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73章 席慕深,哭了……

    听了萧雅然的话,我不由得点头,但是,我总是觉得,好像是有哪里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我暂时想不出来。

    “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告诉你一声。”萧雅然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低沉,我听了之后,微微扯动了一下唇瓣道:“还有什么事情?”

    “席慕深和方彤,在今天订婚。”

    轰……

    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刺的我有些难受。

    我感觉胃部一阵扭曲,我难受的呕吐了出来。

    “呕。”

    “清泠。”萧雅然看到我这个样子,有些慌张的起身,就要去叫医生,我一把抓住了萧雅然的手,不让萧雅然离开。

    “我……没事,只是……突然有些恶心罢了。”我用力的抓住萧雅然的手,虚弱无力道。

    “很难受吗?”萧雅然给我倒了一杯水,让我可以冷静下来,当冰冷的液体,滑入我的喉咙的时候,我的却是可以冷静下来。

    可是,我却不想要冷静。

    我冷笑一声,目光带着些许的浅薄和冰冷。

    “不难受,我为什么要难受。”

    既然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也不需要在顾及什么了,席慕深,我们会最终,也只能够以这种结局了。

    孩子的仇,我不会放弃的。

    你既然和方彤订婚了,我便……不会让方彤好过。

    “清泠,要是想要哭,就哭出来吧。”萧雅然轻轻的上前搂着我的身体,安抚着我说道。

    “哭?为什么要哭?你以为我还爱席慕深吗?”我看着萧雅然温和的脸,冷嘲道:“席慕深对于我而言,只是复仇的对象罢了,他想要和谁订婚,甚至是结婚,对我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吗?那么为什么流泪?”萧雅然叹息一声,温润的手指,拂过我的眼帘的位置。

    我被萧雅然指尖的温度刺激了,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微微的绷紧。

    萧雅然目光温和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叹息道。

    “既然不会在意,为什么要哭?”

    我才没有哭……不会哭的。

    “只是沙子刚才飞过来,让我眼睛有些难受罢了。”我撇头,不看萧雅然说道。

    “你现在要好好休息,我回去给你炖一点汤,你想要喝什么汤?和我说,我等下给你弄。”萧雅然起身,目光温柔的朝着我说道。

    我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吃,也没有兴趣吃。

    萧雅然见我这个样子,心中虽然有些难过,却也无可奈何。

    萧雅然摇头叹息的离开了我的病房,他离开之后,我才转身,看着门口的位置。

    我盯着门口,看了许久,仿佛门口的位置,有什么吸引我的东西一般。

    良久之后,我收回了目光,脸色冰冷的低下头,摸着自己的肚子。

    我的孩子被方彤害死了,现在孩子的父亲,却要和杀害孩子的杀人凶手订婚?

    方彤,你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个样子算了吗?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如意的,你这么爱席慕深,我就亲手……毁掉你的爱。

    我看着玻璃上出现的自己的影子,这一刻的我,五官扭曲的甚至有些可怕。

    我盯着玻璃看了许久,冷笑了一声,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

    我不知道萧雅然说找到了凶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那个护士,说不定只是一个替罪羊罢了,真正的幕后人,根本就没有出现。

    不过我不着急,我会找出真相,帮爷爷报仇的,不管对方是谁,我都不会轻易放过她。

    晚上,因为伤口有些疼,萧雅然给我做了饭,送给我吃,因为公司有事情,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躺在病房里,难受的一直在床上翻身。

    伤口痒痒,还隐隐作痛,让我怎么都没有办法睡着。

    正当我勉强的想要起身喝口水让自己冷静一下的时候,却有人走进我的房间。

    我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之后,眼眸略微带着些许的暗沉。

    我什么都没有说,安静的等着来人走近我。

    随后,我听到他走进我的病床,似乎伫立在我的床边的样子,空气中,泛着些许的酒香的味道,那么浓郁的味道,刺激了我的鼻子,我皱眉心中已经猜出了进来这里的人是谁了。

    “慕清泠。”

    低哑而带着落寞的声音,在病房响起,我慢慢的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头发凌乱,一身黑色西装的席慕深。

