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52章这个色胚

    “妈的,你这个色胚。”我看着席慕深的兄弟有抬头的架势,双颊火辣辣,对着席慕深低吼了一声。

    这个混蛋,都这个样子了,还这么色?

    我气闷的帮席慕深量了体温,又塞了一片感冒药给席慕深,盖上被子,便离开了房间。

    我已经对席慕深仁至义尽了,就算是席慕深后面脑子烧坏了,也和我没有关系,谁让席慕深自找的,没事跑来我这里瞎胡闹。

    我没将他剁碎就已经便宜他了。

    ……

    “唔。”

    “丁零。”翌日早晨,我被电话声吵醒了,我揉着鸡窝一般的头发,从沙发上爬起来。

    我摸了摸肚子,才接了电话。

    “清泠,醒了吗?我现在在你家门口。”萧雅然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听到萧雅然温和的声音,我原本就混沌的大脑,立刻清醒了不少。

    我刚想要说自己马上就去开门,随后我像是想到什么,立刻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看到还在卧室睡觉的席慕深。

    我不由得抽了抽眼皮。

    我还以为自己做梦,现在看到席慕深躺在床上,想来我真的没有做梦,席慕深这个混蛋,是真的在我的床上睡觉。

    我上辈子,绝对是欠了席慕深的,这一辈子,才会被席慕深这个样子对待。

    “清泠?有在听我说话吗?”萧雅然大概也是听我没有说话了,忍不住对着我重新说道。

    我回过神,尴尬道:“雅然,我今天有些不方便,可不可以请假。”

    “怎么?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做一下检查。”

    “不是……就是有些不舒服。”我有些尴尬的解释着,但是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要是我现在打开门,让萧雅然进来的话,或许萧雅然马上就会看到睡在我房间的席慕深,到时候,萧雅然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想到这些,我感觉脑袋都疼的厉害。

    “这个样子啊,那我晚点过来看你,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我,知道吗、”萧雅然毕竟是比较体贴,他对着我说了一声,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将耳朵趴在门口的位置,听到萧雅然的脚步已经彻底的消失,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刚想要去厨房弄一点小米粥的时候,手机再度响了,我有些烫手,差一点将手机扔出去。

    我没有看来电显示,以为还是萧雅然,便结结巴巴的解释道;“雅然,我好一点之后就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堂嫂……是我。”但是,电话那边传来的不是萧雅然的声音,而是许久没有看到的席木柏的声音。

    我才想起,我似乎很久没有看到席木柏了,听说他去国外的分公司了。

    “木柏……”对于席木柏,我的心中还是带着些许感激的,在席家,我身份尴尬的时候,席木柏曾经帮了我很多。

    “堂哥从昨晚开始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找不到他,所以想要问你有没有看到他。”

    席木柏是找席慕深的吗?

    我听了席木柏的话,淡淡的垂下眼睑,微微的摇头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和席慕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木柏,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这个样子啊,要是堂哥有去找你,你给我回一个电话,方彤和大伯母都很担心堂哥的下落。”

    我听到方彤的名字,眼神微微冷了几分道:“哦,我知道了,不过我想席慕深不会过来找我的,毕竟,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昨天晚上,堂兄突然当着方家和我们家族族长的面,说要取消和方彤的订婚,方彤哭的混了过去,堂兄离开,我们找了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找到。”

    席慕深要取消和方彤的订婚?怎么了能?

    我听了之后,有些怔讼,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也觉得很惊讶,堂兄对方彤的爱,我都是看在眼中的,没有想到,堂兄突然会说出这个话,我当时也被吓到了。”席木柏带着苦涩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那还真是不幸。”我只是淡漠的垂下眼睑,对着电话那边的席木柏冷声道。

    “你还是……怨恨着他吗?”

    “没有爱,哪里会有恨。”

    我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席慕深要和方彤解除婚约?

