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46章 席慕深指证我放火

    我也用异常强硬的态度,对着米兰冷淡道:“是,我非常肯定,这个设计图,是我自己亲自设计的,我没有抄袭任何人的设计图,这里的每一笔,都是来自于我自己的原创。”

    “很好,既然慕清泠小姐一再的强调这个设计图是你自己设计的,那么,请问这些,你要如何解释?”米兰锐利的眸子从我身上划过之后,拿起一个遥控器,那个大荧幕里,突然出现了我偷偷摸摸去维维尔房间的画面。

    画面中的女人,虽然戴着口罩,但是身高,身形,都和我差不多。

    我只是一瞬间震惊到了,很快便回过神,看着米兰那双犀利的眼睛,缓慢道:“米兰老师,你是想要说,那个戴着口罩的女人是我?我潜进维维尔的房间,将她的设计图偷了吗?”

    “难道不是?”米兰直接反问我。

    我哑然失笑道:“那个女人戴着口罩,根本就看不清楚面容,怎么能够说是我?”

    “那么,下面这个呢。”米兰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突然切换了下一个画面。

    这个画面,正是我去制作房看我的作品时候被拍下来的。

    我皱眉道:“这个能够说明什么?我那天和萧雅然做好了婚纱之后,因为不放心,又过来查看了一下,然后我就离开了。”

    “你是真的离开了吗?”米兰的声音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我听了很不舒服,以前我是真的很崇拜米兰,但是,现在米兰用这种咄咄逼人的声音,让我听了心情莫名的烦躁。

    我无意识的摸着肚子,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一般,过了许久,我才抬头,看着米兰那张犀利的脸说道:“我可以确定,我是真的离开,而且,我只是看我自己制作的婚纱罢了。”

    “但是,我这边,可是有你放火的资料,也就是说,将婚纱烧掉的人呢,是你。”米兰目光犀利的朝着我看过去,声音冷若冰霜道。

    米兰究竟是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将婚纱烧掉了。

    我隐忍着心中的怒火,目光泛着些许冷漠道:“我没有放火。”

    “慕清泠小姐,你还真是一个很不诚实的设计师,不仅放火将所有参赛人的作品都烧掉,掩盖住你抄袭的嫌疑,现在还不承认自己做的事情?你大概没有想到,就算是烧掉了婚纱,维维尔还会用以前的设计图提交上去吧?”

    “我说了,我没有做这些事情,米兰老师,你要是有证据请拿出证据,这么无端的猜测,我不接受。”我也不是好惹的,我不会让人踩着我的头上位。

    那个人想要诬陷我,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据我所知,你之前就被卷入了一场抄袭风波,虽然后面澄清了,只怕又是你自己耍了什么手段吧、”米兰字里行间都是对我的逼视,让我听了非常不爽。

    那次是方彤设计陷害我,没有想到,远在巴黎的米兰他们竟然也知道。

    看来,今天是一场鸿门宴?针对我的鸿门宴。

    “那件事情,警方那边已经澄清了,是吴美美陷害我的,身正不怕影子歪,既然那一次我一点都不畏惧,那么这一次,我同样不会害怕。”

    “是吗?慕小姐果然抄袭成习惯了。”米兰听了我的话之后,突然朝着我露出一抹讥讽说道。

    听到米兰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冷下脸。

    米兰这个样子说究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这么坚持,我抄袭了别人的作品?

    我慕清泠根本就没有抄袭任何人的作品。

    米兰看了我一眼之后,便朝着身边的助手不知道嘀咕了声,我看米兰脸上的表情,心下的不安慢慢的扩大。

    “既然慕小姐这么不想要承认自己做的事情,我就让你彻底心服口服。”

    让我心服口服?他们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我沉默的看着米兰,米兰的助手离开五分钟之后,我看到席慕深走了上来。

    看到席慕深之后,我有些惊讶,不明所以的看着米兰。

    米兰将席慕深请上来?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米兰扫了我一眼之后,便看向了席慕深,朝着席慕深说道:“席总,请你将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情,和我们说一下。”

    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情。

    我捏住拳头,盯着席慕深那张俊美的脸。

    席慕深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看向我的时候,带着些许的愧疚,随后很快便移开了目光。

    席慕深的样子,让我心中的不安渐渐的加剧,我的心不断的颤抖着,跳的比平时还要的快。

    静默的等了近五分钟之后,席慕深才缓慢的开口道:“我证明,慕清泠在那天晚上,曾经去过制作房,将所有的婚纱都烧掉,因为我看到了。”

    席慕深……在说什么?

