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75章 是妈妈的感觉

    我刚让门口的阿漠给我弄了一碗小米粥,吃了一半,一个意外之人,出现在我的病房。

    “慕小姐看到我出现杂这里,很奇怪吗?”叶然优雅的看着我,对着我笑了笑道。

    我看着叶然脸上暖暖的微笑,只是低下头,淡淡道:“怎么会?我只是有些奇怪,方太太会过来这里看我。”

    “听说你受伤住院了,我特意过来看一下,上一次有人说你是杀害席老爷子的凶手,我就有些担心了,但是因为一直没有时间。”

    “方太太找我,是为了你的女儿吗?”我看着叶然,而已不想要在拐弯抹角了。

    叶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只是单纯的过来看你罢了。”

    她拉开椅子,坐在我的床边,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她的手,很温暖,这种温暖的触感,让我整个心都暖暖的。

    我抿着嘴唇,看着叶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然爱怜的摸着我凌乱的发丝,目光落在我的脖子上。

    “昨晚慕深住在你这里的?”

    看来,她是知道了?是方彤和她说的吗?

    我没有反驳,算是默认,我想要看看,叶然还会和我说什么。

    但是,她只是看了我一眼,目光异常慈爱,也没有责怪我。

    “说到底,之前方彤介入你和慕深的婚姻,是方彤的错,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不是她介入,当初席慕深原本就没有爱我罢了。”

    我打断了叶然的话,扯动着唇角,对着叶然说道。

    当初席慕深没有爱我,娶我也只是因为爷爷的命令罢了,他和方彤才是一对,是我介入了他们。、

    “我可以叫你清泠吗?”叶然看着我,轻声道。

    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叶然只是握住我的手,叹息道:“感情的事情,没有办法控制,彤彤一直被我们惯坏了,当年她差一点被人偷走了,我们才会一味的疼爱这个女儿,希望你不要怪她,也不要恨她。”

    “她要是不主动招惹我的话,我是不会找她的麻烦,但是,如果她自己要找死的话,就怨不得我?”我很直接的告诉叶然,我的立场。

    方彤已经招惹我了,所以,我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放过方彤,这就是我的立场。

    叶然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我以为,她肯定会尖锐的斥责我,可是,她却只是看着我胸口的伤势,心疼道:“疼吗?”

    我摇摇头,大概是被叶然眼底的温柔感染了,我抿唇道:“不疼了。”

    早就已经不疼了,刚开始子弹打进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一股剧痛,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叶然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她上前,轻轻的抱住了我。

    我被叶然的动作吓到了,完全没有想到,叶然会突然抱着我。

    “清泠,不怕的。”叶然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那种感觉,非常的温暖,就像是……在妈妈的肚子里的那种感觉。

    让我莫名的有些欢喜,甚至是颤抖。

    “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想要邀请你过来参加我的生日,好不好。”叶然看着我,声音柔和道。

    我闻言,有些怔讼的看着眼前有些失态的贵妇人。

    按道理来说,我和她女儿抢老公,换做是平常人,应该是非常讨厌我的,但是,叶然的话,却让我有些疑惑和纳闷。

    为什么叶然没有指责我抢走了席慕深?为什么没有指责我让方彤难过?

    “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会这个样子对你是不是?你让彤彤那么的伤心,又抢走了席慕深,我应该要扯你的头发,骂你不要脸的是不是?”叶然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般,眼神温和道。

    听到叶然这个样子说,我垂下眼睑,讷讷的点头。

    我的却是这个样子想的,因为我不清楚,叶然究竟是……为什么没有骂我,或者说,怪我抢走了她女儿的未婚夫。

    “我不知道,清泠。”叶然的眼睛带着些许惆怅的看着我,眼神闪烁着些许暗淡道。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很喜欢很喜欢的感觉,大概是我们两个人有缘分吧,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我都会原谅你,我也不会生气。”

    叶然慈爱的摸着我的头发说道。

    叶然的话,让我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我垂下眼睑,一言不发的看了叶然一眼。

    叶然的目光依旧那么的温暖,就像是……妈妈的感觉。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生日宴会那天,我会过来给你送请柬的。”

    叶然看了我许久,才起身,朝着我说道。

    我讷讷的点头,看着叶然起身离开,刚恍惚的想要闭上眼睛继续睡觉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道惊讶的声音。

    “美芬?你怎么会在这里?”

    美芬?这好像是我妈妈的名字?叶然认识我妈妈吗?

