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71章 慕清泠,你会死的

    我将自己接到爷爷电话的事情,还有在爷爷病房里说话的记录,都告诉了席木柏。

    席木柏闻言,突然抓住我的手说道:“你说你在离开的时候,和一个医生擦肩而过。”

    我看着席木柏激动的样子,怔怔的点头道:“是,那个医生好像是要给爷爷打针的样子,我也没有在意,就离开了。”

    “爷爷不会在这个时间段打针的,他的打针时间在早上八点半,那个时间段,不会有医生打扰爷爷休息的,我怀疑,那个人才是杀害爷爷的凶手。”

    “什么……”席木柏的话,让我浑身冰冷,我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凶手走进爷爷的病房,杀死爷爷吗?

    “清泠,现在外面很多言论对你不利,我希望,你可以坚强。”席木柏双手撑着我的肩膀,对着我一脸凝重道。

    我苦笑一声,看着席木柏点头道:“这种情况,我早就能够预料到的,你放心,我可以承受住的。”

    要是连这种打击都没有办法承受住的,我怎么帮爷爷报仇,怎么帮爷爷找出凶手。

    “明天是爷爷出殡的日子。”

    席木柏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轻声道。

    “替我帮爷爷说一声,我会好好的,绝对……会找到凶手的。”我没有办法亲自参加爷爷的葬礼,只能够拜托席木柏了。

    席木柏点头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后,萧雅然过来了,他说他已经请了最好的律师,一定会将我带出去的。

    我只是点头,却没有在说话了,我很清楚,这一次的事情非常棘手,不管是席木柏,还是萧雅然,恐怕都没有办法将我带出去,他们只是安慰我罢了,我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嫌疑犯了。

    第二天,那些警察照例问我那些问题,重复的问,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麻木了,我非常冷静的回答他们每一个问题,不管是疲劳轰炸还是什么,我都接受。

    直到一轮的询问结束之后,他们将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

    当我走进这间从未来过的审问室的时候,我看到了背对着我站着的席慕深。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影昂藏而苍劲。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才转身,在看到我之后,大步走进我,将我抱紧。

    “慕清泠。”

    “席慕深……我没有……杀爷爷,你相信我。”面对着席木柏,面对着萧雅然,我都可以冷静的说自己没有杀人,但是,在面对着席慕深的时候,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会杀爷爷的,不哭。”席慕深摸着我的脸,擦拭着我的眼泪说道。

    我红着眼睛,看着席慕深,他挑起我的下巴,亲吻着我的嘴巴道:“慕清泠,我这一次过来,是带你离开这里的。”

    “不是说已经掌握了我杀人的证据吗?”席木柏和萧雅然过来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件事情,非常棘手。

    但是,席慕深说要带我离开这里?我知道席慕深的权利很大,但是在法律面前,也不应该有这种权利的。

    席慕深盯着我,随后才说道:“你先承认杀人的罪,后面我会安排。”

    “你说什么?”席慕深的话,让我心口一凉。

    我松开席慕深,冷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怀疑,我从未认识过眼前的人。

    席慕深现在是让我承认杀死爷爷这件事情吗?要是我承认之后,我会有什么下场?杀人罪,判刑,无期徒刑?还是执行死刑?

    在京城的法律,杀人是要偿命的,席慕深究竟是想要怎么做。

    “相信我,你答应之后,会被执行枪决,但是我会救你出来,这是唯一的办法。”席慕深目光阴郁的盯着我说道。

    我听了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席慕深,你让我承认杀人罪?杀害爷爷的罪?”

    这是我没有办法忍受的,原来,你从未了解过我……席慕深……你从未了解过我。

    “慕清泠,这是唯一可以救你出来的办法。”席慕深上前,抓住我的肩膀,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听了之后,冷淡的看着席慕深说道:“这种救,我不要,你想要怎么救我?在我服刑的时候,找一个假的尸体冒充我,从此我要隐姓埋名?成为你的宠物,被你圈养在别墅里,见不得光是不是?”

