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76章 这是席慕深的罪

    我伸出手,握住了席慕深的长龙。

    席慕深的身体猛地一颤,他的眼眸,异常深沉的盯着我,粗嘎的声音,划过我的眼帘:“慕清泠,别闹。”

    “不……我要。”我固执的将手伸进去,轻轻的揉搓着,席慕深的呼吸,变得越发的急促,我可以感觉到,他浓重甚至是浑浊的呼吸声。

    “该死的。”席慕深低吼了一声,用力的按住我的双手,平息着自己的气息。

    “慕深,你今晚回来吗?”电话那边,传来了方彤娇柔的声音。

    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现在在我的床上,方彤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恐怕是每天都像是雷达一般,盯着席慕深吧?

    但是,就算是她像是雷达一般,盯着席慕深,也没有办法改变,席慕深现在在我的床上的这个事实。

    “嗯,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席慕深气息不稳的对着电话那边的方彤扯谎道。

    我挑眉,暧昧的将胸部靠近席慕深的嘴巴,一点点的撩拔着席慕深的神经。

    席慕深的身体绷紧的厉害,额头上出现了些许密密的汗水。

    看着一直在隐忍着的席慕深,我心中不由得泛着些许的得意。

    瞧,风水轮流转了,方彤自己大概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席慕深也会这么疯狂的对我吧?

    曾经席慕深将方彤当成了一个小公主一样,现在的席慕深,是我的。

    “慕深,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方彤大概也是感觉到了席慕深呼吸的变化,她忍不住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席慕深努力的克制住心中的火气,深呼吸一口气之后,硬邦邦道:“没事,我先挂了,还有会议要开。”

    说完,席慕深也不管电话那边的方彤是怎么想的,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的嘟嘟声,我咬着席慕深的下巴,摇头道:“席慕深,你这个样子也舍得吗?”

    “慕清泠,你这个妖精。”席慕深低吼了一声,将手机扔掉,架起我的双腿,便闯了进去。

    突然的填充,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声,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床头的位置,疼的我抽气。

    都怪我自己造孽,刚才勾引了席慕深,害的席慕深现在……

    我无奈的揉着额头,隐忍着身体的难受道:“席慕深……轻一点,伤口。”

    听到我的话,原本还有些失去理智的席慕深,才渐渐的变得温柔起来,但是,动作却依旧非常狂野。

    一个小时之后,席慕深搂着汗湿的我,看着我腹部隐隐泛着些许殷红的伤口道:“下一次,不许这个样子勾引我了。”

    我扁着嘴巴,咬住了席慕深的胸口,不满道:“你几辈子没有碰过女人?要不要这么猛?”

    我的身体到现在都还很疼,这个混蛋,不知道温柔一点,疼死我了。

    “谁让你勾引我的,这是对你的惩罚。”席慕深将手放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婆娑着我的脸颊,邪肆道、。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有些无语的抽搐了一下唇角的位置。

    “我叫医生过来给你换药。”席慕深翻身下床,随意的拿起一边的衬衣穿上道。

    我看着席慕深的动作,咬唇道:“嗯,随你。”

    他的后背上,有一条很大的抓痕,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样子,我看到那个抓痕,耳根不由得一热。

    那个是我刚才情动的时候,控制不住,就抓到了席慕深的后背了,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醒目。

    席慕深大概也是察觉到我的目光,他邪魅的勾唇,走进我的床边,低下头,重重的吻着我的嘴巴,低笑道:“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刚才不是很孟浪吗?”

    谁……谁孟浪了?明明是席慕深这个混蛋做的。

    我在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席慕深没有说什么了,只是在我的下巴亲了一下,便去叫医生了。

    医生过来的时候,我身上的热量还没有褪去,一想到刚才我和席慕深在病房里缠绵的样子,我都不敢看任何人一眼。

    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异样的气息,不知道这个医生有没有察觉到。

    “伤口正在结痂,希望席总和慕小姐不要做什么激烈的运动,要不然会很难好。”医生咳嗽了一声,非常隐晦的朝着我和席慕深说道。

    我听出了医生的言外之意,整张脸都红了。

    席慕深倒是依旧一副不要脸的表情,对着医生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医生离开之后,我拿起一边的枕头,朝着席慕深扔过去道;“席慕深,你混蛋。”

