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70章 爷爷死了

    “对不起,方彤,我没有……办法……”席慕深搂着方彤的腰身,对着方彤低语了一句话,因为声音有些小,所以我听的并不是非常真切。

    我看着席慕深抱着方彤的样子,撇开头,脸色泛冷。

    “嘎吱。”就在这个时候,急症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

    我朝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医生走过去,紧张的问道;“医生,爷爷怎么样?”

    拜托,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才好。

    医生深沉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将目光一移向了席慕深:“席总,我们非常抱歉,老爷子……已经……”

    “爸……”

    “爷爷”……方彤和王兰发出一声惊呼声,纷纷朝着手术室跑去。

    我倒退了几步之后,整个人便坐在了地上。

    “慕清泠。”席慕深伸出手,抓住了我。

    “席慕深……爷爷死了?”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哑着嗓子道。

    席慕深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将我从地上拉起来。

    “爷爷……死了?爷爷死了。”我不断重复着,然后用力的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发疯似的咬着席慕深的肩膀。

    “怎么可以死了?我上午还看了爷爷的,爷爷精神很好的,怎么会死了?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席慕深,我在做梦对不对。”

    “慕清泠,冷静一下。”席慕深抓住我的手腕,眼眸深沉的叫着我的名字。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你告诉我,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红着眼睛,对着席慕深嘶吼道。

    席慕深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抓住我的腰身,强迫我冷静下来。

    “慕深,我们送爷爷回病房去吧。”方彤红着眼睛,走到席慕深的面前,抓住席慕深的手说道。

    “回别墅等我。”席慕深松开我,对着我沉声道。

    他和方彤还有王兰送席老爷子回病房去了。

    我含泪的看着席老爷子从我眼前被人推走,我想要和爷爷说话的,但是我没有资格,因为我早就不是席家的人,没有资格碰爷爷一下。

    为什么会死了?

    爷爷……

    “慕小姐是吗?”我失魂落魄的朝着电梯走去的时候,从电梯走出来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我看着他们手中拿着的警官证,轻轻的点头。

    我不知道,警察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情。

    其中一个有雀斑的警察,对我解释道:“针对席老爷子猝死这件事情,我们想要找你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为什么要我协助调查?

    “因为有人看到你上午过来找了席老爷子是不是。”

    “是,我上午的却是过来看爷爷。”我咬唇,压下心中的悲伤,淡淡的说道。

    “席老爷子是在你走了之后,就被发现心脏衰竭的,所以我们怀疑这是一起谋杀事件,请你回去协助我们调查。”

    “你们是在怀疑我动手杀了爷爷吗?”雀斑警官的话,让我心猛地一跳。

    “只是协助调查,要是慕小姐没有做过的话,我们不会冤枉你的。”雀斑警官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深呼吸一口气,只能点头道:“好,我跟你们回去调查。”

    爷爷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一定要调查清楚,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对爷爷出手的人。

    ……

    我被带进了警局的审问室,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我只是详细的说了一下,我只是过来陪爷爷聊天的,而且是爷爷给我打电话的,还有我手机的通话记录可以说明,是爷爷打电话给我去他病房的。

    他们审问了我一个小时之后,便让我先在拘留室待着。

    我坐在冰冷的床板上,捏住拳头,眼泪毫无预兆的流出来。

    爷爷……

    我想起上午他还温柔慈祥的对我说,要我一定要和席慕深幸福的在一起,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

    “慕清泠,我们需要继续审问你。”我刚哭的睡着了,就被人推醒了,那个雀斑的警察走进来,对着我说道。

    我原本知道爷爷出事之后,精神就变得有些疲惫不堪,又被这些人问了这么多问题,整个大脑都还处于一种晕乎乎的状态。

    我被他们重新带到了审问室。

    他们继续问我重复的问题,我也重复的强调,我没有给爷爷注射什么心脏衰竭的药导致爷爷死亡。

    但是,他们却呈交上了一些文件,上面是检验出有我指纹的一些证明。

    “关于这些,慕小姐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雀斑警察指着上面的指纹鉴定报告书,对着我问道。

    我怔怔的看着上面的报告,摇头道:“我没有碰这个注射器,我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我的指纹。”

    “我们从医院的监控摄像头看到,上午除了你来过席老爷子的病房之外,没有人过来,而且也有很多认证表示,都看到你,还听到你和席老爷子在病房里吵架。”

    吵架?