    “这是唯一的办法,慕清泠。”席慕深盯着我,声音沉沉道。

    我回头,背对着席慕深,因为我不想要在这个时候,看到席慕深,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想要打他。

    “席慕深,你走吧。’

    我不需要任何人救,我相信天理,我相信正义,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任何人都别想要栽赃在我的身上。

    “慕清泠,你这个样子,会死的。”席慕深被我的固执气到了,他走到我的面前,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膀,对着我咆哮道。

    “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承认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慕清泠,不怕死。”

    我冷冷的推开了席慕深的身体,朝着门口走去。

    如果席慕深过来,只是为了用这种方法救我的话,我宁愿不要任何人救,我不会承认这些事情的。

    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休想要我承认这个罪。

    “慕清泠,你会死的,慕清泠。”席慕深从背后抱住我,嘶哑的声音,从我的后背传来,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灼热甚至是滚烫的身体,从我的衣服,传递到我的身体四周。

    我重重的咬住嘴唇,低下头,看着环住我腰身的手臂,那么用力的掐住我的腰身。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苦涩的笑道:“席慕深,你明明知道,我是被人陷害的,为什么……要我承认这些。”

    席慕深没有说话,我没有看到,席慕深变得异常白色的脸。

    我回头,盯着席慕深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明明知道,我是被人陷害的,不是吗?”

    席慕深的嘴唇,微微抖了抖,他没有看我,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阴郁。

    我看着席慕深此刻的样子,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

    席慕深知道,或许,席慕深知道陷害我的人是谁,只是席慕深不敢相信罢了。

    “席慕深,你是不是知道陷害我的人是谁?”我盯着席慕深的眼睛,目光深沉道。

    席慕深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或许他手中有证据,只是他不肯拿出来证明我的清白。

    “是不是方彤?”席慕深不说话,我再度的问道。

    席慕深依旧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甚至是阴冷。

    我呵呵笑了笑,不说话?代表默认?

    “慕清泠,就这一次,你承认了,好不好。”席慕深目光悲伤的看着我,紧紧的攥住我的手腕。

    我垂下眼睑,冷嘲的甩开席慕深的手:“我为什么要承认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可不是岳飞。”

    说完,我不看席慕深是什么表情,径自的离开了审问室。

    我回到了拘留室里,安静的坐在上面,我想着席慕深说的话,突然想要笑。

    事实上,我是真的笑了出来。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大笑,我想,此刻的我,估计就和疯子差不多吧。

    笑完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脸颊凉凉的,我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看到上面晶莹的液体之后,我捂住脸,低笑了一声。

    “慕清泠,你究竟在期待着什么?”

    我不是傻瓜,席慕深或许已经掌握了线索,可是,他依旧为了方彤,选择放弃我,他总是这个样子。

    以前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那些温情仿佛就是做梦一般,不复存在,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

    我看着手指的泪水,冷笑一声,空洞冰冷的目光,盯着窗外的月光。

    方彤,这件事情,最好和你无关,要是真的是你,就算是下地狱,我也会拖着你一起下去的。

    ……

    我在警局呆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们想尽办法让我承认杀了爷爷的罪名,我咬牙坚挺,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对付我,我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最终,我被送回了牢房里。

    我每天数着日子,安静的看着窗外,席慕深自从那一次之后,就没有在来过了,萧雅然和席木柏倒是经常过来,每一次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想,外面肯定是有很多针对我的言论,他们不想要在我的面前多说,所有每次看到我,都用那种复杂的目光盯着我吧。

    下午,我又被人提审了,这一次的提审有些不一样,之所以说不一样,是因为这些人走进来的时候,我感觉一股莫名的气息,很奇怪,很阴邪的气息。

    “带走。”为首的男人,目光阴毒的看了我一眼,一挥手,便让身后的手下将我带走。

    我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有些害怕的扭动着身体道:“你们是哪里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这些人不是之前一直提审我的狱警和警察?他们虽然穿着是狱警的衣服,但是他们的气场有些奇怪。

    “你们要将我带走哪里去。”这些人不说话,只是抓着我往前面走。

    我扭动着身体,想要说话的时候,腰间突然被一个冰冷的东西给抵住了。

    那种冰冷的触感,吓了我一跳,我震惊的看着抵住我腰后地方的男人。

    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冷漠的对着我说道:“最好乖一点,要不然,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了。”

    “你们……你们究竟是谁?”我被他的话吓到了,抖着嘴唇,声音嘶哑道。

    这些人,究竟是谁?想要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