    我摇摇头,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席慕深想要和方彤结婚,想要和方彤解除婚约,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将小米粥熬好之后,便去了卧室。

    席慕深还在睡觉,时不时发出些许异常痛苦的呻吟声。

    我原本不想要理会席慕深的,但是那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呻吟,引起了我的注意,没有办法,我只好靠近席慕深的床边,才看清楚,席慕深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色。

    难道昨晚吃的退烧药没有效果。

    我伸出手,拍着席慕深的脸,就要让席慕深醒过来,谁知道,席慕深的脸,滚烫的不成样子,灼烧了我的手,让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席慕深身上的温度竟然这么高,真的吓到我了。

    “席慕深,喂,席慕深你可以听到我说话吗?”我拍着席慕深发红的脸,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但是,席慕深除了发出细碎痛苦的声音之外,根本就没有力气回答我。

    我咬牙,没有办法,只好走出卧室,从冰箱里拿出一些冰块,放在席慕深的额头上。

    “慕清泠……别走。”我正帮席慕深降温的时候,席慕深滚烫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我拿在手中的冰块,因为席慕深的动作,尽数的掉在地上,滚落了一地。

    我看着地上的冰块,脸色微微泛着些许暗沉,抬起头,看着压在我身上的席慕深,哑着嗓子道:“席慕深,你给我清醒一下。”

    “别走。”席慕深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

    我努力的想要将席慕深推开,又担心不小心会伤到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精疲力尽之后,有些无力的靠在床上,对着席慕深自言自语道:“随你吧,就当是我欠了你的。”

    席慕深说了几句胡话之后,便靠在我的脖子上睡着了。

    因为窗帘被我拉上了,昨晚上雨下的很大,我将窗帘都拉上了。

    此刻,整个房间的光线,变得异常暗沉,我看不真切席慕深的表情,只能够感觉到席慕深灼热的呼吸,一点点的从我脖子上慢慢的划过。

    我被席慕深这种撩人的动作,弄得浑身绷紧。

    却抵不住疲惫,最终,和席慕深抱在一起,睡着了。

    ……

    好暖和……

    我感觉自己身上好像是有像是暖炉一般的东西,朝着我靠近,我哦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微的喟叹,用脸颊,轻轻的蹭着那个暖炉。

    我听到一声沉沉的低笑声,有些性感,甚至是撩人。

    我忍不住睁开眼睛,就撞到了一双黝黑邪肆的凤眸。

    当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之后,我忍不住瞪大眼睛。

    席慕深?

    他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醒了?”席慕深见我醒了,伸出手,像是摸小狗儿似的摸着我的头发。

    我皱眉,一巴掌将席慕深的手挥开。

    席慕深被我这个样子对待,却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的搂着我的身体,将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声音沉沉道:“慕清泠,你睡觉的样子,很可爱。”

    我被席慕深突然的缱绻吓到了,随后,我回过神,用力的将席慕深推开。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看着我,伸出手想要触碰我的脸,再度被我一巴掌打落。

    我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乱发,冷着脸,对着席慕深命令道:“席慕深,这种游戏,到此为止。”

    “你认为,一切都是游戏?”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声音变得异常冷凝道。

    “难道不是?”我反问道。

    席慕深目光变得异常深沉,我一时之间,也看不清楚席慕深眼底的情绪。

    他从床上起身,来到我的身边,抬起手,我以为席慕深是想要打我,立刻护住肚子,警惕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却只是将手,放在我的脸上,声音异常低哑暗沉道:“慕清泠,我和方彤解除婚约了。”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之前席木柏说,我还有些不相信,现在听到席慕深自己这个样子说,我突然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席慕深竟然真的舍得和方彤取消婚约?

    “我是为了你,才会这么做的。”席慕深抬起我的下巴,将脸靠近我说道。

    我笑了笑,眼底浮起一层寒冰道:“席慕深,你是不是觉得我慕清泠特别的愚蠢?”

    同样的戏码,席慕深究竟还要玩多久?

    在巴黎没有玩够,现在还想要继续吗?

    “慕清泠,我……”

    “出去。”席慕深想要说什么,我却不想要听。

    我指着门口,看都不看席慕深一眼,对着席慕深冷冷道。

    席慕深张了张嘴巴,却固执的不肯离开我家。

    “席慕深,在巴黎的时候,你不是做的很好吗?诬陷我抄袭,还作证说我烧毁了全部参赛人员的婚纱?表明我的心虚?你这个认证,做的不是很不错吗?让我背负了一切的骂名,而你们席氏集团却一跃而上。”

    我摸着肚子,讥诮的看着席慕深变得沉冷的俊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