    他们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和爷爷吵架了?

    “我上午的却是去过爷爷的病房,这一点,我一开始就承认了,我在病房里呆了两个小时,上午十一点半就离开了医院,至于你们说的吵架,我本人都不知道和爷爷吵架了,我不知道这些传言究竟是哪里来的,但是我和爷爷,没有吵架。”

    “那么,这些东西里,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

    “我不知道,我没有碰过注射器,我就喝了一点水,而且,爷爷没有打针,病房里也没有注射器。”

    “但是,上面有你的指纹,这件事情,你要怎么回答?”

    警察的话,突然变得异常犀利,他们的意思,就像是已经认定,我就是杀害爷爷的凶手一样。

    我有些无力,脑袋又是钻心的疼,于是精神萎靡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慕小姐,请你老实回答我们的话。”警察看了我一眼,不悦道。

    我看着面前的警察,无奈的摊手道:“我真的很认真的在回答你们的话,而且,我是真的没有做什么,我不知道那个注射器为什么会有我的指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说我和爷爷在病房内争吵,我只能够说一句话,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是无辜的。”

    “进了这里的人,都在喊自己是无辜的。”警察对我的话,有些嗤之以鼻道。

    我听了之后,保持沉默,一个字都不愿意在说了。

    警察看我这个样子,脸色有些难看,安静的看了我许久之后,一个女警走了进来,在那个审问我的警察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什么,那个警察的眼睛,突然变得异常犀利起来。

    我被他用这种犀利的目光看着,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慕小姐,我们刚才从席总和你住的别墅里搜到了一份股份转让的合同,上面还有你的签名和席老爷子的签名,请问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这是爷爷给我的。”我看着警察,淡漠道。

    “是吗?恐怕你就是因为这个财产的关系,才想要杀了席老爷子吧?”

    什么?这个警察究竟是在说什么?

    “我可以告你污蔑。”我冷下脸,捏住拳头道。

    警察啪的医生,将一份文件扔到桌上,脸上满是冰冷的对着我说道:“污蔑?你觉得我现在是在污蔑你吗?文件上写的清清楚楚,要在席老爷子死了之后,股权才会是完全属于你的,也就是说,席老爷子要是还活着,你就拿不到这些股份,所有,你才想要将席老爷子杀了,得到这些股份。”

    什么……他在说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这个股份是要在爷爷死了之后,才会生效的。

    “慕小姐,你要是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

    警察说完,便让人将我带走。

    我木然的从椅子上起来,又重新被带回了拘留室。

    我抱着身体,坐在阴暗的地板上,看着四周漆黑的房间,我苦笑了一声,有些痛苦,和无奈。

    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将爷爷害死嫁祸给我的,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我,他想要毁掉我?

    但是,这个人,究竟是谁?

    我不清楚,我现在只能够据理力争,证明自己的清白。

    “谢谢。”

    “你只有十分钟,请席少爷到时候不要让我为难。”

    “好的。”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谈话的声音,好像是席木柏的声音?

    我眯了眯眼睛,就看到背光站在我面前的席木柏,他看到我,立刻上前,抱住我。

    我被席木柏突然的动作吓到了,有些怔怔的看着抱着我的席木柏。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席木柏似乎也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合时宜,他有些尴尬的松开了我,然后看着我说道。

    我回过神,对着席木柏摇头,苦笑道:“没有,他们倒是没有为难我,但是,他们手中有很多的证据,说是证明我才是杀害爷爷的凶手。”

    “别怕,我正在找证据,一定会将你救出去的。”

    “谢谢你,木柏。”我感激的看着席木柏,他总是在我需要帮助他的时候帮助我,对于席木柏,我真的是,非常感谢的。

    席木柏摸着我的头发,眼眸带着些许凝重道:“但是,这件事情很棘手,因为警方那边,掌握了很多对你不利的证据,你试着回想一下,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