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62章 我只是太寂寞了

    我只是听到了一个真相,一个可笑的真相。

    原来,在我嫁到了席家开始,我们家一直做出那种过分的举动,多数都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我在席家抬不起头,那些事情,什么借钱,什么偷东西,都是他们弄出来的,故意让我难堪,让我没有脸在席家继续下去。

    为了将我赶出席家,还真是煞费苦心。

    这个就是我的亲人吗?联合外人,一起对付我?

    ……

    “怎么这么久没有接电话?”我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我洗完澡,就十点半了。

    我的脑子有些乱,我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腹部,幻想着,我的孩子,还在肚子的感觉。

    我接到了席慕深的电话,他似乎正在酒吧的样子,因为电话那边,很乱。

    我垂下眼睑,莫名的想要一个温暖的胸膛将我紧紧的抱住。

    我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什么话都没有说。

    “慕清泠,说话啊?究竟怎么了?”席慕深大概也是觉得我的情绪有些反常,声音不由得拔高,继续叫着我的名字。

    良久,我才算是找回自己的声音,对着电话那边的席慕深哑着嗓子道:“席慕深……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两天,就可以处理完了,怎么?想我了?”他原本还带着些许疲惫的,可是很快,语调变得异常轻松愉快起来。

    我翻了一个身,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淡淡道:“嗯,是啊,想你了,你可以马上回来吗?”

    “慕清泠。”席慕深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深沉起来。

    我自言自语道:“真的很想要有人陪着我,好寂寞……真的……”

    “该死的女人,你在家里等着我。”席慕深在电话那边,发出一声咆哮,便将电话啪的医生挂断了。

    我听着电话的嘟嘟声,将电话扔到一边,便将脸埋进了枕头里。

    怎么办?突然觉得自己好脆弱,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慕清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

    “砰砰砰。”半夜,我挣扎了好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谁知道,门口不知道是谁,一直在敲门,又将我给吵醒了。

    我忍不住打开灯,看了一下时间,凌晨四点钟。

    有没有搞错?谁啊?大半夜的,扰民啊?

    我穿着拖鞋,走出了卧室,直接来到了门口打开门,一个黑影,裹挟着些许的湿意,朝着我扑过来。

    他将门关上之后,便将我按在了墙壁上,疯狂的吻着我的嘴巴,我的嘴巴都被吮吸的一阵发麻。

    我原本被人扑到,心中有些后怕,可是,闻到熟悉的气息之后,我直接便冷静了下来。

    我搂着席慕深的腰身,热烈的回应着席慕深,我们两个人,在地板上翻滚着。

    他将我的衣服推高,将我的裤子扯开,我则是解开了他衬衣的扣子,将他的皮带也解开。

    他红着眼睛,分开我的双腿,一下子挺身将我整个人填满。

    我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双腿死死的夹住了席慕深的腰身,摇曳道:“席慕深……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过两天吗?”

    身体好热……我喜欢这种感觉。

    从我开始想要报仇开始,我似乎已经丢弃了女人应该有的羞耻心,现在的我,陌生的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你不是想我吗?”席慕深架起我的双腿,又是一阵的占有。

    我发出一声尖叫,抓住了席慕深的头发,不断喘息着。

    “喜欢吗?”席慕深将嘴唇移到了我的耳边,暧昧的咬住我的耳珠说道。

    “喜欢。”我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眼前俊美阴邪的男人,舔着唇瓣道。

    席慕深低笑了一声,抱起我,就这种姿势,一步步朝着卧室走。

    每走一步,都像是在折磨我一般,我能够听到那些暧昧的水声,我整张脸都红了。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淫靡了,我还是抵不住心底的羞耻。

    “慕清泠,你让我疯狂。”席慕深到了卧室之后,将我抛到大床上,身体一下子空虚,我有些难受的扭动着腰肢,很快,席慕深便抓起我的双腿,让我满足。

    我放声嘤咛着,双腿大张着,不断叫着席慕深的名字,一遍一遍的,我感觉,自己真的疯了。

    或许,我是真的疯了吧?

    ……

    “还想要?”第二天,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像是要被重新组装了一般,疼的厉害。

    席慕深的手指,暧昧的在我的腰间轻轻的滑动着,低沉好听的声音,带着些许缱绻和邪肆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横了席慕深一眼,娇嗔道:“你想要我死在床上吗?”