    他今天很帅,身姿笔挺,五官俊美,只是眼神在看着我的时候,带着些许的犹豫。

    我冷嘲的看了席慕深一眼,面无表情道:“听说今天是席总你和方小姐订婚的日子,我都忘记恭喜……:”

    我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我整个人都被席慕深紧紧的抱住了。

    他厚实的胸膛,撞击着我的身体,让我的身体带着些许的难受,我发出一声的闷哼,想要将席慕深推开,他却用带着浓烈酒气的嘴巴,撕咬着我的嘴巴。

    “慕清泠,慕清泠。”

    他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撕咬着我的嘴巴,我被他的这个动作,刺激了整个身体,想要奋力的将席慕深推开,却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疼的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我难受的整张脸都白了,身体也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我哑着嗓子,叫着席慕深的名字,对着席慕深低吼道:“混蛋,你压到我的伤口了。”

    席慕深原本还带着狂肆的动作,瞬间停顿下来,得到这个空隙之后,我想都没想,一把将席慕深的身体用力的推开。

    席慕深被我推得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一双发红的眼睛,固执的盯着我看了许久。

    我难受的按住心口的位置,声音微微颤了颤道?“席慕深,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个样子戏耍我,很好玩吗?

    席慕深的表情,带着些许的难受,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我隐隐泛着些许殷红的伤口,沉声道:“伤口裂开了,很难受吗?”

    他说着,就要起身帮我叫医生,可是却被我拒绝了。

    这种疼痛,我还是可以忍受的,我只是……没有办法忍受席慕深罢了。

    我不耐烦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冷着脸道:“席慕深,今天是你和方彤的订婚之夜,你也没有守在方彤的身边,来我这里干什么?还是你想要看看我知道你和方彤订婚之后的反应?”

    席慕深盯着我看了许久,才蹲下身体,拉着我的手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我昨天差一点被人强暴了?”我讥诮的看着席慕深突然撑大的眼睛,我恶劣道;“你当然不知道,你的心里只有方彤一个人,怎么知道我在监狱里过什么日子?你让我承认杀害爷爷的罪名,是想要保护方彤是不是?”

    席慕深的脸色变得异常僵硬和冰冷,他用力的抓住我的手,力气大的仿佛要将我的手骨都给捏碎了一般。

    我可以感受到,席慕深心中的愤怒和不甘心,他在害怕,甚至在恐惧。

    我看着席慕深,看了许久许久,冷嘲道:“难道我说错了?席慕深,我慕清泠,不是你和方彤可以戏耍的玩具,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和方彤有脑子,我慕清泠,同样有脑子。”

    听到我的冷笑,席慕深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缓慢的闭上眼睛,薄冷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悲伤。

    我盯着席慕深脸上的表情,看了许久,才讥讽的甩开了席慕深的手。

    “好了,现在你成功的保护了方彤,而我,也托你们的福,没有被你们弄死,你们是不是很不开心?”

    “不要这个样子。”席慕深哑着嗓子,突然对我这个样子说。

    不要这个样子?不要什么样子?席慕深,我是被你和方彤两个人逼的,你知道吗?

    我快要被方彤和席慕深两个人逼疯了,是真的……被要被逼疯了。

    席慕深用力的捏住拳头,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慕清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

    我没有说话,只是指着门口的位置,朝着席慕深冷冷的说道:“席慕深,你可以走了,回去陪你的方彤就可以,我这里,不需要你操心。”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昨天出事了,我不知道……她明明答应了的……不会在对你出手的,只要……只要我答应她的条件,就会放了你的……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席慕深的声音有些脆弱甚至是低沉,我没有听清楚他说的她究竟是谁。

    我也不想要和席慕深说废话了,想要推开席慕深,可是,他却紧紧的抱着我不放手。

    良久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腹部一阵的灼热,滚烫的液体,从我的衣服,传到我的身体里,在传进了我的骨髓。

    席慕深……在哭吗?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颤动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慕清泠,对不起。”席慕深说了很久很久,我就这个样子,一动不动的任由席慕深抱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席慕深抱着我,躺在病床上,他很小心的避开了我的伤口,吻着我的唇瓣,一遍遍的讨好我道:“慕清泠,别怕,我在这里,没有人伤害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