    “夫人……你怎么会……在清泠的病房?”我听到妈妈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的样子,妈妈这是在害怕叶然吗?

    奇怪,我以前从不知道妈妈和叶然认识?妈妈怎么会和叶然有什么交集?

    毕竟,叶然是大家族出神的,不应该认识我妈妈啊?

    正当我疑惑不已的时候,两个人好像是往别的地方谈话了,我已经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了。

    心中虽然有些疑惑,我也没有打算继续想下去。

    毕竟他们老一辈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指不定是妈妈以前在叶然的家里做过保姆什么吧。

    半个小时之后,妈妈就过来了,她的脸色很白,一双眼睛也带着些许恐惧的样子,我被她这个样子有些吓到了,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过来?”

    上一次无意中在家里听到妈妈和方彤他们合谋的事情之后,我就对慕家差不多彻底的绝望了。

    我住在医院好几天,她都没有过来看我一眼,现在突然过来看我,我自然是有些奇怪的。

    妈妈像是被我的声音吓到了一般,睁着一双恐惧的眼睛,看了我许久之后,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般,勉强的对着我笑了笑道:“我听说你受伤了,就过来看看。”

    “我没事。”我看了她一眼,声音冷淡疏离道。

    “清泠……叶然过来……找你是有什么事情吗?”随后很长时间,我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了,她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气氛渐渐的变得异常僵硬。,

    直到她用一种试探性的口吻朝着我问道,我才皱眉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带着些许疑惑道:“为什么这个样子问?”

    “我只是……不知道你在什么时候认识方夫人?你以前,和她认识吗?”她好像是很紧张的样子,问我的时候,都带着些许的小心翼翼的样子。

    我被她这种小心翼翼的样子,弄得更加的疑惑。

    为什么她好像是很怕叶然的样子?叶然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怕叶然呢?

    “你认识方彤的妈妈?对了,你是不是认识方彤?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认识方彤妈妈?”我反问道。

    她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突然起身,对着我面色恐惧道:“那个……我想起自己还有事情没有做,我过几天在来看你。”

    我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眼眸微微一沉。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她好像是很害怕的样子?难不成叶然对她来说,这么恐惧?

    奇怪,她什么时候认识叶然的?为什么我从未听她提起过这件事情?

    ……

    “今天叶然过来了?”晚上,席慕深拎着鸡汤过来看我,他知道叶然过来的事情,眉心微皱的朝着我问道。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点头道:“嗯,她过来看看我的伤势。”

    “她说了什么没有?有没有为难你?”席慕深沉下脸,眼神变得有些冰冷莫名。

    听了席慕深的话,我只是摇头道:“你觉得她会怎么为难我?我慕清泠也不是吃素的。”

    “你当然不是吃素的,你是吃肉的,吃我这块肉。”席慕深暧昧的靠近我的脸,将我抱起来,亲吻着我的嘴巴道。

    我被席慕深弄得浑身燥热,主动伸出手臂,纠缠着席慕深的唇舌。

    病房内的气温,渐渐的攀升,席慕深也已经情动了,他解开我的衣服扣子,将脸颊埋进我的胸口的位置,温热的唇舌,在我的胸口处一阵留恋的啃咬着。

    当他的唇瓣移到了我的胸口的位置的时候,我有些难受的颤动了一下。

    “怎么?伤口疼吗?”席慕深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身体微微一顿,眼睛赤红的看着我问道。

    我难受的扭动了身体,双腿微微打开道:“没有……只是……很热。”

    被席慕深这个样子撩拔,感觉整个身体都热了。

    “想要了?”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盯着我看,火辣辣的目光,像是要将我整个人吞噬掉一般。

    “才……才没有。”我横了席慕深一眼,有些害羞道。

    席慕深这个混球,每一次非要这么直白的说出这些话吗?

    他不嫌害臊,我都嫌弃了。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就要解开皮带的时候,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我喘着粗气,抱着席慕深的脖子,蹭了蹭道:“难受。”

    的却是有些难受,毕竟我在养伤期间,席慕深也不敢碰我,有时候难免有些感觉,席慕深都是小心翼翼的,要不然就是用嘴巴帮我解决。

    虽然有些尴尬,但是……那种感觉很棒。

    “乖,等一下。”席慕深咬住我的嘴巴,重重的亲了一口之后,从桌上拿起手机,搂着我,接电话。

    我有些不满席慕深此刻的样子,明明是他先撩拔我的,现在他却在这里镇定自若的接电话,怎么想,我的心情都非常不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