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082章 又在玩什么把戏?

    方彤盯着我看了许久,突然对着我幽幽道。

    我没有理会方彤的话,只是摸着头发道:“如果这就是你找我出来的目的,你想要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方彤捏住拳头,突然双膝一屈,整个人跪在我的面前。

    我被方彤的动作刺激了,大脑有些晕乎乎的。

    “方彤,你干什么?”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方彤,冷声道。

    又在玩什么把戏?

    方彤漂亮的脸上一片惨白,她看着我,哑着嗓子道:“慕清泠,以前是我不好,我嫉妒你,陷害你,还害死你的孩子,都是我的错,但是……慕深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他只是……不想要我的演艺生涯因为我做的事情毁掉,才会帮着我隐瞒的,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以前的所作所为。”

    “你以为,说一句原谅就可以抵消我孩子的命吗?”我沉下脸,冷漠道。

    我不是心善的人,也不会因为方彤说的这些话,就原谅方彤对我做的事情。

    方彤的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她捏住拳头,垂下了曾经高贵的头颅:“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我不会奢求什么,我只是……想要请你帮帮慕深,慕深现在真的需要你手头的股份,你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慕深破产吗?”

    我握紧拳头,强迫自己冷下心肠。

    “席慕深会怎么样,是他自己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真的……这么狠心吗?慕清泠?你明明之前很爱席慕深的不是吗?要不然,为什么要将席慕深从我手中抢走。”

    “你也说了,那只是曾经罢了,现在的我,就喜欢看到你们两个痛苦的样子。”我冷笑一声,看着方彤,心中划过一抹快意的感觉。

    方彤觉得痛苦了吗?但是,她似乎忘记了,曾经的我,也是这么的痛苦的。

    “是吗……只是想要我痛苦罢了。”一道沉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脸上的微笑,瞬间凝固起来。

    我慢慢的扭头,就看到了缓慢的从咖啡厅外面走进来的席慕深。

    他不知道站在这里多久了,一双凤眸,没有丝毫感情的看着我。

    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深沉的目光看着,整个身体都忍不住一阵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抖着嘴巴道:“你……怎么会……”

    “所以,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痛苦,是不是。”席慕深走进我,面色阴郁暗沉道。

    我僵住了身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边的方彤,泪眼婆娑道:“慕深,对不起,是我没有用,要是以前我可以不那个样子对慕清泠的话,现在她会将股份给你的。”

    “彤彤,起来。”席慕深走到方彤的面前,声音沉沉道。

    方彤却摇头,漂亮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看着我:“慕清泠,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将股份给慕深?我给你磕头好不好。”

    方彤说着,真的对着我磕头。

    我看着方彤的样子,捏住拳头,冷冷道:“方彤,你继续装啊,你以为这个样子,我就会上当吗?”

    方彤这个女人,最会的就是装。

    我不会上当。

    “够了。”席慕深看着方彤的样子,突然对着我低吼了一声。

    我被席慕深暴戾的声音吓到了,只能够睁着一双微怔的眼睛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用力的握紧拳头,眼神冰冷的朝着我嗤笑道:“慕清泠,这就是你的目的是不是?你就是想要我痛苦,一直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才会故意接近我,说想要当我的情妇,你用自己身体当做武器,为的就是让我迷恋你的身体,是不是?”

    “是。”我压下心中的痛苦,冷冷道。

    “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那么……那份合同是你交给萧雅然的,是不是?”席慕深握紧拳头,声音冷酷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着席慕深,也没有想要继续隐瞒,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就算是在怎么隐瞒,也没有用。

    我大方的承认之前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之后,席慕深突然仰起头,发出一声异常尖锐的低笑声。

    “哈哈哈……慕清泠,你果然……还是慕清泠……哈哈。”

    “慕深。”方彤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席慕深摇晃的身体。

    “我们回家吧,彤彤。”席慕深看着扶着自己的方彤,对着方彤温柔道。

    他说,彤彤,我们回家吧。

    我感觉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人用力的捏住了一般,很疼。

    我用力的握紧拳头,咬唇的看着席慕深拉着方彤的手离开咖啡厅,而我,则是一个人,孤单莫名的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

    许久之后,我坐在地板上,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苦笑道:“慕清泠,你不是应该,早就知道这个结局吗?”

    早就应该预料到了,不是吗?