    我还是一个伤员,他可不可以顾及一下。

    “好了,很晚了,我们睡觉了,你还有力气?”席慕深一把抓住了我扔过去的枕头,随后目光幽深的朝着我问道。

    听到席慕深臭不要脸的话,我浑身一热,忍不住对着席慕深瞪了一眼道。

    “席慕深,你不要脸。”

    “乖,睡觉。”席慕深上前,轻轻的搂着我的身体,在我的耳根的位置,轻轻的亲了一口道。

    我扁着嘴巴,瞪了席慕深一眼,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困了,不要闹我。”我担心席慕深会闹我,忍不住对着席慕深一本正经道。

    席慕深亲着我的眼皮道:“不闹,睡觉。”

    有了席慕深的保证,我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在迷糊间,我好像是听到了席慕深带着些许浅淡的叹息声。

    ……

    一个月之后,我的伤势已经好了,今天正好是出院的日子,媒体和网络上,关于我的言论,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我收拾好东西,在病房等着萧雅然过来,他今天特地过来接我出院的,至于席慕深,今天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会议要开的样子,没有办法过来。

    “清泠,我们走吧。”等了大概十分钟之后,萧雅然才过来,目光柔和的朝着我说道。

    “嗯。”我伸了一个懒腰,对着萧雅然点点头。

    在医院呆了这么久,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酥了。

    我和萧雅然走出了病房,直接坐上了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

    我站在电梯门口,等着萧雅然开车过来,就听到一道凄厉的声音,在我的背后位置传来。

    “贱女人,不要脸,杀了你。”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突然朝着我扑过来,我完全没有防备,就要被她扑倒的时候,一个黑影将我抱在怀里,一脚将那个疯女人给踢飞了。

    那个疯女人的身体,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还是不甘心的从地上爬起来,像是还想要对付我的样子。

    “再敢靠近,我就将你送进警局去,牢饭的味道,可就不好吃了。”萧雅然冷冷的对着那个女人低吼道。

    那个女人虽然疯疯癫癫的,却也听清楚了萧雅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有些不甘心的瞪了我一眼之后,只好从地上爬起来,离开了这里。

    看着疯女人离开之后,我忍不住微微皱眉。

    “怎么样,没有受伤吧。”萧雅然松开我,检查我的身体问道。

    “没有,谢谢。”我惊魂未定的回神,对着萧雅然点头道。

    萧雅然闻言,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说道:“最近小心一点就好,虽然很多舆论都被强制的压制了,但是,还是有些人,对你虎视眈眈,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的。”

    我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现在是网络的时代,而网络上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网络暴民,指不定他们就是看不惯我的行为,想要教训我,会突然埋伏起来,想要对我不利,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雅然,这个是你想要的那块地皮的机密文件。”上了萧雅然的车子之后,我将犹豫了许久的U盘,交给了萧雅然。

    在两个月之前,我就已经有了这个U盘了,但是我一直在想,要不要交个萧雅然。

    最终,我还是决定,要将这个文件交给萧雅然。

    因为……我想要看看,席慕深会怎么做?

    “担心席慕深吗?”萧雅然将东西接过来,目光幽深的盯着我问道。

    我总是觉得,萧雅然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他看人的目光,总是带着一股莫名的感觉,让我有一种,他会将人看穿的感觉。

    我没有回答萧雅然的话,只是垂下眼睑,眼眸闪烁着些许的复杂。

    “没有。”

    我不会担心席慕深的,因为这是席慕深欠了我孩子的,欠了我的。

    “别担心,区区一块地皮,不会让席慕深破产,只是让他头疼一阵时间,我想要给你报仇。”

    “要是席慕深不再是处于那个高高在上的席慕深,他还有什么资本,伤害你?”

    萧雅然看着我,目光幽深道。

    听了萧雅然的话,我只是微微的舔着唇瓣道:“我知道。”

    “要是你不舍得话,我不会用这些资料。”萧雅然眼眸深沉的盯着我,看了我许久许久说道。

    我闻言,摇头道:“我没有不舍得,原本我们就说好的,一起搞垮席慕深,我不会舍不得的。”

    这是席慕深的罪,他欠了的,始终都是要还的。

    ……

    “谁送你回来的?”晚上,我和席慕深坐在餐厅触犯,席慕深突然对我这个样子问道。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垂下眼睑道:“萧雅然,他今天刚好没事,就过来接我出院。”

    “我不是说过,以后不许和萧雅然靠近。”席慕深冷着脸,表情异常不悦的朝着我说道。

    我有些不喜欢席慕深这种强制的样子,让人莫名的觉得非常不舒服。

    “他是我的朋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