    每一次的放纵,吃苦的还不是我?

    席慕深深呼吸一口气,将脸颊埋进我的脖子,闷闷道:“慕清泠,你有毒。”

    有毒吗?

    我低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只是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刚想要换一个姿势,却牵扯到了羞耻的地方,疼的有些难受。

    “嘶。”

    “怎么了?”席慕深听到我的抽气声,俊美的眉头,微微皱起道。

    “有些疼。”我看了席慕深一眼,难受道。

    席慕深沉下脸,搂着我的腰身说道:“哪里疼?我给你看一下?”

    说着,就要打开我的双腿,查看我的伤势。

    我被席慕深这种动作吓到了,立刻紧闭着双腿,双颊微红道:“不用,休息一下就好了。”

    “知道害羞了?昨晚上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缠着我的?”

    席慕深低沉邪肆的声音,刺激了我的耳膜,我双颊涨红,横了席慕深一眼。

    席慕深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无耻了?

    “咕噜。”就在我不知道要怎么和席慕深说什么的时候,肚子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叫了起来。

    我囧的满脸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盯着我的脸,然后摸着我裸露在外面的肩膀说道:“饿了?”

    “嗯。”我看了席慕深一眼,讷讷的点点头。

    席慕深没有说什么,只是起身穿上了衣服,便离开了房间。

    看着席慕深的背影,我有些微微的怔讼,随后便靠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一句话都没有说。

    昨晚上的纠缠和狂热,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着,这么疯狂的一幕,我以前从未想过。

    人在脆弱的时候,真的……很想要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东西,很想很想……

    “吃饭。”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席慕深端着一碗面条走过来,皱眉的对着我说道。

    我从床上轻轻的坐起身体,看着席慕深端在手中的面条,舔着嘴唇道:“你做的?”

    “不是。”我一听,脸颊一黑,是了,我简直就是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席慕深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做面条?他可是从未做过饭的。

    想到这里,我头疼欲裂起来。

    席慕深绷着脸道:“阿漠弄的,应该很好吃。”

    阿漠……会做饭吗?

    我无语的看了席慕深一眼,现在肚子很饿,我也只能够将就着吃一点,毕竟昨晚上我和席慕深两个人,实在是太疯狂了,现在已经饥肠辘辘了。

    我尝试性的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便开始吃面条。

    我刚吃了一口之后,席慕深的电话就响了。

    席慕深看了我一眼,便转身去接电话了。

    我看着席慕深的背影,不由得露出一抹若有所思。

    我从床上爬起来,随意的拿起床上的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便跟在了席慕深的身后。

    “我现在在国内,没有在国外,昨晚回来的……现在?我在酒店……”

    席慕深应该是在和方彤将电话,我隐隐还能够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方彤低柔的声音。

    我不懂席慕深,明明知道方彤是什么人,为什么还是一味的纵容方彤?

    难道就是之前阿漠说的那个样子?因为方彤曾经救过席慕深?所以不管方彤做了什么事情,席慕深都会选择纵容吗?

    想到这里,我冷笑一声,我上前,从席慕深的后背,抱住了席慕深的腰身。

    席慕深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过来抱住他吧?

    他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我勾起一抹恶劣的微笑,走到了席慕深的面前,伸出手,拉下席慕深的脖子,对着席慕深暧昧的吐气道:“席慕深,我还是有些饿,你帮我去买吃的,可以吗?”

    “慕深,你身边的是谁?”电话那边传来了方彤带着些许尖锐的声音,我闻言,在心中冷嘲的笑了笑。

    瞧,只是稍微这么一顿刺激,方彤就开始着急了吗?

    我淡漠的撇唇,目光泛着些许冷冽。

    “我等下回去。”席慕深目光幽暗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电话那边的方彤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看着席慕深将电话挂断之后,就要松开席慕深的时候,席慕深伸出手,将我紧紧的攥住在怀里。

    他的力气有些大,我甚至可以看到,席慕深黝黑的瞳孔深处,跳动着的怒火。

    “慕清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席慕深带着一丝沉凝和暴戾的声音,让我的心跳,猛地一跳。

    我看着席慕深,淡淡的说道:“我什么不想做,我只是……太寂寞了。”

    因为寂寞,所以……想要找一个人陪我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