    我呆呆的看着席慕深,脑子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这个昨晚上还和我这么缠绵悱恻的男人,今天站在台上,向所有人宣布,我坐了那种事情?

    席慕深,你究竟在说什么?

    我固执的看着席慕深,心脏的部位,一阵猛烈的撞击着。

    疼痛袭遍我的全身,仿佛要将我整个人都吞噬一般,疼的厉害。

    我努力的深呼吸一口气,想要看清楚眼前席慕深的五官,却发现,席慕深的样子,在我的眼睛里,已经渐渐的变得朦胧起来。

    席慕深淡漠的扫了我一眼,声音沉冷道:“我这里,有慕清泠放火的证据,火是慕清泠放的。”

    火……是慕清泠放的。

    这些话,盘旋在我的耳边。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就知道抄袭。”

    “就是,还说的自己好像是特别无辜的样子,真是恶心。”

    “就是在,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当设计师,我建议将这个女人从这一次的名单中彻底的踢出。”

    “没错,将慕清泠这个名字,从这里踢出去,以后再也不要踏足设计师这一行。”

    台下的那些选手对着我不断的抨击,我却毫无感觉,或许是心脏疼的已经麻木,所以我已经忘记了疼痛。

    我一步步的走进席慕深,伸出手,捧着席慕深的脸,轻声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我?

    难不成,我们之间的那些温存,其实就是一个笑话?只是席慕深为了让我入局的一个局。

    席慕深一言不发,只是沉下脸,淡漠道:“慕清泠,我必须药实话实说,别忘了,我是这一次的导师。”

    理由的却是非常冠冕堂皇,可是,我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伸出手,一巴掌扇到席慕深的脸上,巨大的声响,让那些原本针对我的声音瞬间停止下来。

    那些人睁着一双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或许他们都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做出这种举动。

    “席慕深……你很好,真的……太好了。”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席慕深,红着眼睛,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会再度栽在这个男人的手中,席慕深,你的心,果然是硬的。

    我后退了一步,抱住肚子,身下慢慢的滴出些许的血水。

    我恐惧的看着自己的身下,脸色惨白。

    “慕清泠。”席慕深看到我身下流血之后,脸色一变,就要上前的时候,却被一巴掌挥开。

    “别碰我……恶心。”

    我真的蠢,蠢的无可救药,我竟然会以为席慕深是真的有点喜欢我?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席慕深还是以前那个席慕深,除了利用我保护方彤,他还能够做什么?

    一切都是我太天真,都是我自己自找的,与人无尤。

    “清泠。”萧雅然推开了那些人,走上台,将我抱在怀里。

    听到萧雅然温和的声音,我虚弱的说道:“雅然,带我走。”

    离开这里,我再也不要在看到席慕深了,再也不要了。

    萧雅然抱着我离开之前,对着所有人说道:“慕清泠这件事情,不是你们说了算的,谁要是敢乱说,我时光集团一定会和他斗争到底。”

    我靠在萧雅然的怀里,第一次觉得,原来萧雅然也是非常有气势的,而且很安定。

    肚子一阵抽痛着,我抓住萧雅然的衣服,咬住嘴唇不肯在这个时候发出一点声音。

    我不会在这些人的面前表现出任何脆弱的表情,绝对不会让这些人看我的笑话的。

    “慕清泠。”我被萧雅然抱着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席慕深站在台上叫着我的名字。

    可是,我不想要理会,席慕深现在,只会让我觉得虚伪,除了虚伪,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

    “清泠,撑着一点,马上就要去医院了。”萧雅然将我放在车上之后,回头朝着我安抚道。

    我咬牙的看着萧雅然,因为疼痛,身上的汗水将我的衣服都浸湿了。

    “雅然,救救我的孩子6”

    虽然这个孩子的父亲这个样子对我,但是,这是我的孩子,和席慕深没有任何关系。

    萧雅然面色暗沉的看着前方,开车朝着前面走。

    我死死的抓住座椅上的垫子,看着鲜血越来越多,心中的恐惧无限的扩大。

    不可以有事情,求求你了,宝宝,不要离开我,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当车子到了医院的时候,我近乎虚脱了,萧雅然抱着我一路狂奔,随后医生便将我送进了手术室。

    我躺在手术室里,摸着肚子,不断的重复道:“救救我的孩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