    只是……我还是忍不住奢望罢了。

    ……

    席氏集团的危机越来越动荡,到了最后,整个席氏集团陷入了前所有有的危机中。

    我手中的股份,成为了众矢之中。

    今天,我没有去上班,只想要好好在家里休息一下,谁知道,门口就传来了用力的敲门声。

    我还以为是萧雅然过来找我,走到门口,拉开门,迎面就是一个巴掌。

    我抓住了来人的巴掌,沉下脸道:“席夫人,你想要做什么?”

    没错,今天过来找我的人,就是王兰,我曾经的婆婆。

    王兰依旧和以前一样,目光异常刻薄和愤怒的瞪着我。

    “慕清泠,我要你马上将你手中的股份交给慕深,马上。”

    王兰这种像是命令一般的口吻,让我听了非常厌恶。

    我双手抱胸的看着王兰,冷声道:“我为什么要听你对我指手画脚,请问,你是我什么人?”

    王兰习惯了我在席家的时候,对她逆来顺受,不敢说一句话的样子,现在看我公然反驳她,一张脸黑的异常难看。

    “慕清泠,你敢这个样子和我说话?”

    “为什么不敢?你是谁?我是你们席家的佣人?还是你们席氏集团的员工?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任何关系,你现在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还有,这里是我的地盘,我随时可以告你非法入侵民宅。”

    “你……”王兰大概是从未被人这个样子对待过,被我这个样子说了之后,原本就难看的脸,变得越发的狰狞恐怖起来。

    她用力的握紧拳头,一张脸变得黑沉沉起来,直接就想要朝着我扑过来,我一把推开了王兰,阴森森道:“王兰,你现在最好不要惹我,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王兰看着我凶狠的样子,有些被吓到了,梗着脖子,对着我破口大骂道:“慕清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勾引了我的儿子,现在还害的他公司要破产了,你就是我们席家的扫把星。”

    “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我冷冷的看着王兰,拿出门角的扫把,对着王兰嗤笑道:“滚,要是再敢赖在我家里的话,我不介意用扫把赶你。”

    “你……”王兰气的浑身颤抖,手指着我的样子,活像是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般。

    我无视王兰的样子,冷笑道:“走不走?不走,我就真的用扫把赶你了。”

    “慕清泠,你究竟想要如何?才肯将股份给我。”王兰沉下脸,咬牙切齿的对着我说道。

    “我不会将股份给你们席家的任何人,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席家落败,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个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在没有了席氏集团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真是让人期待。”

    我冷笑一声,对着王兰嘲讽道。

    “你”……王兰被我的话气到了,目光凶狠的瞪着我,活像是要将我生吞一般。

    被王兰用这种凶狠莫名的目光看着,我却只是冷笑着。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人在做,天在看,你这个贱女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报应吗?

    我讥讽的掀起唇瓣,看着王兰离开的背影,将手中的扫把,扔到了地上。

    如果真的有报应的话,为什么方彤还可以好好的活着?

    报应这种东西,我从来都不相信,从来都不相信。

    ……

    下午三点钟,我刚休息了一下,醒来就接到了一个律师的电话,这个律师,好像是之前席老爷子的律师。

    “黄律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垂下眼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黄律师。

    黄律师是一个青年,五官端正,让人看起来非常舒服。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轻声道:“是今天我过来,是为了慕小姐手中的那份股份。”

    股份?

    我怔怔的看着黄律师,不明所以。

    “席氏集团现在已经大乱了,慕小姐手中的股份,对于席氏集团来说非常重要,我作为席老爷子生前的委托人,想要请慕小姐到席氏集团一趟,毕竟现在时光集团的萧总,和席氏集团的总裁席慕深,两个人的股份持平了,接下来,就要看慕小姐手中的这一份了。”

    黄律师的意思是让我去席氏集团,问我将手中的股份,交给谁吗?

    “慕小姐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黄律师见我不说话,体贴的问道。

    我看了黄律师一眼,随后摇头道:“不,我没有什么为难的。”

    黄律师见状,起身朝着我伸出手道:“既然这个样子,请把。”

    “好。”我和黄律师离开了住处,坐上了黄律师的车子,便往席氏集团走去。

    黄律师在车上,还特意和我说了一下。

    “慕小姐,你现在手中持有的股份,对于席氏集团来说,非常的重要,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要将手手中的股份,交给什么人。”
Back to Top