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79章 这个变态男人……

    “不喜欢。”我违心的朝着席慕深摇头。

    别误会,我真的不是为了给席慕深省钱,我只是……觉得这么一枚戒指,戴了又不能飞天,干嘛要花这么多钱啊?

    席慕深眼眸略微一沉道:“随你,原本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一枚戒指的,你既然不喜欢,就算了。”

    听席慕深的口气,好像是有些生气的样子,难不成,席慕深原本就是打算将这枚戒指送给我的吗?

    我正看着席慕深发呆的时候,那枚戒指,已经被顾夜爵的人拍下来了。

    顾夜爵的手下下去拿戒指,席慕深则是抱着我,离开了拍卖会所。

    我们刚想要进入电梯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顾夜爵的声音。

    “席总这么快就要离开这里吗?”我听这个人说话阴邪阴邪的,身体忍不住微微绷紧。

    不知道为何,顾夜爵这个男人,总是给我一种非常神秘和古怪的感觉。

    “爵爷还有什么事情吗?”席慕深转头,面色微冷的朝着顾夜爵说道。

    顾夜爵和席慕深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真的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了。

    两人应该是仇敌吧?

    “没什么,我只是有东西要送给你怀中的这位小姐罢了。”

    顾夜爵勾起唇瓣,目光邪冷的对着我说道。

    我闻言,有些错愕的看着顾夜爵,他想要给我送东西?

    “将东西给慕小姐。”顾夜爵在我出神的时候,已经让自己的手下,将东西交给我了。

    我黑着脸,看着那个倾城之泪,有些无语了。

    感情顾夜爵将这个戒指拍卖下来,就是为了将戒指送给我的吗?但是,究竟是为什么?

    “我的女人,我自己会送,不需要爵爷你破费。”席慕深看到那枚戒指之后,整张脸都黑了,对着顾夜爵讥讽道。

    顾夜爵只是低笑一声,邪肆道:“可是,我想要送给慕清泠。”

    原来,这个男人已经将我的身份都调查清楚了。

    席慕深似乎就想要发火的样子,我立刻抓住了席慕深的衣服,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扯动着唇瓣,对着顾夜爵笑道:“既然是爵爷你的好意,我自然不会拒绝。”

    说着,我便将那枚戒指拿过来了。

    席慕深看着我拿了戒指之后,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顾夜爵抬起精致冷硬的下巴,对着我笑得异常暧昧道:“要是席总那边呆腻了,随时欢迎你来我的怀抱,我可是比席总更厉害,保准让你欲仙欲死。”

    这个变态男人……

    我捏着手中的戒指,真的很想要脱下高跟鞋,朝着眼前这个变态男人扔过去,好在理智占了上风,没有让我用高跟鞋砸死这个死变态。

    顾夜爵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之后,席慕深一路上都冷着一张难看的脸。

    直到我们坐上了车子,席慕深的脸色都冷的异常可怕。

    “席慕深。”我有些担心的扯着席慕深的衣服,不知道席慕深是因为顾夜爵说的那些狂肆的话变成这个样子,还是因为我收了顾夜爵的戒指,才会露出这种难看的脸色。

    不管是哪一个可能,看到席慕深露出这种骇人的表情,我多少有些害怕。

    “阿漠,将那枚戒指扔了。”席慕深冷冷的看了我许久之后,突然对着阿漠命令道。

    我听到席慕深这个样子说,心下有些慌张道:“不要。”

    “慕清泠,你说什么?”席慕深见我不肯将那枚戒指扔了,原本难看的脸色,变得越发阴沉沉起来。

    我见席慕深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那双黑沉沉的眼睛,像是要将我整个人吞进肚子一般。

    说真的,看着席慕深摆出这种表情,我感觉腿肚子都忍不住正在抽筋了。

    我干巴巴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委屈道:“为什么……要扔掉啊?扔掉多可惜啊?这么多钱,你给我卖了也有钱。”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戒指不可以留着。”席慕深绷紧一张脸,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总算是看出来了,席慕深应该是在这里吃醋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偷笑了起来。

    我伸出手臂,抱住席慕深的脖子,用脸颊蹭着席慕深的脖子,小声道:“席慕深,你是不是在吃醋?嗯?”

