我微微的眯起眼睛,在席慕深将车门打开之后,我便跟在席慕深的身后,走了出去。

    一出去,不同于车子里那股温暖,外面是一片的天寒地冻。

    我被这股阴凉的气息弄得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身体。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扫了我一眼之后,才沉声道:“进来。”

    我无所谓的撇唇,跟在席慕深的身后,走进了席慕深位于鎏金院的别墅。

    这里和之前那栋别墅完全是不一样的格局,比较精致小巧,一股优雅的气息,在整个别墅蔓延。

    我低垂着眼睑,淡漠的婆娑着手中温热的杯子说道:“你想要和我怎么谈?”

    “我和你复婚,你放过方彤。”席慕深抬眸,幽深的凤眸,紧紧的凝视着我。

    我的心脏微微一紧,杯中的热气,酝酿在我的眼睛的位置,氤氲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我听了席慕深的话,缓慢的抬起头,随后扯动着唇瓣,忍不住笑了起来:“席总以为,你在我心中还有什么地位?复婚?我为什么要和你复婚?”

    “慕清泠,只要你这一次放了方彤,我可以让你继续当席太太,我可以不和方彤订婚。”席慕深表情异常认真的看着我,像是在告诉我,这一次,他非常有诚意。

    为了方彤做的事情不会败露,席慕深还真是煞费苦心。

    “席慕深,你是不是觉得我慕清泠的感情,可以一再的利用?仗着我爱你,你就可以这个样子伤害我。”

    我看了席慕深许久之后,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挥手将桌上的杯子挥到地上。

    “恍噹。”桌上的茶杯因为我的动作,尽数被扫落在地上,地上满是碎片,铺满了整个地面。

    席慕深原本拢紧的眉心,忍不住微微的皱眉。

    他的目光异常幽深冷酷的盯着我,像是在观察我的表情一般。

    “慕清泠,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席慕深以为自己很了解我吗?

    “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你从来不知道,席慕深,你以为我还爱着你?我稀罕席太太这个头衔吗?我现在告诉你,对你,席慕深,我已经不要了。”

    我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冷冷道。

    “方彤,我绝对不会放过。”

    是方彤先招惹我的,上一次是诬陷我害她流产,这一次是想要诬陷我抄袭和谋杀。

    席慕深的眼睛要是没有长歪,就应该看出方彤的本质了。

    “你敢。”席慕深见我态度这么坚决,也不由得冷下脸,豁然起身。

    高大而充满着压迫感的身体,直接逼视着我,让我没有办法躲避。

    我看着席慕深脸上的冷酷和冰冷,忍不住讥诮的勾起唇瓣。

    “敢不敢,不如我们试试看。”

    我丢下这句话,也不想要和席慕深废话,席慕深维护方彤的这些举动,已经彻底的伤害我的心。

    我也不会继续姑息方彤了。

    “慕清泠,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我都这个样子低声下气的求你了。”席慕深见我要离开,抓住我的手,死死的扣住我的手腕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