    席慕深的脸黑的更加难看,精致冷硬的下巴,微微抽搐了些许。

    我看着席慕深这种反应,忍不住偷笑起来。

    “说,你是不是吃醋。”

    “你敢戴别人给的戒指,我要你好看。”席慕深将我压在座椅上,精壮沉重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我倒吸了一口气,微微喘息道:“席慕深……你先从我身上起来,压着我好难受。”

    席慕深眯了眯眼睛,随后才冷哼了一声,将我的衣服拉链拉开。

    “你干什么、?”我没有想到,席慕深没有从我身上离开,竟然还拉我的拉链,我涨红了脸,抓住席慕深的手,有些生气道。

    “宝贝,我想要你了。”席慕深无耻的看着我说道。

    我被席慕深的话气的整张脸都红了,我咬牙切齿的瞪了席慕深一眼,凶巴巴道:“不行。”

    我才不要在车上做这种事情,上一次为了迎合席慕深这个混蛋,在车上做的我腰酸背痛的。

    这一次席慕深要是还敢重新来,我要席慕深好看。

    席慕深邪魅的盯着我,手指钻进了我的裙子下面,直接将我的底裤给脱掉。

    “席慕深。”我被席慕深的动作,刺激了身体,双颊火辣辣难受。

    席慕深抬高我的腰身,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想要留下那枚戒指,就好好的让我爽一下。”

    “诶。”说完,席慕深一个挺身。

    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只能够伸出手,抓住席慕深的手臂,不断的喘息着。

    前面阿漠还在开车,后面我和席慕深却已经这个样子肆无忌惮起来了。

    我真的要被席慕深逼疯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席慕深竟然这么热衷于这种事情?

    难不成之前他和方彤,也是这个样子……经常不分场合的欢爱吗?

    想到席慕深的身体进过方彤的身体,我莫名的有些恶心。

    “不专心?”

    席慕深察觉到我的不专心之后,牙齿重重的咬住了我的肩膀,我吃痛的回过神,扭头不看席慕深那张脸。

    见我露出这种表情,席慕深换了一个姿势,这个姿势,有些简单甚至是直白,疼的我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咬住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声音发出去。

    席慕深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脖子,对着我暧昧道:“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我有些难忍的皱眉,用力的抓了一下席慕深的后背一下,冷冷道:“席慕深,你……是不是也和方彤这个样子过?”

    不顾场合地点,随意的欢爱?曾经席慕深是不是也这个样子对待过方彤。

    席慕深听到我提到方彤的名字,原本冷峻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寒霜。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到方彤的名字?”

    我见他没有正面的回答我的问题,有些生气的撇头,不想要看席慕深一眼,席慕深却在这个时候,用力的压着我的身体。

    我疼的忍不住皱眉。

    “席慕深。”

    “说,是不是吃醋了?”席慕深扣住我的腰身,让我越贴着他的身体。

    我的眼睑隐隐带着些许的泪水,不知道是因为这种姿势,还是因为心中有些委屈。

    我们两个人就这个样子僵着对视了许久,直到席慕深叹了一口气,缓慢的吻着我的胸口说道:“傻瓜,没有……就只有对你做过。”

    听到席慕深的解释,我的心情更好受一点,我伸出手臂,主动抱着席慕深的脖子,眉梢带着些许媚态道:“真的?”

    席慕深架起我的双腿,用力的宠爱我说道:“嗯,真的……只有你……让我疯狂。”

    “席慕深……”我痴迷的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尖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我忘记了前面还有阿漠,因为被席慕深的话刺激到了,只能够无助的放声大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才停止了欢爱,在车上,果然不是很好的体验,我浑身酸痛,身上还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

    “快点下车,我要洗澡。”整个车厢内,都是那股味道,我自己都不想要闻了。

    “嗯。”我还以为席慕深肯定是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席慕深听了我的话,只是用那双幽深的眼眸扫了我一眼之后,亲密的在我的脖子上重重的亲了一口,便抱着我,从车上出来。

    “慕深。”我浑身无力,后背还疼的厉害。

    谁让席慕深这个混蛋,竟然在车上这么孟浪,害我现在浑身都疼的难受。

    我正靠在席慕深的怀里,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方彤的声音。

    我微微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别墅门口的方彤,方彤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裙,衬托着女人瓷白的肌肤,更是显得异常透明。

    她的脸,在黑夜下,显得有些妖娆,那双眼眸,像是刀子一般,朝着我刮过来。

    我在清楚这种目光了,我冷笑一声,在席慕深的脖子蹭了蹭,故意用嗲嗲的声音道:“深,我身体好痛,都怪你,刚才那么用力,人家的双腿到现在都还是软的。”

    席慕深抿着薄唇,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亲了亲我的眼皮之后,便看向了方彤。

    “你怎么过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